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板管理
看板設定
Icon/small16x16/color/forum infoCreated with Sketch.看板資訊
副版主管理
進階設定
版規設定
編輯版規
違規項目與停權天數設定
檢視版規版本記錄
文章管理
文章檢舉
留言檢舉
其他
管理活動記錄
大家好,這裡是155,這幾天病毒型腸胃炎真的無法翻譯都在昏睡,大家要好好保重身體QAQ。至於 那個 首篇弟弟失蹤的故事,原文po也是難產中(望) 希望大家先看看這則故事墊個肚子~~
P.S.(不太確定這是不是連載)
我和內人剛搬到一間位於郊區寧靜巷弄的現代風格房屋,搬家後的幾個月有個天大的好消息,她懷孕了!我們先做了大量的調查才找到這間房子,距離學校和高速公路匝道僅僅¼英里,是繁忙交通的安全避風港,而且也不會離我公司太遠。歷經搬家公司離開和數小時的拆箱和放鬆,雪儂與我終於在兩晚前睡在新家。
  我已經是失眠症患者,又來到一個新的地方,我發現自己輾轉難眠,最終看著發亮顯示凌晨兩點半的手機嘆氣。我終於起身,閒晃下樓倒了一杯水,接著走到客廳開了窗戶呼吸新鮮空氣(這是戒菸後養成的小習慣)。透過打開的窗,我聽見聲聲呢喃,是女人的聲音,我隨後明白是從隔壁鄰居家傳出來的。
  我看向鄰居的窗戶,僅僅透過冰冷的月光,窗內的景象是一名輪廓年約五十的女人站在沒有開燈的客廳。她就佇在那裏,向前伸展著雙手,舉起、放下,就好像是搞笑劇見面時的握手動作。我必須要專心豎耳傾聽,才可以在她重複那個動作的同時聽到她說了什麼。
  「阿,你一定是新住戶吧。我是安妮沃斯女士。」女子在傾斜回首看向天花板前便開口。「今天真是美好的一天,讓我有趣的想起八ㄩ…ㄝ…阿阿阿…」她抽蓄了一下,重新開始前明顯的在方才說話結束前出了狀況。「今天真是個美好的一天啊!讓我有趣的想起萬聖節就要來了呢!」握手之時她一再重複之前的話語,更換語序,一次又一次。對於這樣的窺探我很有罪惡感,我並不想要推測她是否有演說障礙或是罹患精神官能症。僅管有些嚇人,我還是回去躺上床最後睡了過去。
   昨天早上起床時我聞到滋滋作響的陣陣培根香,懷念的寵物店男孩專輯自樓下迴盪,我悠哉的度過了空閒的規律早晨。這房子感覺像是「家」了,我走下樓去看雪儂穿著格子睡衣,跟著八零年代金曲《西區女孩們》搖擺雙臀的模樣。我揉了揉睡眼惺忪的雙眼,無法克制的露出笑容,雪儂正對如往常對著鍋鏟唱歌,並且即興舞蹈著,如同以往將雙被環繞住我。
   「寶貝,我發誓這真的是棒呆了!你有聽到嗎?」她問,把頭朝向藍芽麥克風。我帶著微笑點了點頭。
   「我們可以撥放音樂時再也不被鄰居捶牆,也沒有喝醉的智障在我們窗戶外面撒尿。喔!然後你看看這個!」雪儂說道,將鍋鏟當成指針從寬廣的花崗岩檯面指向兩人盤裡的培根和蛋。「我有可以煮菜的房間了!」
  我露出微笑,她提及關於窗戶的一番話讓我想起了昨夜,我幾乎要脫口而出鄰居的怪異情況,但雪儂心情正好,就隨它吧,不說了。
  「我們要確定拆箱所有的CD,不是只拆開那些從你父母那兒偷來的八零年代即興爵士樂。」我開玩笑地說道,她翻了翻白眼。
  我飛快地親了我的妻子便走出前門,投身灑落在這如畫郊區的金色陽光。解鎖了我的轎車,感受到一股盯著人的視線,轉頭便看見一個女人,就是昨晚那位鄰居;走過來前看了我幾秒。她身上穿戴著和昨晚一樣的配飾,也伸出昨晚細細的手,當他說出下面這段話時握著的手感受到了她冰冷肌膚的寒意。
  「阿,你一定新來的住戶。我是安妮沃斯女士。」在我抬頭仰天時她開口說道。「真是美好的一天阿,有趣的讓我想起萬聖節就要到了呢!」露出一抹大大的詭異笑容。
