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霧繚繞的山頂,她費盡千辛萬苦終於走至,可在這奇險之處,卻仍沒瞧見那朝思暮想的影。

落寞的嘆口氣,她轉過身,欲循來時路歸去,此處尋不著,改別處就是。


「靈獸的氣息,是誰呢?麒麟?還是玿小鬼?」

嬌嫩的嗓音從身後樹叢響起,硬生生打斷了她想離去的念頭,思索了會兒,她便停下步伐待對方走近。

只見一名絕美的少婦踩著碎步走來,膚若凝脂、眸若繁星,青絲隨意散肩,舉手投足間莫不風情萬種。

那少婦在看見她後,絕麗的臉上添了一分詫異,好似認不得眼前的人。


「妳是……?」

「是我呢!山鬼姊姊認不得我了?」

「覓丫頭?妳是覓丫頭?唉唷!妳怎麼成了這副樣子了!」

「是我,這麼久沒見面,山鬼姊姊還是一樣漂亮。」

「玿小鬼三天兩頭往我這跑,說要借這裡的靈氣找你。麒麟幾次要下凡找妳都給南天門那攔住,搞得他都快跟南天門守衛打起來!妳倒好,突然就不告而別,把一票人急得要死,結果把自己弄成這鬼樣子!」

「真對不起,麻煩山鬼姊姊告訴大家,讓他們別再找我了,我一個人過得很好。」

「妳……妳該不會是為了那個妖怪?為了他把自己弄成這樣?」

山鬼瞪大鳳眼,不可置信的看著覓。

早聽說過這丫頭喜歡上一個大妖怪,可卻沒想到她陷得那麼深,為了那個妖怪,連鳳凰的身分都捨去。

這丫頭……真傻得讓人心疼。


「我很好,沒事的,山鬼姊姊別擔心我。是我自己決定捨棄一切的,若帶著鳳凰的身分,總會多上許多重擔。」

「為何非要是妳?為什麼就不是他修練成妖仙?憑什麼讓我家覓丫頭受這種苦!」

「他現在恨透我了呀!我殺了一只白狐妖,記得嗎?」

「可是那……」

「是什麼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在躲我,而我在找他。……山鬼姊姊,總有那麼一個人,會讓你甘心為他付出一切的!保重了。」

她纖細的身影很快消失在樹林中。


山鬼望著她離去的方向,紅唇逸出一聲輕嘆。

-流年

共 1 則回應

0
坐等篇三~~~~
馬上回應搶第 2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