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板管理
看板設定
Icon/small16x16/color/forum infoCreated with Sketch.看板資訊
副版主管理
進階設定
版規設定
編輯版規
違規項目與停權天數設定
檢視版規版本記錄
文章管理
文章檢舉
留言檢舉
其他
管理活動記錄

先生介紹的人叫阿K,看起來大不了我多少歲,一臉睡不飽的樣子,頭髮也是蓬蓬的亂。

  "你趕快說,我待會還要去上課,如果能馬上解決就馬上解決,不能的話你晚上再來找我。"他一直打著哈欠,懶懶的說話。

  雖然感覺並不靠譜,但是為了解決問題,我還是把所有事情一五一十的交代,不敢有絲毫的隱瞞,對我來說,另一個我就是一顆不定時炸彈,哪天被害死都不知道。

  "感覺超麻煩的,我要請幾個朋友來才能幫你,一旦請來你就不能後悔,他們脾氣不好,不喜歡說話反覆的人,你考慮好了嗎?"

  我連忙點頭,怎麼會後悔,我想和正常人一樣生活,不知道想了多久了。

  阿K給了我時間和地點,約好不見不散,順便凹了我一頓飯,他去上課前說,辦事需要付出代價,要我用剩下的時間好好想想,能付出到什麼地步,他就將事情辦到什麼地步。

  我問他是要錢嗎?

  他說不是,慢慢想,不急。

  那段時間我想破了頭,也想不出阿K要的是什麼,如果是很麻煩的事,麻煩到之前那位先生都相當慎重,那一定得耗費阿K和他朋友很多精力,可是還是窮學生的我,能給什麼東西?

  "不會是要我的腎吧,呵呵,先生介紹的人應該不會這麼壞..."

  另外一個我顯得相當平靜,本來該出現的時間都沒出現,真的很難得,我摸了摸胸口,突然有種莫名的失落。

  過了今天,就要變成正常人了,終於要一個人了,是嗎...

  晚上,阿K非常準時出現,我左看右看,也沒看到他的朋友在哪裡,他讓我不要東張西望,因為他的朋友是我看不到的。

  他拿出一條像軟膏的東西,紅紅的帶點草藥味,塗抹在我眼皮上。塗完後再拿不知道是什麼的液體,滴進我的眼睛。

  我只覺得兩隻眼睛火辣辣的,嗆得眼淚鼻水一直流,口水也止不住狂滴。

  "我覺得有必要讓你知道他是誰,相處這麼久沒碰過面,這輩子當兄弟也太可憐了。"阿K邊拍我的背邊說道。

  "兄弟?"我疑惑的問道。

  從有記憶以來,我就是獨生子,爸爸很早就坐牢,沒有什麼機會外遇。媽媽在我上學前就走了,我也沒聽阿嬤說她有其他對象。

  "大概是你的雙胞胎弟弟,胎死腹中沒生下來的,你抬頭看看,和你長的一模一樣。"

  我順著阿K指的方向,果真看到一個和我長很像的[人],他表情很平靜,好像是知道些什麼。

我想走近好好看看他,但是每靠近一步,他就跟著退後一步,我們的距離始終隔著兩三公尺。

  "沒用的,你們不能太靠近,這樣已經是極限了。"阿K拉住我,繼續說著:"其實本來你們這件事不麻煩,麻煩的是你們不應該被生下來,你弟弟應劫了,可是你沒有。兩個靈魂共用一個身體,理應會早死,可是你又活的好好的,八成是命被哪個大能改了,所有禍事都讓其他人承擔了。"

  "那我弟弟怎麼辦,他不可以離開,我只剩他了。"我聽完阿K的話,馬上慌了起來,沒想到另一個我是我弟弟,以前不知道想趕他走,現在知道了怎麼能讓他離開。

  "我說了不可以後悔,我的朋友最討厭反反覆覆的人,今天你不讓他走,我也要讓他走。真麻煩,要是我沒遇到那就算了,你沒看到你弟弟要散不散的,他幫你擋了多少災,愛他就讓他離開,你自己往後的人生注意安全,不要再連累其他人受罪。"阿K無奈的說道。

我知道他說的,可是我害怕了,我不想孤孤單單活著,我不想讓弟弟離開,我是自私的,也是無助的,如果是其他不相干的靈魂,被帶走就算了,可是他是我沒能出生的弟弟,不可以這樣就走...