  「嗯…嗯…對、對阿,今天是美好的一天。」我試著不要被自己的話給絆住。我介紹了自己並提到內人就是在門口揮手微笑的人。安妮沃斯女士帶著大大的笑容向後退了幾步,輕快地轉身走回她的房子,閃開了車庫的門,然後倏地把它關上。我的目光回到了雪儂身上,她給了我「剛剛那是什麼?」的表情。聳聳肩搖搖頭,我上車,試著上自己專心在接下來要面對的事情。
傍晚,累了一天回到家,雪儂跟我討論那古怪的鄰居,我告訴她昨晚半夜自己看到的事,安妮沃斯女士練了一整晚的自我介紹。
  「她非常想要給我們留下好印象。」雪儂笑著眨了眨眼。
  「等等…我是不是該要嫉妒呀?寶貝。」她還捉弄了我一下
  「喔,對,你該。」我咕噥地說,她拍了拍我的肩膀,我繼續開口,「說真的,這很嚇人。」
  雪儂似乎不受這件事影響,還認為鄰居深受TBI(腦部受損)之苦,她解釋自己在這幾年治療師職涯中看到了不少案例。
我聳聳肩,想著這的確有可能,但這個答案無法令我滿意。夜幕降臨,我發覺自己不再如此煩躁不安,而且我們享受了浪漫的傍晚。我們依偎著彼此肩膀入睡,我幾乎一夜好眠。
  凌晨兩點,我再度輾轉不成眠,起身去廁所。當我準備關燈離開,我探頭看了樓梯旁的窗戶,寒毛直豎。從那個角度,我可以看見巷子裡每個鄰居家的房間。每一棟房子裡我至少可以看到一個人盛裝站在黑暗裡。要看出他們嘴裡再說什麼是不可能的,但是他們都在練習每天的日常對話。那些普通的「日常」,對他們而言卻是惴惴不安的在漆黑的屋子裡練習,獨自一人。
  一位身穿運動服綁著頭帶圓滾滾的男人,在客廳裡慢跑,熄燈前恍然大悟地轉頭並輝著手,彷彿那兒有著什麼人。其他棟的樓上窗戶,映照著一名金髮女孩在臥室裡跳繩。接著我看向兩棟房子後的男人,他穿著染著由的工作服,倚著廚房桌子,用著板手好似正在維修什麼隱形物品。他常常停下來用多毛的手腕擦拭自己的額頭。看了他幾分鐘,他將頭轉向了我,接著我們對上了視線!以至於我踉蹌的向後退,逃避的看著窗外的賽車。我再瞄過去時,他不見了。花了一個小時試圖在心裡合理化一切,我幾乎無法成眠。這天早上,將自己梳妝打理好,曳足下樓,見了雪儂及一杯為我斟好的柳橙汁與炒好的散蛋。我解釋我們的鄰居有著什麼古怪,他們在夜晚黑壓壓的屋子裡練習怎麼「扮演」正常人。她告訴我,我需要睡眠,冷淡地要我不要胡思亂想。等會兒就要上班戰鬥,她告訴我她會出門看看任何詭異的事情,喝了一些咖啡,我步入了空氣清新的室外,帶著睡眠不足與緊張不安。踏進了陽光,我聽見一陣規律的腳步聲,於是我轉了身。
  我看見了跳著繩的金髮小孩在對面的車道上。前額的汗涔涔,我再轉頭看見車道上有著白色卡車的另外一位鄰居,身上穿著工作服,低頭湊近引擎罩,拿著鈑手修理他的引擎。我注視著他持續不斷地、慣例流程似的以毛茸茸的手腕擦著眉毛。
我的雙眼聚焦到一身運動服、綁頭帶,朝著我的方向,沿著人行道慢跑的肥胖男子。他快速回首,假裝很驚喜的看見我,接著友善的揮了揮手,這我昨夜看了好幾次的動作。一從我身邊經過,接下來,我看著男子的臉轉到我視線之外時垮了下來。我駛出了巷子,但很快的停在了幹道路肩。我注視著。
  打給了雪儂,我停在路肩直到她終於接聽,坐在車裡,幾乎沒有辦法開車去工作。她一直拋出類似術語,例如「適應障礙」、「妄想」,但是她並沒有目睹我昨夜所見。她並沒有剎車停駛高速公路路肩,注視那慢跑男人持續繞著他的房子跑著,停在後門。她並未看見在男子回家前那些蜘蛛般的腳從他的雙唇伸出。
  我祈禱什麼事都沒發生,但雪儂今天早上也沒有如同往常喚我「寶貝」。她稱呼我「哈妮」。

共 6 則回應

1
怎麼停在這裡啦(இдஇ; )
卡後續
0
B1不知道到底是不是連載😭我會持續關注的
1
卡(つД`)(つД`)
0
7
這個小鎮可能是npc的休息區
0
B5有種莫名歡樂的感覺😂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