滔滔江水畔,她像抹幽影行走江岸,墨色髮絲散在背後,幾綹落在臉側,更顯得她面色蒼白。

江水拍打岸石,激起的水花濺上她皂色裙襬,可她絲毫不在意,仍舊踏著不緊不慢的步伐,沿著江岸行走。



須臾,她停下腳步,玄眸幽幽望著眼前濃霧裡走出的佳人。

對方看上去不過二十出頭,墨藍色秀髮綰了個髻,橫著幾只玉簪,一襲水藍色華美的衣裙更襯她如水的纖柔。最特別的莫過她一雙碧藍水眸,眉眼顧盼間,波光瀲豔如水,此刻淚眼盈盈,格外惹人憐惜。


「覓兒、覓兒,妳怎麼弄成這樣了?我好擔心妳呢!這裡這麼遠,消息總來得慢,玄武大人報訊也報得不勤,好一陣子沒有妳的音訊了。」

「勞妳擔心了,謝謝妳如此記掛我,湘夫人。我不要緊的,還是別為這種小事打擾玄武大人才好。」

「覓兒!什麼小事!妳都弄成這樣了還小事!山鬼姊講的時候我還不信,可沒想到妳狀況這麼糟!覓兒,妳怎麼那麼可憐,嗚……」

「湘夫人,我真的不要緊,我……」

「誰惹哭我娘子了!」

一聲質問從濃霧裡傳來,接著走出一名男子。


但見他斂著眉,怒容顯而易見,和湘夫人同色的髮長約齊耳,幾束銀藍髮絲摻雜其中。

海藍色的眼在掃過覓的身影時,明顯閃過一絲錯愕,但很快又被不悅徹底取代,好似只是個錯覺。


「又是妳這丫頭!成天讓我娘子替妳擔心,現在還弄哭我娘子!」

「十分抱歉,湘君。我只是恰巧路經此地,驚擾到您和湘夫人,真是對不住。我現在便要離開,只是有勞兩位,將我平安的消息轉達給玿。」

有禮的微微欠身,覓朝反方向走出濃霧,墨黑的身影在白霧中越發模糊。


「覓兒!覓……哎!相公!都是你!我好不容易才見到覓兒,可你居然把她趕走了!」

「嘖!好啦!我知道了……。喂!鳳凰丫頭!我聽說有人曾在北方極寒之地看見白毛狐妖,但是不確定還在不在那。」

遠處人影的腳步明顯一頓,隨後轉過身來深深的行了個禮,又繼續往濃霧外邊走去。

-流年

共 1 則回應

0
喜歡,等part4~
馬上回應搶第 2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