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高雄可以跟幾個好友合租一整棟的透天,然後大家分房睡。

那時候我們換大門鎖,所以大家都得更換新鑰匙,而那時候我幫大家打好鑰匙,放在家裡的塑膠籃子裡,用100塊換一隻鑰匙,自由取用這樣。

因為我們家有一、兩對的情侶,所以可能其中一方有拿鑰匙就可以進來,另一方鑰匙還會在籃子裡。

約在我打完鑰匙後兩週左右。

這天是住我樓上的學長生日,那天他的女朋友也就約了我們家所有人還有一些好朋友一起來幫他慶生。

慶生完之後我們家的其中一對情侶因為還有作業先回房間,房間就只剩下我眼前的學姊跟學長的女朋友兩個女生。

我突然想到還有兩把鑰匙還沒拿,於是...

👱:我們家還有誰沒有拿鑰匙?

我前面的學姊:我

我旁邊的男生:我

我想說這樣兩把鑰匙都知道是誰沒拿了,突然!

我後方傳來一個女生的聲音:我...

我馬上轉頭去看,想說怎麼可能沒拿,而且這聲音是誰?我怎麼不認識?

結果一轉頭,
我後面是兩個男生。

他們還看著我問:怎麼了?

我秒懂。

祂沒拿到鑰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