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板管理
看板設定
Icon/small16x16/color/forum infoCreated with Sketch.看板資訊
副版主管理
進階設定
版規設定
編輯版規
違規項目與停權天數設定
檢視版規版本記錄
文章管理
文章檢舉
留言檢舉
其他
管理活動記錄
第一篇傳送門:
第二篇傳送門:
第三篇傳送門:
作者的性別出爐了XD個人是蠻意外的XD

**後面是我自己加的註記,另外只要是不太確定翻譯是否正確的地方我都會加上英文原文,歡迎大家多多指正!!!!
-----------------------------------------------------------------
夢魘翼(The Nightmare Wing)
你知道,我基本上不是一個迷信的人,但我很遺憾沒把那個諺語當回事。
好奇心會殺死貓。

在經歷整個夜班之後,我有點動搖了。
很顯然Cedarville General是一家神話專門醫院。很顯然我以為是遊民的Chad,實際上是阿波羅,還可能是我的父親。很顯然我不完全是人類。

我不懂他媽的是怎麼一回事。
但無論如何,西南翼。
阿波羅說它不存在,考量到我去過那,這沒道理。他還說儘管他設計這棟建築並擁有它,但從來沒有聽說過西南翼這種東西。

所以,我決定再次嘗試尋找西南翼。
首先,我想也許在你想要的時候它會出現。然後我立即排除了這個可能性,因為我第一次遇到它時並沒有正在試著找它。
我開始設想或許我冷不防就會遇到它,所以我開始在走廊裡閒逛。然後我意識到我還是想著在找它。
然後,經過幾次到處亂闖,我從未在冷不防的情況下遇到那個謎樣的翼。
我已經習慣了怪異現象,甚至與一些患者和員工交朋友。我仍不信任馬克。他給我一種奇怪的感覺。但除此之外,我真的很享受這份工作,其實還蠻有趣的。

我打卡(clocked out)結束夜班,回到了我的公寓。
然後我想到一個主義。如果顯然醫院是主要是提供給希臘神話和傳說,我何不藉由希臘神話找出西南翼?
因此,我決定熬夜溫習一下希臘神話。唯一的問題是 - 只有部分我見過的東西可以用神話來解釋,佔據剩下的怪異現象只有恐怖和奇怪的,就像從恐怖電影跑出來的東西。
阿波羅確實說這是一家蓋給詭異東西使用的醫院,所以我猜這也意味著這堆狗屎甚至無法用童話來解釋。

我找到一個可能可以解釋西南翼的神話。
首先,我在遇到西南翼的時候有注意到一些特徵。令人困惑的是,它似乎不斷在變化,好像是為了阻止我離開。時間是扭曲(warped)和變形的(distorted)。感覺就像我在那裡至少待了30分鐘,但時鐘顯示時間沒有改變。它也讓我感到非常不安,考量到我對大多數血腥(gore)和恐怖的事情都感到疲乏了,這很不尋常。西南翼是這段時間以來讓我真正感到不安的第一件事。它也很難找到,並且顯然被定義為不存在。

這些四個特徵中有三個可以用代達洛斯的迷宮(Daedalus’s Labyrinth)神話來解釋。那個迷宮是不斷會變化的,其中時間扭曲,很難被找到,也很難逃脫。
它還包含可怕的怪物和陷阱。
這下有趣了。

我鑽研這個神話,並試圖找到定位迷宮的方法,如果這真的是指西南翼的話。
所以第二天,我決定開始尋找一個符號 - 希臘字母Δ- 在我開始工作時。
關於感知抑制劑 (perception inhibitors) - 筆和咖啡。我最近才作出關於咖啡的假設,因為我們總是被迫喝完咖啡。我把筆留在桌上,然後不喝咖啡。
大錯特錯。
結果,不管那些到底是不是抑制劑,我仍然能夠看透「迷霧」。根據阿波羅的說法,我是一個「半神(demigod)」。

因為我基本上一直熬夜讀童話故事到凌晨3點,然後又無故跳過咖啡因,在我閒晃著經過一個貼了一堆傳單的公告欄的時候,已經昏昏欲睡了。
其中一個傳單上只有一個三角形。Δ!
我抓住傳單,我面前的牆立刻消失了。
我在西南翼。
要不是我焦慮到快尿出來,我會跳一個快樂的舞蹈。
我轉過身,剛剛走進來的走廊消失無蹤。只剩無邊無際的西南翼,我絕對是嚇壞的,而且毫無準備。
我唯一的選擇是繼續前進。
我注意到的一件事是,在你走了至少十分鐘之前,翼不會太令人毛骨悚然。然後,你開始聽到的東西。
這裡的門仍然有防盜鎖,而且很臭,還會讓你疑神疑鬼(paranoia),有很多有趣的事呢~它會引起偏執狂。很多有趣的東西。

這裡也讓我想知道得要命-不知道這些門背後會是什麼,或者房間裡發生了什麼,簡直像是為我打造的客製化未知心理地獄。
我走了大約十分鐘,接著當我眼前開始變黑時,我感覺到我的頭一陣暈眩,我失去意識並且倒下了。

