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魯第一次發表

青春的拋物線,
把未來,始於相遇的地點。
至高後才了解,世上月圓月缺,只是錯覺。

耳機裡不斷重複著蔡健雅的拋物線。腦海也跟著不斷重複著,那天最後一次見面的畫面。

我還記得,那天雨下的特別大也特別的久,彷彿在早晨的夢裡就能依稀聽見滴滴答答的雨聲。
那是十二月的寒冬,同時也是建中和中山女高的校慶。

我和肥儒兩個人,趁著下午的空檔坐了一班專車,從建中開到中山女高。
我在出發前撥了通電話給妳,希望妳能到校門口與我們會合,妳的語氣聽來有點慵懶,但卻還是一口答應
了,讓電話這端的我,心裡起了一點波瀾。

到了校門口,妳穿著外套撐著傘,面容有點疲倦的與我們打招呼,就直接帶著我們進到了校內攝影展的場地。肥儒來這兒的目的非常明顯,當然就是去找他心儀已久的女孩 蓁莉。
蓁莉也正好在招呼其他來看攝影展的不同友校們,我和妳將肥儒帶去找蓁莉後,也就默默到校園散散步,讓
他們有一點空間,也讓我們有一點空間。我們撐著一支傘,漫步在中山女高的操場。

妳說我最近看起來好像過得很充實,我只是微笑地說那都只是忙碌過頭的假象。我問起妳怎麼看起來這麼疲累,妳聽到後露出了微笑,從口袋裡拿出了兩包餅乾,說是妳昨晚徹夜未眠所做的。
是為了班上的攤位所做的手工餅乾,把其中兩包偷偷放在口袋要給我當驚喜。又是一陣波瀾劃過心頭,妳的
笑容彷彿和幾個月前我們去濱江街看飛機時一樣,一種陽光灑落在身上溫暖的感覺。

當時,是我第一次邀約妳出去,當我在邀約的過程中,其實是多麼的忐忑不安,但妳卻一口答應,連要去哪裡都沒問我,也把我當時的緊張一併化解掉了。
我們在濱江街看著飛機從頭上呼嘯而過,飛過我們的頭頂後就在眼前不遠的跑道降落,那種愉快沒有親自體會的人是不會明白的。妳看著飛機和我說妳爸爸總是在海峽的另一端經商,久久就回來這麼一次,所以從小看到飛機降落時,總是滿心期待爸爸回家,而飛機起飛也表示,又是一個漫長而難熬不已的等待。

後來,我們到了附近的公園,和妳一同坐在廣場旁的位子上,聊著未來,聊著彼此的生活和家庭。當時妳的笑容和氣息,就已經把我震懾住了。
我們依然在雨中的操場散步,不過卻一點也不浪漫,十二月的寒風早就讓我的牙齒在唇間瘋狂跳著舞。一不留神,我滑了一跤,沒有整個人跌在已成水池的跑道上,但維持重心的糗態卻也被妳看見了。
妳大笑了出來,說我是個笨蛋,連走個路都能這麼不小心。我也開玩笑的回答說:「就不要妳也跌倒了!」當我說出口後,妳馬上收起了笑聲,我嚇到了,會不會是這個玩笑開的太重了。當我還在思考這個問題時,沒想到妳卻先回答我,回答了讓我怎麼也無法割捨的一段話。


妳說:「當我跌倒時,我知道,你一定會第一個來扶我。」妳臉上沒有任何的表情,但話語中卻有那麼一點肯定。
我們繼續在校園裡漫步,只是在說出那句話之後,之間的閒談也就都停滯下來。一直到了要去和肥儒會合的時候,我才打破了沉默,讓這個早該和妳說的告白一字不留的說出來。
「妳知道我喜歡妳嗎?」當我說出口後還是很緊張,儘管這都是過去的事了,我的緊張仍讓心跳加快,甚至能清楚地感覺到自己每一刻的跳動。她慢慢說出話來了,妳說:「我知道,而且我也喜歡你,還有以前也是。」

當我聽到這時,內心的悸動早已按耐不住。「那我們在一起,好嗎?」
我的語氣顯得有點不安了。妳卻只是微笑的說:「可以不要嗎?我害怕一旦擁有了,就開始擔心失去之後的未來,我沒有勇氣失去你。」
我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只是一個人直愣愣的站著。妳看到我的反應後接著說;「我知道,當我跌倒時,你會第一個來扶我。」妳的語氣也開始有點激動,開始哽咽。「但是,如果哪天沒有了你,恐怕我再也起不來了。」


每句話,每個行間的字,都劃過我淌血的心。「所以,我們還是朋友對吧?」
或許還是,或許再也沒有或許了。
傘外的雨仍然下著,傘內的世界卻也激起了一圈圈的漣漪。此時此刻,彷彿好像都明白了些甚麼,明白了最適合彼此間的距離,未必叫做相愛。

共 0 則回應

馬上回應搶第 1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