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板管理
看板設定
Icon/small16x16/color/forum infoCreated with Sketch.看板資訊
副版主管理
進階設定
版規設定
編輯版規
違規項目與停權天數設定
檢視版規版本記錄
文章管理
文章檢舉
留言檢舉
其他
管理活動記錄
承續上篇
我上篇忘了提到我那時候的造型,帶著一隻盧廣仲般的厚重眼睛,我的度數高於800度,頭髮還綁了一個髮帶,因為頭髮實在是要長不長要短不短的,所以我覺得很尷尬。我就是以這樣一個造型見到了我一見鍾情的日本人。
那個晚上,我們大概只聊了兩根煙的時間,我感覺得出來他對我不是很有興趣,只是當作一個新的朋友認識一下而已,所以我也順道的提到了明天在我家對面的酒吧,我們有一個朋友聚會,可以一起來,認識一下其他的朋友,他也說好,
所以在說了晚安之後,我們就各自回到了自己的宿舍。
當我回到自己的房間的時候,我室友興奮的跑來問我說:「阿怎樣,你不是很興奮地跑出去嗎?」我很驚訝的問她:「你怎麼知道我很興奮?」
「你在講電話的時候,我就知道你很興奮,明天要見面嗎?」我:「對啊,明天晚上
在我們家前面的酒吧有聚會,我明天要去買衣服了ㄏ 」

隔天早上,我因為一早有課,就匆匆忙忙的出門,下完課後,我馬上快奔到曼城主要的購物地區,到了Urban Outfitters跟Top Shop 逛街採買,買了一件素色T恤跟深橘色A字裙,然後趕快跑回家洗澡化妝,我把髮帶拿掉,再仔細的畫上全妝,我室友還幫我畫上我那時候從來不塗的口紅,頭髮還用電棒捲稍微燙了一下,準備著晚上的見面。

時刻到來的那一瞬間,當我再次看到他的時候,我可以很明顯的看到他臉上的驚訝跟
迷人的微笑(這樣說感覺滿花痴的),所以我們當天晚上很多朋友的圍繞下,也度過了一個夜晚,雖然我們沒什麼交談,他也在聚會還沒有結束下先離場,但是我可以感受過他看我的眼神不一樣了。

就在這天之後的在隔兩天,有一天假日的下午,我收到他的wechat訊息,「hey, my smoking friend, would you like to smoke with me around my flat ?」
(以下的訊息我都會用中文呈現了)
「當然可以,但是順便一提,我不常用wechat,你可以用line密我」
我的回覆訊息通常都是比較理性,然後不加任何的表情符號,甚至我會很無聊的計算回覆訊息的時間點,不想讓他覺得我一直在等他密我,所以在他主動第一次密我之後,我們就約在他宿舍的樓下一起抽了一根煙,這也是第一次我們單獨在一起說話。

「我一直很想學日文,之前雖然有去過東京讀語言學校,可是也等於是去玩的,
日文一直沒有進步,所以很想要找個人教我日文」我這樣對他說,當然我是有想過說,他一定會說我可以教你之類的客套話,所以我就可以順理成章的用學日文的藉口,跟他頻繁見面。果不其然,「我非常願意教你,如果你真的想學的話,一週我們可以上課一兩次」他果然這樣說了,「掉入我的陷阱了,ㄏ 」我心理是這樣想的。

所以在那之後,我們開始頻繁的見面,美其名是學日文,但是其實就是我們兩個彼此心照不宣的見面吃飯,這個年代,大家都需要一個不尷尬的見面藉口,

來回幾次,我覺得是時候再進一步快速攻略,所以我跟我室友策劃了一個Home Party,由我來邀請我的朋友們,在party中我們設計了幾個遊戲橋段,萬年不敗的就是真心話大冒險,這我相信大家都知道遊戲規則了,因為我其實是主辦人,所以我的朋友大概都會知道我的「遊戲規則」,當天有三個台灣人,一個越南人,一個尼泊爾人,一個就是我室友,然後就是一個日本人,一開始大家開始玩牌,喝著啤酒,玩一玩uno,接著我室友就提議,要不要大家來玩更有趣的遊戲,畢竟都大人了之類的,
所以大家開始拿著酒牌開始轉圈圈,開始一連串的限制級提問,以及一些曖昧的問題跟大冒險,終於在最後(平常交朋友就是那麼重要),我有一個朋友就說了,現在轉到酒瓶的人無論如何,要舌吻十秒,所以想當然爾,我朋友會技巧性的轉到日本人那一邊,然後再等我去廁所的時候,他們就對日本人說,等一下他廁所回來,我們要騙她說瓶子轉到她了,所以你們兩個要舌吻,這樣你可以嗎?「我可以啊」日本人這樣說,所以

等我回來,就發生了,天旋地轉的舌吻時間,就像日劇裡面演的那樣,男生很霸氣的把我的頭壓過來,然後有著身高差的我們,就這樣假裝半推半就的接吻了。

故事真的很長,但是基於初心,因為隨著時光流逝,我記憶力越來越差,把我現在還想得起來的東西寫成文字,一方面也是提醒自己,未來不要忘了,他是當初讓你墜入愛河的那一位。(這也是我看維多莉亞貝克漢的訪問,印象最深的一句話)

共 7 則回應

0
敲碗
好精彩
已經刪除的內容就像 Dcard 一樣,錯過是無法再相見的!
1
是不是重發一次啊?
0
是學姊呢🙋♂️
0
同屆...
0
等下一篇
0
喔喔喔喔 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