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生活]把路上所見所聞自行想像化為一篇散文,處處留意皆文章,舉頭垂目皆靈感。

今晚下樓買一皮蛋瘦肉粥孝敬老爸,見老闆與其妻互動巧妙,顧得此文。
----------------------------------------------------------------------------

下午飄過的雨,水氣未散,伴隨著夜風顯得更加寒冷,行人快速穿梭在行人間,無不豎起衣領快步走路,大家都走在柏油路上與車爭道,騎樓都被機車或攤販占據了,這裡有時就像夜市一樣凌亂,我把手插入口袋,仍有一小塊手掌露在衣服外,手指前端玩弄著老爸剛剛給我的晚餐錢,一個大的兩個小的,大概是五十加兩個二十吧,用觸覺確認過錢夠後,抬頭尋找老爸指名的皮蛋瘦肉粥,遠遠看見一張黃底紅字的直行招牌寫著「皮蛋瘦肉...」最後一個字被路上臨停的機車擋住了,邊閃避來車邊加快腳步。

距離攤販大概還有五步距離,小餐車後的老闆和老闆娘眼神已經往我這裡飄來,發現四目交接的我若無其事的轉回視線到價目表上,老闆此時似乎判斷出我是顧客,扶著大腿從紅色塑膠椅上穩重的站了起來,我眼神掃完價目表,看著老闆老練的眼睛說,皮蛋瘦肉粥,在我講完「粥」字前,老闆已拿起一個大湯匙從鍋子裡撈起粥放進一個鐵瓢中,份量就像算好了一樣,沒有多盛也沒有倒回,這家店從我有記憶就一直存在在這了,白鐵製的瓢子上凹凸不平,黃底紅字的招牌也是有時間的斑駁痕跡,老闆一頭短髮,全數皆白,皺紋的痕跡大概已經當爺爺了吧,手臂長期持鍋的肌肉渾重有力,左手把鐵瓢放在瓦斯爐上,右手打開瓦斯後拿起鍋鏟,翻起了瓢裡的粥,左手向前方的小櫃子拿起一把血紅的肉絲放進瓢裡,鍋鏟迅速的腳半肉絲與粥,血紅色慢慢轉變成熟悉的肉色,此時丟了一顆蛋進鐵瓢中,鍋鏟此時在空中稍待片刻,才將蛋攪毀,一前一後,黃色的蛋液混著蛋白平鋪在粥上,老闆將鐵瓢往下壓,所有鍋中物往底部流聚集在一起,再用鍋鏟將其中食物混合攪拌,最後再放入皮蛋丁,攪拌片刻,一碗皮蛋瘦肉粥大功告成。

就在我以為好戲已經結束時,老闆將鐵瓢往左一擺,老闆娘已將紙碗好端端地放在鐵瓢落地處,倒畢,迅速的灑上胡椒蓋上塑膠蓋,將油條與粥一併放進塑膠袋裡,俐落的交給我,我伸出一直放在口袋中的手將整整七十塊交道老闆娘手上,這家店少說也二十個年頭,老闆從黑頭髮做到白頭髮,最令我吃驚的不是他的技術,當我沉醉於老闆的技術時,老闆娘也在他身後看著他,在適當時機離開紅色塑膠椅,走向老闆,拿起紙碗接下一碗滾燙的粥,夫妻之間的感情並不需要過多的言語,時間過久了就是最恰當的言語,一位煮粥的人,一位接粥的人。

By Murphy

共 1 則回應

0
宵夜文啊!可惡我餓了
馬上回應搶第 2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