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板管理
看板設定
Icon/small16x16/color/forum infoCreated with Sketch.看板資訊
副版主管理
進階設定
版規設定
編輯版規
違規項目與停權天數設定
檢視版規版本記錄
文章管理
文章檢舉
留言檢舉
其他
管理活動記錄
我是個很怕痛的人,很怕很怕。

  可能是上天知道我怕,所以讓我在事發當下直接昏了過去,還仁慈的讓我多睡了幾天。

  事後想想,一年多前的那場車禍,至今還是餘悸猶存,可怕的不是撞車的那瞬間,而是整個發生的過程。

  我們跟一台根本不存在的車撞上了。

  事實上我們一車五個人都記得很清楚,一台銀色的廂型車逆向衝過來,負責開車的司機為了閃躲,直接往山壁撞上去。

  可是警察的筆錄上,卻寫著自撞,沒有我們說的廂型車,連行車記錄器都沒錄到對向有來車。

  和我住同間病房的死黨小毛,是我們中醒最早的,身上的傷只有右手骨折,其餘擦傷。平常愛說話的他,在做完筆錄後異常沉默,直到我醒這段時間,都沒說超過十句話。

  "我們撞鬼了。"

  出院回家前,他對我們說了這些話。

  "而且我問過警察,幫我們開車的司機住哪間病房,他們卻說在救我們的時候,駕駛座坐的是旭哥,根本沒有司機。"

  "我們都知道旭哥不會開,怎麼會是他坐駕駛座?"

  "我們是晚上跑山,怎麼會把摩托車丟在山上,搭車下來?"

  "上車的地方你們有印象嗎?是他媽的亂葬崗!"

  "我們坐的車是韋韋的車,為什麼大家都記成是計程車?"

  "如果沒有司機,車上第五個人是誰?"

  媽的,頭皮發麻。

  仔細將所有事理順,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那天旭哥,阿毛,和我三人,騎著摩托車從臺北到宜蘭玩,韋韋因為回台東,所以開車北上。

  傍晚的時候,韋韋才剛從家裡出發,我們三個已經到民宿報到。放完行李後,旭哥提議去看夜景,順便在花蓮的某座山上,跟韋韋會合,我們本來就沒安排行程,也就同意旭哥的提案。

  這些經過大家的記憶都一致,沒有問題。怪就怪在,上山後有段記憶大家不一致。

  阿毛說我們到山上後,因為旭哥想上廁所,所以隨處找了個隱蔽的地方解決,阿毛跟我在公路上等。

  旭哥說他上到一半,我們其中一個跑來拍他肩膀,鬧得他尿到手。

  我的印象是,阿毛一直在我旁邊,旭哥回來後一直甩手,還要了一瓶水洗手。

  韋韋說他到了之後,就看到旭哥邊洗手邊罵人,說有人剛剛鬧他。可是他在開車的時候,接到阿毛的電話,和我們兩個一路講到他到,旁邊並沒有出現旭哥的聲音。

  如果我們都說實話,那是誰去鬧旭哥了?

  然後阿毛無意間看到公路旁的草叢,裡面全是墳墓,用手機的照明燈一照,還能隱約看到上面刻的字。

  接下來的記憶,就是大家一起錯亂的地方。

  不存在的計程車。

  不存在的司機。

  不存在的對向來車。

  我撇了一眼旭哥,他和我對到了眼。

  我想我知道了什麼...

共 9 則回應

2
幹我突然不想去買宵夜了...
0
B1 減肥啊
B2 蠻毛的,我邊打字邊抖
1
我是怕到不敢出門了
1
這太邪門了吧!
1
好恐怖😱
1
我還是有點不懂
3
B8 關鍵句
1.旭哥想上廁所,所以隨處找了個隱蔽的地方解決
2.墳墓
馬上回應搶第 10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