阿K看到我轉身,就明白我想逃跑,一個箭步拉回了我,順便給了我一拳,痛得我直接跪在地上。

"別傻了,現在讓他離開還有機會投胎,放他自由對你對他都好,別再給我找事做,已經夠麻煩的了。"阿K語氣已經有些不耐煩。

  只見阿K頭上慢慢出現一隻像貓的生物,旁邊也浮現一個將軍,將軍一出現,就直接一手架住我的手,另一手抓著我的頭,角度剛好仰視那隻奇怪的貓。

  "等等你弟弟會從你的其中一隻眼睛出來,靈魂之窗嘛,不會太痛,稍微擠擠就出來,只是眼睛可能就瞎了。不好意思,我畢竟不是專業的,吃這碗飯靠得是這兩位朋友,另外報酬就不跟你收了,有人替你付了。"阿K很輕描淡寫的說著,完全無視我的恐懼。

  不要,不要,不要,我後悔了...

  不要帶走我弟弟...

  我也不要瞎掉...

  救命,拜託,誰都可以,幫幫我...

我大喊,我大叫,可是什麼都沒用。

  只見那隻貓的瞳孔愈來愈尖,尖利的貓爪愈來愈接近我的眼睛,我害怕的想逃脫,後面的將軍卻勒得很緊,我幾乎是無法動彈的。

"忍一下,很快的。"阿K安慰的說道。

忍你妹!我咆哮著,不知為何罵不出聲音,只能發出一絲絲氣聲。

那隻貓很果斷,不帶絲毫猶豫,直接插入我的眼睛,用力往外一挖。

乾,不要...

痛意瞬間湧上,我承受不住當場昏過去。

  等再次醒來,阿K坐在旁邊,四周瀰漫著藥水味。我想起床揍他,可是渾身軟綿綿的,使不上力氣來,整個身體像被榨乾,甚至覺得自己有什麼東西被挖走了一大半。

  "運氣不錯,這麼早就醒來了,還以為失敗了。你弟弟被我朋友帶走了,不用擔心他,應該過個幾年就能重新投胎。另外恭喜你,你的眼睛沒瞎,該好好謝謝介紹你來的先生,有空去好好看看人家。"阿K一臉欠揍的說道。

  阿K看我不想理會他,就交代了一些雜事,像是讓我吊完點滴就離開,醫藥費還沒付等等。最後他說了一句讓我激動到不行的話,

  "你弟弟留了一封信,藏在書架上的某本參考書內,自己回去找找。"

共 16 則回應

4
真的是真人真事嗎好玄
1
現代奇案!!
1
好奇信裡的內容
2
期待續集
5
你的文筆很好喔!
2
!希望有後續
9
每次都斷在讓人想砸手機的地方
1
期待後續
3
就是那位先生幫你擋下這些劫的嗎?
9
至少你明白你的故事呢。我也稍微能懂你的心情。
我也不明白幾個師兄看了我就好像看到魔鬼一樣。
能閃則閃,能跑就跑。我根本燙手山竽。
只有一個比較敢說,
她只說我的靈 古老又純正。
我是問號 差在哪裡 照打手槍阿
3
B10 你很直白ㄟ。
1
那隻貓咪可愛嗎?(歪樓)

好奇為什麼原本看不到,
被抓住了的時候卻看得到了?
2
B12 世界很像一套程序,神像系統管理員。
人基本上都是貪心的有願望的。
你求祂 他可能會幫助你,重點是自己平常有沒有做壞事。
所以平常日子 平常過。 現在喔 遇到了再說。
0
RRRRRRR
0
通報 📢
好像有人對這篇文章有新想法唷,快來去看看!
馬上回應搶第 17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