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住在宿舍的第四天,依舊是一個人,畢竟那時候是開學周,課表還沒穩定,來上課的人也是大概在40~50%左右的位置。


大概是因為太愛家的關係,室友還沒回來。

這是我獨居宿舍第四天了,也是第四個做惡夢的夜晚。

就像標題所說的,從搬進來開始的每個晚上我都作夢,而且夢醒來的時候我都會是發抖的,肌肉小小的、有點像運動過度的那種顫抖。


第一個晚上我做的夢很簡單,就是我在夢中發現自己在床上醒來,因為我是側睡的(壞習慣),所以我一睜開眼睛就看到床旁邊趴著一顆小小的臉,反正就是那種黑色的小臉,沒有五官啥得很像火柴人,不過看動作很像要盯著我睡,好吧然後我就看著他(她?)。


「那我要睡囉」我這樣跟他說,然後她點點頭,結果我就醒了。


上完課回家之後的第二天,比較類所以比平常稍微早了兩個小時睡,不知道是不是這樣的關係,我這一晚的夢就比較長一點。


夢境一樣是我在宿舍醒來,這次是天剛亮的清晨,床頭邊沒有昨天的黑色小東西,看看天明色的樣子,我下床開始準備刷牙洗澡((對我習慣早上洗澡)),對著鏡子,我開始塗抹牙膏。


X!一開始還沒注意到,隔了一陣子才發現一件很重要的事。


鏡子上沒有我的影像,就連我手上的牙膏甚麼的也都沒有照出來,鏡子直接就映到背後的衣櫃,看著我就不爽刷了,把牙刷放下之後我就直接打開廁所門準備洗澡。


結果已經有東西在裡面沖水了。


理論上只有我一個人在的房間裡面,有一個像是人型蠟像被稍微加熱之後稍微壓成一長陀的樣子,以半透明的乳白色樣子在沖澡。


幹她媽有夠噁心!然後我就怒醒了。


清醒之後我抱著沉重的心情去看了廁所浴室的地方,幸好地面是乾的,讓我鬆了一口氣。



第三天晚上,又一次我在夢中醒來。


這次是被電腦的運轉聲吵醒的,因為我的電腦是放在床鋪底下(床懸空),所以我就直接翻身測著往下看。


結果我的椅子被拉開,電腦也確實被開機了,但是座位上甚麼都沒有。

但我螢幕上的軟體是有在動的,是一部我昨天在看的影片。


我爬下床,把它電腦給關機,靠上椅子之後忽然就覺得有些餓。

走到衣櫥前打開,對,就是昨天晚上鏡子對著的那個,我平常泡麵都塞裡面。


打開,X!比昨晚還盡爆!


裡面直接卡了半個頭在最底那測,就是一個左半邊的臉,用一種死魚眼看著我。

我拿起泡麵,甩上門,大罵一聲「幹」。


然後到走廊沖泡麵,詭異的是每間房間燈都是亮的,就我那間只有廁所小夜燈。


做到電腦前啃完泡麵,順便打開電腦把剛剛在播的影片看完,我再次關上電腦睡覺。


睡下去的瞬間我就從現實中醒來了,馬上我就從床上跳起來,屌的是桌上還真的有一晚吃剩的泡麵空碗。


大概是我昨晚睡覺前吃的吧,印象有點模糊不要自己嚇自己好了。



原本以為事情到昨天就會結束,但室友今天還是沒有回來,我又一個人在宿舍度過了第四個夜晚。


這次我沒有作夢,因為我還沒有睡,超可怕。



我晚上再用電腦跟別人聊天的時候,我的電腦會忽然開始播放泰國的歌劇影音,但事實上我除了基本的FB頁面和LINE還有巴哈開著之外,其他我都沒有開。


我還一度困惑的問我通話的朋友說,聲音是你們那邊的嗎?


「應該是你那邊的,我這邊有聽到你那邊傳過來。」


然後我就關掉了所有頁面。


聲音還在繼續。



然後我就把電腦靜音了XD


有點理所當然的,我睡著之後又做夢了,但因為第二天課有點多加上室友確實回來了就沒繼續作夢,就忘記跟大家說第四個晚上的夢了。


那天天快亮的時候我睡下之後,我又夢到我從宿舍的床上醒了過來,這次是被嘆息聲吵醒的。


往床下一看,在我電腦前面的椅子上坐著一個小小的女性,會說是女性是因為我看不出來她究竟是個小女生或是老婆婆。


很神奇對吧,但我那時候真的沒辦法分辨,只能感覺的到那是一個女生這樣。


她就那樣坐在我的椅子上,雙手環抱著輕輕說:「好冷喔。」


看著她蒼白的身體,恩,確實感覺看起來就是很冷。


我爬下床,然後到了她的面前,給了她一個大大的擁抱,想說讓她暖和一點。


在抱住她的時候我發現,在我胸口有一團暖呼呼的東西(有點像一團溫水在那邊的感覺),想說「如果分給她一辦她影該就會比較暖和了吧」,然後那團暖呼呼的東西就"流"了差不多一辦到那個女性那邊。


很顯然的她就愣住了。


「這樣有沒有好一點?」我問。

「欸...? 有,謝謝。」她聲音真的超小。



接下來我就真的醒了過來。


這是我第四個晚上做的夢,然後室友回來之後連續幾天的宿舍夢就停了,我想大概是他那超大的打呼聲的功勞((欸。



-叫學長

熱門回應

感覺很像是分了一半陽氣或靈魂給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