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就是妳的藏身處吧?蔚藍的風與鹹鹹的天空,所見的景色都從四周包圍過來,眼前盡是一片藍、藍、藍。打從雙腳踏上這塊伸出於太平洋的半座島,我立刻就能瞭解妳為何對這裡傾心,為的是啜一口與世隔絕的空氣,為了聽一聽久違的清新空靈。儘管拖著沉重的心情來,在這裡,一轉身就能將自己掩藏於現實之外,甚麼都不用想,從日出到日入,只需在意與山海的對話。就這樣把沉重的心情與行李扔在房間,躍化作一尾好玩耍的變色龍,融入這一派宜人的氛圍中。
這一趟,妳是嚮導,我則踩著妳的足印子,來到這一灣人稱「白沙」的海濱。脫了鞋,讓我們追逐倏忽即逝的浪花,每踏進一步,我們離夢想的自由便更近一步;退一步,視野中的藍也更加寬闊。而在這一進一退之間的你的笑容,亦如那些碎白的浪花,彌足珍貴又閃爍著絢爛光芒,美麗到令我無法直視。一個下午,我欣賞著這整片沙灘最動人的倩影,時間甚麼的,好像都不是那麼重要了。穿著喝飽了海水的衣服,心情卻是格外地輕鬆,彷彿整個人從內到外徹底被洗淨了一樣,回到民宿位在的大街上,已是黃昏了。
褪去一身鹽巴,刷刷洗洗,掏淨耳朵裡的沙,準備迎接一頓喧囂的晚餐,在蒸騰的人氣中,這一攤必排,那一家必吃,我們走走,看看,停停,嚐嚐,手上的紙盒,塑膠碗們以飛快的速度替換著,上一攤買的炸熱狗還沒得及嚼完,就和這攤的辣炒年糕攪和在一塊,大可不必管這兩種食物適不適合一同入胃,反正既然來到這裡人擠人,圖的也就是用最短的時間,嚐遍所有美食,關於卡路里以及沾上嘴角的醬料,等等小事,就別太在意了吧。
不辭千里來到了南國海灘,若沒有在月光沐浴下小酌幾杯,絕對是和自己過意不去的,牆角堆成座小山的啤酒罐兒僅僅是暖身,今晚的主角要到午夜後才登場。當黑暗降臨,月亮掛得高高地,整座小鎮進入了甜甜的夢鄉,此時再度來到大街上,幾個小時前的熙熙攘攘已被零星的幾盞路燈所取代,而我們尋找的目標,亦如同荒漠中的玫瑰,這裡一朵,那裡一朵,散落在各個隱蔽的角落。說起這些看似平常的小酒館,確實可用「麻雀雖小」那句俗諺形容,況且他們不僅酒單齊全,各有特色,老闆也都是熱情待客,充滿了南國風情。
追隨妳的眼光,走進一家名為「鹿角」的小酒吧,帶著微微的醉意坐下,再點了酒,話題不自覺地圍繞在今天去過的海灘,吹到的海風,吃到的海水,以及傍晚的美食饗宴等等,隨著口中的文字逐漸推進到了未來,未來的未來,我們暢飲著彼此的夢想抱負與懵懂天真。而這並不是毫無意義的天馬行空,現在的我們擁有的是青春、年輕的本錢,與恣意做夢的權利,尤其當身旁有個人願意聆聽,願意分享,一起做夢,心意相契,相談甚歡,夫復何求?啜乾了杯中的飲料,正打算再點一杯,卻被妳好聲地勸阻了。此刻一道朦朧的不知是燈光還是月光,像一層薄紗,輕輕地伏在妳被酒精醺紅了的臉頰上,如夢似幻,看了令人心醉。
當關上身後的房門,已是接近日出的時辰,一天下來,妳似乎玩得很盡興,也或許是喝得很盡興,倒頭便立刻睡去,不小心把被子遺落在腳邊,顫抖著,我替妳蓋上我的溫柔,在某個短暫而美妙的片刻,彷彿有一絲溫煦在我們之間遊走,我下意識地將身子向前傾,企圖想捉住這一抹暖意,卻也瞥見妳恬靜的臉龐,才知道,在妳平常時的堅強與倔強底下,竟也有這副要人擁入懷中呵護的模樣。我無法將眼神移開,靜靜地,屏住氣息,哪怕是一點多餘的聲音,都可能驚擾眼前的靜謐,而妳似乎睡得很沉,並蘊著甜甜的夢,到妳一覺醒來,是否還能感受到我予妳的一牀溫馨?記得也好,忘了也罷,我的心又這般跳著,怦然中雜著一悸哀怨,怨我們相識得太早太久,知道了太多過往;怨我們太了解彼此,少了一段迷人的距離。倘若我們是在另一個飄著油桐的季節邂逅,或許,僅是或許,整個故事都不同了吧,我想。視線穿透窗戶到達一片湨黑的夜空,沒有星星卻很美,漸漸地模糊了,今晚的夢也將很美。「晚安。」
在溫暖的被窩裡迎接正午的陽光,耳邊的電話鈴聲刺耳,催促著我們退房,匆忙地一邊收拾行囊,邊討論著待會要拜訪哪一灣海景,原本今天是沒有排定行程的,想說隨便走走,吃完晚飯就打道回府,而我們也就照了這個「沒有計畫」的計畫,去了趟貓鼻頭,鵝鑾鼻之類,都給瞥了瞥,晃了晃,也算是交帶了下這次的出遊。彩霞連天,和著幾朵烏雲,看上去是一種鬱鬱寡歡的情緒,晚餐再把昨天還沒吃透的大街掃了一便,這次有炸魷魚,杏鮑菇,還有烤肉麵包與沙拉,夾七夾八的食物,一下子全部咕咚咕咚地囫圇下肚,也沒甚麼特別,只覺五味雜陳…五味雜陳。
街角某處傳來這樣的旋律:「還記得手牽手一起承諾…聽蟬鳴的午後,我的夢很多,彩色了天空,還好有你陪我夢遊…」輕快的,似乎急著想為這趟旅程做結語。
歸程的車般總是出奇地準時,可愛的妳,才坐上了車又立刻睡去,看來是昨天的疲倦仍啵啵啵地在體內發酵。再次看著妳熟睡的臉龐,幾千幾萬個念頭在我的腦袋裡轉呀轉,想著妳,一定是百般的不願離開這兒吧,妳一定很希望永遠藏在這片山海之中,不用面對殘酷的現實,不用去設想未來,更不用扛著沉重的壓力來生活…究竟我們為了夢想和前程,付出了多少努力?而又到底成就了多少呢?現在的妳,內心必定是萬分恐懼,會害怕失敗,害怕辜負了周遭親友們的期許與祝福,擔心放不下身上掛滿的自信與自尊,若是能永遠待在這裡,那會多麼美好呢?
回憶一般黃色的軀殼底下,四顆輪子拼命的扒著地,以每小時百里的高速奔馳著,揚起陣陣沙塵,朝著遠方的家的方向望去,多麼難想像這趟旅行這麼一眨眼就結束了,我仍有許多心意沒來得及向妳吐露,算了罷,有些話還是得先擱在心底,在我鼓起勇氣之前,還不用妳明白。回頭再看被甩得遠遠的那座山和那片海,彷彿全被一層薄薄的雲霧籠罩著,這道是有晴呢,還是無晴?我們離開時還下著雨吧,我記得。

共 0 則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