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麼娶了一個不煮飯也不生小孩的,是娶回來供養的嗎?

Anonymous
文章來源
現代女性做得再多,只要不煮飯、不生小孩,儘管經濟獨立,可能還是會被扣上「丈夫供養」這頂大帽子。  路上若有關於現代女性不結婚,或是想結婚而沒有適當對象的文章,留言大致分兩派:過來人的「學姐」們諄諄告誡不要去媽寶家當女傭,而有表態的男性則是認為女性眼光高、想要高富帥導致沒有適當對象,緊接著通常是女性也不掂掂自己斤兩(條件)的言論 身為一個曾經踏入婚姻,而且是跟一個「客觀條件」(收入、學歷、家境)略遜於我的對象的七年級女性,想分享自己用青春、金錢及淚水換來的經歷。 連保險套也AA制 我跟前夫都是很平凡的七年級生,論收入、學歷、家境,我比他稍微幸運些,但也不到傲人的程度,畢竟這種事情比上不足比下有餘;至於外貌,謙虛點說應該是伯仲之間吧。我的收入當單身貴族尚屬愜意,但也無力承擔整個家庭的開支。我能理解受薪階級的薪資結構關鍵在於產業,前夫所處的行業不算高薪,並非他能力不佳。 我不認為男性理所應該要幫女性付錢,但若對方有意願而且有能力負擔,我也樂於接受那份寵溺;前夫是屬於AA派(包含保險套),我從善如流。假設兩個一模一樣的男人,年薪分別是60萬和160萬,我沒那麼清高選60萬那個,誰不愛錢?然而現實世界沒有一模一樣的男人,讓人只用年薪做選擇。 行文至此,或許有些男性會認為:「因為年薪高的前男友都有更好的選擇所以不想娶妳,妳只好選這個年薪低的吧?」實際狀況並非如此。我在婚姻這條路是有其他選擇的,一直到離婚後也是;我亦非極度嚮往婚姻、所以年紀到了就隨便找個人結婚,事實上我從不認為人一定要進入婚姻。 我很清楚踏入這段婚姻意味著生活品質下降,因為前夫的收入,無力負擔和我一樣的物質水準。兩個人若要一起生活,我自然是要下修到他能負擔的水平,這些我都接受。因為自己收入較高,有時旅遊或用餐,前夫願意的話我會多負擔一點,也主動提供一半的聘金給他權充蜜月旅行的費用(我自己的旅費當然是自己負擔)。婚禮籌辦過程中,只有戒指是前夫付錢的,其他一切全都AA;婚後討論到月子中心時,前夫「直覺」認為也該AA,當我堅持由他付全額,他看起來很委屈,好像我佔他便宜似的。 我不會煮飯但我會賺錢買晚餐,不行嗎? 婚後,我搬進前夫位於鄉下的父母家同住。每個已婚的女性朋友幾乎都告誡過「學妹」們不要跟公婆同住。前夫則拍胸脯保證,他的父母很開明。幾次拜訪的感覺,確實滿好相處的。 不過,前夫家有個特殊規定,房租是算人頭的,所以媳婦也要給,自然還是AA。 前夫的妹妹也住在家裡,家中晚輩連我一共三個,論廚藝我是最差的,論工時大家差不多,只是我最早下班(因為我最早上班,不是因為我最閒);然而不知道為什麼,前夫家有種媳婦理應要煮飯的思維。我有嘗試學習精進廚藝,但真的對下廚沒有熱情,況且現代社會有多少雙薪家庭每天開伙?我不會煮飯但我會賺錢買晚餐,這樣不行嗎? 再者,每個晚輩都有付房租,工時也差不多,為什麼我理所當然要煮飯?就因為我跟前夫母親一樣,跟他們不同姓氏?還是因為我要生養小孩?但前夫不也是生養小孩的一份子,他工作辛苦,我工作不辛苦嗎? 前夫會下廚,也喜歡煮飯,如果他把早上待在床上滑手機或賴床的近兩小時拿來備料,每天晚餐都是滿漢大餐了。 沒有阿茲海默症,但有「家務忘記症」 至於家務,前夫算是開口叫得動的類型,或許我該感激涕零了。婚姻中我一直嘗試建立模式,讓家務分工養成習慣,然而我發現前夫很難把多數家務放在心上(平心而論,還是有少數幾件會記得)。例如拖地是他的責任範圍,他幾乎未曾主動做過,家裡最長曾經半年以上沒拖地;當我開口提醒他週末有空要處理,他會忘記,提醒他隔天要處理,他也會忘記,甚至早上提醒下午該拖地,他依舊忘記。 家中有些每日固定的瑣碎家務,因為我下班時間早,通常前夫回家前就處理掉了。有幾次他下午休假(單純放假不是請假處理事情),我特地傳訊息提醒哪些家務要處理,結果下班回到家他一件也沒做,對於這種狀況我是無奈大於憤怒。這些事情都不是單一事件,而是時時刻刻反映在各種家務上。 前夫沒有阿茲海默症,就只是不放在心上,裝睡的人叫不醒,你無法讓不在乎的人去記得那些每天需要有人處理的「無聊瑣事」。