由於我自己的愚蠢和爛選擇,我在一個可能帶有惡意的迷宮中昏過去。
當我開始醒過來時,我聽見聲音和一些碎念聲。
「樣本是成年女性,約29歲。身高5尺4吋,體重125磅。運動員的體格(Athletic build)。金色頭髮,藍色眼睛......。」
他們在描述我。
我感覺到其中一個人從我胸前的口袋裡掏出我的識別證。
「博士 Maxine Wilson,內科和一般外科。」
「那,她在這做什麼?」
「我不知道,可能是不小心徘徊進來。」
「一個凡人怎麼能不小心徘徊到這裡?」
「我不知道,老闆。我 - 也許她不是凡人?」那個聲音聽起來有些害怕。
「好,那我們來搞清楚吧!」
我睜開眼睛一會兒,然後在意識到我在哪後再次快速關上它們。
我在其中一間檢查室。

我聽到門甩上,那兩個聲音一邊爭執一邊往走廊遠去,我覺得現在情況足以讓我環顧四周了。
我睜開眼睛坐了起來。
房間看起來像是一個OR。在我旁邊的桌子上排列著各種各樣的工具和探針。希望他們還沒有在我身上使用到任何一個。我還穿著我的手術服和實驗室外套,這是一個好跡象,他們至少沒有去探測我的屁眼。
我以前去過OR。這裡的呢-令人不安。
主要是因為我並不是一個人,雖然最初我以為我是。

我錯誤地認為每個人都離開了。除了我錯過了一個人,雙臂交叉地站在角落裡。他部分看起來像是公牛。他看起來也像是被命名為布魯圖斯(Brutus),但我憑甚麼決定這個呢?
布魯圖斯哼了一聲,往我這邊瞪。
我差點把拉在我的褲子裡。
「嘿朋友,近來可好啊?」我問道,盡最大努力保持友好。
突然間,他用大而笨拙的手拿起一個注射器,然後開始填充它。這類型的回應不是我以前見過的,但我知道這不會是什麼好事。
他用針刺向我。

我的心臟在我試圖跳下檢驗桌時開始狂跳,但有什麼拉住我的手臂並傳來疼痛,阻止了我的逃跑。
我看看前臂,嘆了口氣。認真?他們給了我一個靜脈注射(IV)?我最多昏迷了大概10分鐘,這對現在的情況來說是一種巨大的不便。
我盡可能小心地把它撕開,然後快速朝(bolted towards)門口移動,布魯圖斯仍笨重地靠近。
我擺弄著門把把手,但它被鎖上了。說真的,是要怎樣的心態才會從外面把房間鎖起來啊?

布魯圖斯差不多已經近到可以抓住我了,而且還真的把我逼到整個背靠在牆上。我的最後一個選擇就是防護自己。
我胡亂四處尋找最後的武器來保護自己時,我的眼睛被滅火器吸引。
我試著打開裝有滅火器的櫃子,但它也被鎖上了。欸,誰他媽的鎖上滅火器?
我用手肘砸碎玻璃,然後我抓起滅火器,將它高舉過頭,再往下往布魯圖斯身上砸。
他在我面前癱倒在地,看起來還活著。我把滅火器扔到一邊,一個逃脫的點子在腦中形成。

我慢慢走到檢查室的門口,並交叉手指祈求好運。
令人驚訝的是,它被解鎖了。
但是在裡面的東西是可怕的。
你們有人記得在我的第一次PO文中,我有提到過那個帶有一堆手臂的軀幹?
嗯,這個檢查室看起來像是一個精神病患者的辦公室。我已經看過一些非常陰森(gruesome)的狗屎,所以當我說,你能聽到我看到這個房間時發出喘息聲,你就可以推論出這裡有多可怕。

牆壁上裝飾著佈告欄,還覆上單向玻璃,每個佈告欄上都擺滿各種各樣、分為術前術後的恐怖變形生物和人的照片。在上下掃瞄過佈告欄時,我發現佈告欄被稱為「成功之牆」,每張照片都標有ID編號。
這邊的成功是指哪方面的成功啊?我開始感到噁心。

經過進一步觀察,我發現其中一些照片是我以前治療過的患者,現在被屠殺到無法識別。
我覺得我快吐了。

我跌跌撞撞地走了回去,部分地擺脫了噁心及震驚,我撞到一個文件櫃,它迅速地倒塌了。我僵住,祈禱沒有人會在這裡抓住我。
幾秒鐘後我深吸一口氣,但我的心臟仍然在砰砰直跳。
當文件櫃掉落時,其中一個抽屜的內容物溢出,
堆積在一堆案例報告上。

我謹慎地挑了一個並仔細看完它。

據[刪節]的保護下分類。
實驗報告#133; 人型蜘蛛
重建後,樣本顯示出功能正常。來自[刪節],[刪節],[刪節]和[刪節]的手臂似乎在一起運作良好。

我瀏覽了更多的頁面,並感到害怕。
總結一下,不知道哪位從醫院綁架了五個人,將他們困在這個翼中,將他們給剁了,並又將剁下來的東西以可怕的聚集方式放回身體的各部位上。

看到這份特別報導的照片後,我竟然嘔吐在嘴裡。

然後我聽到有聲音接近了。

共 5 則回應

1
頭香~
本來看到上一篇覺得有點變輕鬆歡樂,這篇後面又變可怕了😱
0
希望主角可以成功逃出去(嚇哭
2
B1 B2 這系列真的很緊湊~會一直很擔心膽大的主角XD 下一篇出了可以去看後續!
0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