「我想去看海。」
直到營隊全部結束後,才在大家用來補眠的隔天帶著妳去白沙灣。

吟心是個很特別的女孩,至少對我來說。從我們認識之後,在臉書聊天就像刷牙洗臉這麼日常,但是現實間我們彼此相遇,卻只有簡單的打招呼。私底下兩人獨處時,也僅是沉默穿插短暫的閒聊。我們也不曾試探彼此現實與虛擬的差異。也許對於最熟悉的陌生人,用眼神交談,用靈魂相處,是比言語更加合適吧。在我們獨處的當下,似乎聽見的,是兩人內心裡的共鳴。
也因此,從捷運轉搭上公車之間,除了一些學期間的趣事,就只有寧靜。
不過我沒有在她臉上看見任何無聊的感覺。

「好煩喔,我不想待在這裡,我想去散散心。」
服務性社團會利用寒暑假辦理出隊服務,可能是育樂營、家訪或義診隊,通常一個寒假不會超過一梯次,只是我們參加的社團寒假就一次規劃三梯次。在我們去海邊的前一星期,是社團寒假第三個校外營隊最後一晚,我假裝接電話,逃離教室內的各種情緒,偷偷跨出圍牆到海邊看星星,聽著浪濤享受這片夜晚,或是想些事情,雖然我沒有抽菸的習慣,但身上總會帶著一包菸跟打火機,是用來提醒自己想到菸熄滅而止的。除了菸的火光,手機在黑暗裡發出的提醒燈格外明顯。
「想去哪散心呢?」
「我想去看海。」
「怎樣的海呀?」
「像小琉球那樣的海,沙子是白色的。」
恩,至少就不能帶吟心來這裡了,雖然現在是晚上,月光依然很清楚告訴我腳下的沙礫不是白色。
「那就白沙灣吧,不過從學校過去要一直搭車。」
「沒關係,後天,就有一整天了。」
「那要幾點去?」
「都可以。」
「好喔。」
「你那邊在幹嘛?」
「剛剛營隊檢討結束,懶得管他們就偷跑出來看星星聽海浪。」
「你被我帶壞囉XD」
「是該散散心了。」
「哈哈,其實我覺得我只是單純想帶隊。」
「怎麼說?」
「算了。」
「= =?」
「還是讓你早點睡吧,明天還要從宜蘭坐車回來不是嗎?睡飽一點才不會暈車。」
「好啦真貼心齁。」
「晚安 : P」
「晚安。」
等到風吹得有點冷了,轉身離開時才想起那根早已熄滅的香菸。

「你該不會暈車了吧?」過了三芝,吟心突然注意到我的臉色。
「有點暈…」我對於交通工具特別敏感,對我而言,克服的方法就是睡覺,或是專注在某些事物。
「好啦要不要跟我換位子?看窗外應該會好很多。」
「沒關係。」我搖搖頭「而且這片風景讓我想到我小時候,我爸常帶我們去的那些郊外。」
「是喔。其實我在家很少出門。」
「我還是先別說話好了,越說越暈…」
「哈哈好啦,你加油。」
但是我哪裡捨得睡覺呢?也許以後,就沒有這樣的機會吧?

我們終於離開折騰許久的公車,吟心像個小孩一樣喜悅地衝向沙灘,我慵懶地跟著,不知不覺暈車的感覺多少消失了許多,又或許是因為,看到吟心面對這海岸的表情,反讓我的煩躁也消除不少。
等我走到她身邊,吟心只是靜靜地坐在漂流木上,真的,就只是靜靜的,就像這片沙灘本來的景色一樣。但卻能從她身上感覺到一絲絲情緒在凝結著,剛才那股小朋友的稚氣已經不見蹤影。
其實我知道,吟心比我更需要這段時光,好好思考一些事情。所以只是同樣靜靜地坐在她旁邊,只是我知道我們想的事情並不一樣。吟心想的事情也許會發生,我想的事情並不會。
因為我們沒有在一起。
我們不會像情侶一樣,倚靠著彼此靜靜地看著大海;我們不會像情侶一樣,手牽手走過漫漫無際的沙灘;我們不會像情侶一樣,在夕陽隱沒大海之刻擁吻對方。
只因為他媽的我們就是沒有在一起。
妳知道嗎?妳在我最想妳的時候不告而別,卻在我決定不再想妳的時候回來,這叫我如何是好?駐足在車站等妳時,才發現左邊的街道進去是妳家,馬路繼續直走是每天陪炫筑回家的捷運站,而右邊的小巷子,則是甚麼都沒有的死胡同。
那下一步,是寬容、痛苦還是一如往常?
我們就在那根漂流木上,待到天色開始泛黃的時候。直到我們返回台北市區前一句話都沒說,不過有一半的時間是我們在捷運跟公車上睡覺。
「好累喔。」在人來人去的捷運站裡,我們兩個人佇立著顯得特別突兀。
「那有散心到嗎?」
「有阿,雖然有點累就是了,而且我今天生理期。」
「呃,幹嘛不早說。」
「如果我說了,我們就不會出來了。」
「好啦,接著想去哪?」
「行天宮可以嗎?」
「那走吧。」我說完之後,就把吟心的包包搶過來提著。她有點驚訝後卻也沒說甚麼,只是淡淡笑著跟在我旁邊。

