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板管理
看板設定
Icon/small16x16/color/forum infoCreated with Sketch.看板資訊
副版主管理
進階設定
版規設定
編輯版規
違規項目與停權天數設定
檢視版規版本記錄
文章管理
文章檢舉
留言檢舉
其他
管理活動記錄
做了這麼多,一點也沒改善我的狀況,我休了假,陪老媽家人吃飯看電影,但我真的是食不知味,我一點也不餓,只有看電影的時候能分散我一些注意,我也去參加婚禮,看看能不能「沖喜」,我的脾氣越來越暴躁,一次在父親滿七之後大家去聚餐,跟老媽一言不合,我就把一整瓶酸梅湯砸在地上,現在想想,真是誇張。

我到處跟認識的人說我的狀況,得到的都是要正面思考之類完全沒有幫助的建言,我真的懷疑我憂鬱了,是因為老闆給的壓力太大才造成憂鬱嗎?我不敢告訴家人,也不敢去看醫生。

假休完了回去上班,狀況越來越糟,跟本無心上班,同事看我臉色很差,一直來關心,我卻被問的煩到要抓狂......。忽然想起與南部的同事有約,所以隔天就去了趟高雄。

也許是遠離台北喧鬧嘲雜的心裡因素,到了高雄,感覺心中沒那麼煩人,進了高雄辦公室又開始跟同事說起我的煩悶,得到的依然是要正面思考諸如此類的安慰話。

新同事,以下稱A、B
此時A開口說:「啊,聽你說樣子,應該是卡陰了。」說完後就把她自己身上的符、神像照片給我,然後說等等B來了,她可以幫你處理。我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為什麼B可以處理?又說「卡陰」 ?我從台北的陰陽眼、靈山的一直問到豐原師姐都說沒事,佛光山我也去了,對於這新同事B有什麼能耐?我是否真的是「卡陰」?心中充滿了疑惑。
(待續)

共 0 則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