沒小孩的時候「請」他投入本就是雙方分內的家務,就已讓人困擾,不敢想像跟這樣的男人養育另一個生命,會有多辛苦,又有多崩潰。 我覺得婚姻跟職場有點類似,大家都喜歡積極主動、舉一反三的工作夥伴,因為可以輕鬆很多,還有一份相知相惜;次等些的需要提醒,但也能即時完成業務;最糟糕的就是不斷提醒最後還是開天窗甚至扯後腿的,只會讓人生厭。 不煮飯也不生小孩,就是一無是處的媳婦? 婚後一年,到了原本談好計畫生育的時間點,但我因為這段時間的相處而卻步。我認為前夫沒有承擔一個丈夫、父親、家庭責任的能力,至少無法讓我安心做出這個人生的重大決定,即便我曾經信任過。我向前夫坦白我不想生了。同時我也意識到自己婚後很常做惡夢甚至夢遊,才發現原來這段婚姻給我的壓力很大,甚至影響到健康(離婚後身體不適的狀況就不藥而癒了),也提出搬出去的想法。這件事似乎對前夫家中造成了一股衝擊──即便前夫在婚前早就承諾過,我們之後會搬出去。 在某次跟前夫母親不愉快的「大聲溝通」後,前夫母親疾言厲色的向前夫抱怨:「你怎麼娶了一個不煮飯也不生小孩的,是娶回來供養的嗎?」前夫母親畢竟不同世代,有這樣的價值觀不難想像,讓我心寒的是前夫也認同自己母親的觀念,拿著這段論述去跟朋友指責我是不夠格的妻子。我從來不知道原來女人不煮飯、不生小孩就是被人供養──即便我經濟獨立、一切AA。 我自知不擅廚藝,飯後都搶著洗碗,飯前一定也先擦桌子、擺碗筷,偶爾前夫母親晚餐不在請我簡單處理,也都欣然接受(只需加熱或是簡單拌炒我尚能應對),總之就是以自己比較擅長的方式參與;跟前夫的生活區域有9成的家務是我在處理,他說不喜歡洗曬、收拾衣服,離婚前我沒讓他獨自做過一次;經濟上所有開支都AA,住家裡也有給房租。我不敢說自己是個出色、溫良恭儉讓的妻子或媳婦,但我不知道只要不煮飯、不生小孩,現代女性做得再多,還是會被扣上「丈夫供養」這頂大帽子。 自認開明善良的家庭,對婚姻的想像仍如此守舊 婚前我不敢跟父親說前夫年收比我低,一方面不想讓長輩擔心,二方面不希望前夫因此被父親的傳統觀念「關心」,三方面前夫很在意這件事,想留點面子給他。當我跟父親攤牌表達要離婚時,這件事也因此浮上檯面,父親只淡淡的說了一句:「我們那個年代,妻子賺的是她的私房錢」。 我未曾以傳統價值(男性負責所有家中開支)要求過前夫,而且盡力保護他免於我父親稍嫌過時的價值觀,還會考量他的男性自尊為其隱瞞;然而前夫一家似乎無法不以傳統價值要求我,前夫也不曾為此維護過我,而是跟家人同仇敵愾。 當代社會,鼓吹經濟上應該男女平權的AA,我支持也實踐。但當踏入家庭,多數人對於女性責任的期許,有AA嗎?我不認為所有事情都一人一半就是平等,擅長或是擁有較多資源的那方多擔待、彼此互相即可;然而,在我踏入的那場婚姻,我感覺不到這種互相。 講到錢的時候,前夫家就是男女平權的支持者,前夫母親甚至透過前夫要求我將收到的喝茶禮紅包對分(扣掉成本只有3,600元);講到煮飯、生小孩、做家事,就變成傳統價值的「女性本分」,前夫父親甚至曾經專程上樓告知我「樓梯很髒該打掃了」,也無怪乎很多過來人會說是當女傭。 前夫母親是職業婦女,從小也會訓練孩子幫忙家務,前夫對家事並非一竅不通或是被寵壞。然而,即便自己兒子會做、能做也有時間做,主要的責任還是在媳婦身上。這跟那些付了薪水就覺得下班時間也是屬於他的慣老闆有什麼分別?尤其還沒人付我薪水。更難以想像,一個七年級、受過大學教育的男性,也認為這些是女性的本分、天職。講直接一點,我不欠你們家什麼,願意做,那是我的自由意志,不是因為我理應如此。 這個故事最悲傷的部分,除了我的所託非人外,大概在於前夫及其家人都不是壞人,他們甚至算是善良的人,而且還自認是開明的家庭。這是這個社會中開明善良的家庭,及其教育出來擁有大學學歷的男性給當代女性的婚姻實錄,在他們眼中,女性存在的最大價值是煮飯跟生育。 寫到這裡,或許你看過這句像是開玩笑卻很真實的話:「跟你家女僕結婚,就會減少GDP」。我不願自己降低台灣的GDP,所以我離婚了。
LikeSadHaha
2975
539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