到了行天宮,只看到從前庭排了兩大隊人。
「他們在排甚麼?」吟心好奇的問。
「進去看看搞不好就知道了。」走到中庭,隊伍的最前方看起來很像是在收驚。
「好像是在收驚耶,大家壓力這麼大嗎?」我開玩笑的說著。
「可能不用錢大家就來吧。」
「我們要去排排看嗎哈哈?」
吟心翻了個白眼後,就逕自走到大殿中間,雙手合十,閉眼祈禱。而我只是在旁邊看著她,看著她虔誠祈禱時的樣子。
「妳許了甚麼願望?」我好奇問著。
「不告訴你哈哈。」吟心俏皮地說,然後就跑去看許願池的錦鯉。
最後我們把行天宮走完一圈,還是不知道排隊的人是不是在等收驚,不過聽到旁邊的路人說,池子裡的每一隻錦鯉,至少都十萬起跳。
離開行天宮後,我們又跑到饒河夜市找東西吃,一路上吟心開始說起營隊發生的有趣事情。包括被小隊員們冊封為女神之類的角色,或是哪個男生在選帥哥大賽票數最低等等的,一直聊天的結果,就是甚麼沒吃到。
「好啦我們先吃東西!」其實我想到我們午餐也沒有吃。
「我想吃這個。」吟心指向旁邊的糖葫蘆攤。
「噗!妳這樣感覺好像小孩子喔。」
「哼!那我不吃了。」然後她就真的賭氣走過糖葫蘆的攤位,到前面攤位買果汁。
後來我把吟心拉到一家有冰有麵的店,我點了一碗豆花冰,吟心雖說不會餓,卻偶爾挖一下我的豆花冰,我問她吃冰的不會怎樣嗎,吟心只是搖搖頭,然後又挖走一塊豆花。
吟心在白沙灣放逐了她的煩躁,我卻仍然在原地徘徊著那些縈繞許久的問題,消除這些問題,則可能讓我一無所有,我有勇氣去面對這一切嗎?但是繼續保持現況,隨著時間推演順其自然?還在想著的時候,吟心已經默默吃完我的豆花了。
回學校的路上,吟心問我剛剛在想甚麼,畢竟我就放著她吃完幾乎整碗的豆花冰,毫不在乎那碗冰與若有所思的眼神躲不過她的眼睛。
「如果…」
「如果?」
「如果改變會讓妳一無所有。」我試著套用到一個稀鬆平常的情境「但是會讓妳踏實,妳會願意改變嗎?
「我不知道耶。」吟心想了想「如果不會影響到自己相信的事情。應該還是會試試看吧。」
「好喔…」
如果此時此刻我牽起妳的手,妳願意嗎?即使這個男人曾經做了錯誤的決定,即使這個男人可能傷害過兩位女孩,即使這個男人,只是個沒勇氣的東西。
「好啦,我家到了,我先進去囉。」吟心停下來,轉身說著。
「好喔,早點睡啦!」我邊說邊把包包還給她。
「今天謝謝你。」
「也謝謝妳。」
是啊,我想著,我才要謝謝妳,也對不起。謝謝妳願意陪我出來走這一趟;謝謝妳在每次聊天時,舒緩不少我心中的煩悶;謝謝妳總是能在我心靈最受傷時撫癒好;對不起我沒有忍受妳不見的那段日子;對不起我在炫筑眼中看見妳的身影,所以選擇了她;對不起,我一直騙我自己並不想念妳,但每次跟妳散步,才知道一直以來都是喜歡妳的。對不起,我只是個害怕面對現實的懦夫。
若當初沒有和炫筑在一起,這樣的開始,現在的我們,會是怎麼樣的呢?

在這座微雨的城市,有太多的情感無處可去,只好藉著雨水賦予人們感情,去面對許多無解的問題。

#謝謝,對不起

共 0 則回應

馬上回應搶第 1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