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板管理
看板設定
Icon/small16x16/color/forum infoCreated with Sketch.看板資訊
副版主管理
進階設定
版規設定
編輯版規
違規項目與停權天數設定
檢視版規版本記錄
文章管理
文章檢舉
留言檢舉
其他
管理活動記錄
朋友的綽號叫阿拓,在一間位於半山腰的宮廟服務,他和其他的師兄不一樣,讓我們能不要來就不要來。

  我很是納悶,宮廟不是都需要香火,需要信眾添香油錢嗎?理應要鼓勵信眾多來參拜不是嗎?

  "我們的菩薩不是靠香火的,是靠信眾請求辦事回饋的供養維持的,不過能自己解決就自己解決,一直依賴菩薩對你們沒好處。"阿拓是這樣解釋的。

  我覺得他說的有道理,能自己做何必依賴,不過辦事兩個字,倒是讓我產生好奇心,第一次聽到有神明是靠幫信眾辦事維持的,外面向月老求紅線,也沒聽說一定會掛穩交,這裡這麼有自信?

  "別不信,這裡邪門的,要求辦事還得講緣分,事情辦好沒拿到師父滿意的報酬,你就要到這裡服務,不然要遭報應的。"阿拓低聲的說。

  我跟阿拓是在網遊上認識的,他家境沒有很好,但是出手闊綽,三不五時能看到他的角色穿戴新的造型或裝備,對我們這些網友也很照顧,不要的裝備直接送。

  網下聚會前我們曾猜想他是一個土豪,沒想到見面的時候,他騎著一輛二行程的中古車,破舊的外殼上,纏了厚厚的膠帶。

  人家說有錢人都是這樣裝的,可阿拓說他不是低調,是真沒什麼錢,他沒正常的工作,沒穩定的收入,唯一的收入就是靠彩票和刮刮樂中獎的獎金。

  一般來說他的手氣不錯,一個月會中個一兩萬,可是坐吃山空,運氣總有用完的時候,潦倒了幾個星期,他甚至想去賣腎維生。

  沒想到他還沒付諸行動,就有人介紹他來辦事,這宮廟就是像老鼠會一樣,一個牽一個,一個帶一串,每介紹一個人來辦事,師父就給錢,給多少就看辦的事有多大。

  我們幾個就是被阿拓介紹來的,可是他給我的感覺像是糾結什麼,一直讓我們盡量不要求辦事,參觀完就快走。

  "我也是做業績的,讓你們來已經很對不起你們了,再賣良心要你們辦事,我這輩子算是整個黑了。"阿拓苦口婆心的勸道。

  原來阿拓當初來求二十萬,師父幫他改了財運,他一回去試試手氣,砸了身上借來的幾千元買刮刮樂,還真中了幾十萬,比他原先要的還多。

  阿拓拿到錢後,壓根沒有想付師父報酬的意思,一方面是師父要的報酬太奇怪,一方面是打著師父不會來找他的主意,就這樣避不見面一個多月。

  於是怪事發生了。

  那一個月阿拓再也沒中過一張刮刮樂,而且每次刮完都會覺得噁心想吐,吐完又像吸毒一樣買刮刮樂,反覆循環,直到那些錢通通賠下去。

  錢賠得差不多的時候,阿拓的身體開始走下坡,虛弱到一天要睡上十二三個小時,整個人像被抽魂,渾渾噩噩的認不清人。

  一直到師父請人來帶他上山服務,阿拓的身體才慢慢好了起來。他以為師父會跟他提報酬這件事,沒想到師父卻沒有再提,師父沒主動問,阿拓就打算繼續裝死,只是這樣裝著裝著,阿拓漸漸覺得自己身上少了什麼,無形的沒有實體,身體卻能清楚感覺到變化,讓他不由得一陣害怕。

  "師父要了什麼報酬?"我好奇的問道。

  "他沒有明說,只問我什麼最厲害,就用這個特長付報酬給他。我這個人沒有什麼特長,只會玩遊戲,玩遊戲哪能當報酬付給他阿,師父又不打電動的。"阿拓苦澀的說道。

  "可能你有其他很厲害的特點,只是還沒發現吧。"我安慰他道。

  阿拓想了一下,才笑著摸摸頭說:"可能吧,誰知道那是什麼,這樣的生活其實不錯,有得吃有得睡,偶爾還能打打電動,不過最近腦袋遲鈍很多,很多事都要想很久才能反應過來,老了老了,排位又要掉了。"

  本來就很好奇的我,聽完阿拓的經歷,實在受不了好奇心作祟,想知道這宮廟和師父到底邪門到什麼地步,就叫阿拓幫我問問能不能辦事。

  他見狀又勸了老半天,看我躍躍欲試的樣子,知道是吃了秤砣鐵了心,怎麼也不會回頭,就幫我去問師父。

  師父那裡回答可以,讓我好好想想要辦什麼事,想清楚再開口,一旦辦了就不能反悔了。可沒等我說要辦什麼事,阿拓就風風火火的趕我下山,說有什麼想法下山再打給他,不要急著做決定,不然他也沒辦法幫我。

  我下山後打給阿拓,跟他說我要考試,很重要的考試,但是沒有太大的把握,看師父能不能幫忙。

  阿拓問是什麼考試,如果是決定人生走向的考試,後面師父要的報酬一定很高,付不出來怎麼辦?

  我回答他,就是一場月底舉辦的資格考,純粹是拿心安的考試,對我來說雖然重要,但是沒有過也不會讓我的生活變得更糟。

  他說他問問,有什麼結果再跟通知我。

  後來我等了兩個禮拜,早就忘記拜託他的事,到了考試當天,阿拓早就在試場的大門等我,他拿出一盒筆,仔細交代使用規則,千叮嚀萬囑咐的,好不囉唆。

  考試期間,我拿出來偷偷用了幾次,旁邊的考生有的在甩橡皮擦,有的在數支,我的行為反而沒有這麼出眾,只要沒明顯的作弊事實,監考老師好像都不太會理會。

  考試結束後,我將筆還給阿拓,阿拓再三檢查,先是看數量對不對,再看筆是不是同一支,最後才檢視我有沒有違規。

  "不是叫你閉眼了?怎睜眼了?"

  我尷尬的說,好奇嘛,這麼神奇的東西,誰不好奇了?

  阿拓碎唸了幾句,我也好言好語賠罪,好不容易他稍稍平靜下來,看樣子師父的陰影對他影響很大。

  "師父說了,你要付的報酬,是幫他送樣東西,送到這個人手上,就算達成任務了。可能是你本來也能靠自己通過考試,所以師父給的分紅不多,只有幾百元,還好還好,你東西拿著,照上面的聯絡方式送件,要快,不然師父生氣就不好了。"

  阿拓遞了一張紙條,還有一個包裹,我仔細一看聯絡資訊,瞬間苦澀起來。

  是阿K...

共 16 則回應

8
好看好看 這樣前後呼應有一種爽感
5
原po文筆超好的,好好看。
1
RRRRRR
0
喜歡你的故事,要繼續分享唷,謝謝。
0
我需要更多的故事!
0
好看推
0
快點讓我追蹤
0
好好看哦!!
1
太好看了,文筆好,集集環環緊扣,太讚了👍,真有一種想認識你的衝動。
4
好看
但是這廟好邪門
0
0
敲碗!
0
0
0
請問這篇有出完結嗎?
馬上回應搶第 17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