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板管理
看板設定
Icon/small16x16/color/forum infoCreated with Sketch.看板資訊
副版主管理
進階設定
版規設定
編輯版規
違規項目與停權天數設定
檢視版規版本記錄
文章管理
文章檢舉
留言檢舉
其他
管理活動記錄
前房客留下了生存指南(1)

#更 前房客留下的生存指南(2)

我昨晚也沒睡好,缺乏睡眠讓我開始懷疑這一切是否只是我想像出來的。但每當我看見那份指南時,我就知道這全都是真的。

昨晚,我花了好幾個小時調查普丹絲˙漢米斯的一切。我原本以為她住在這麼大一棟詭異房子,資料應該不難找,但是我們這些住在塔樓裡的居民並沒有被詳細記錄下來。沒有人在乎我們,無論我們過得多麼異於常人。

我找到了一篇關於失蹤人口萊拉˙漢米斯的文章。上頭寫到,某天早晨在公寓對面的公園玩耍時,萊拉本該在她祖母的監護之下,但她卻失蹤了。她的雙親在訪問中表示,他們已經和普丹絲斷絕了關係。

儘管萊拉已經過世/失蹤多年,她的父母顯然還沒有原諒小普。倆人的社群網站上完全沒有提到過她,後來生下的孩子明顯也未曾和她有過接觸。

漢米斯一家的調查並沒有什麼結果,我翻過一個又一個網頁,渴望能找到些什麼,但卻一無所獲。最後,我終於看見了某樣東西。

那是一篇巴納德(巴尼)˙漢米斯的訃聞,他從塔樓墜落,詳細情況並沒有多加解釋。在死前幾個月,他才剛被診斷出失智症。這竟然只是個小新聞,讓我很訝異,事情才過了約一年左右。上頭沒有詳細資訊,但他的妻子普丹絲及其妹妹布莉姬被列為聯絡人,以便參加葬禮的人能詢問更多細節。

如今能用網路做到的事實在多得嚇人,但有了這些電話號碼,我就能透過反向查詢系統找出布莉姬和托尼˙畢夏卜的住址,普丹絲應該就住在她妹妹及妹夫那裡。

大約凌晨4點左右,我設法小睡了一下,但在7點時就完全清醒,開始規劃一天的路線及計畫
。我在社群網站上看見一則喬治雅親戚的貼文,她被指認出來了,目前情況穩定。自從發現紙條後,這個消息多少讓我鬆了一口氣。

8:50一到,我打開家門,希望能見到郵差伊恩。四分鐘過去了,郵差沒有出現,反倒是一位
老先生出現在走廊上。他拄著根拐杖,眼神很親切。在他空著的那隻手上拎著一個塑膠袋,
裡面裝著一份報紙和牛奶。他經過時,微笑著對我說:「早安。」

我對他報以微笑,他讓我想到了自己的爺爺。我能想像他從口袋裡掏出軟糖拿給孫子,再趁
他們父母沒在看的時候要他們別說出去。走廊再過去一點,老先生停下腳步並轉身。他直視著我的雙眼,和藹地向我開口。

「星期天不送信,如果妳是在等這個的話。」他明瞭地微笑道,並轉身打開門鎖,關上那道
我還沒看清是幾號房的門。當我看見門關上後,貓眼上大大的48號映入眼簾,我才明白普丹
絲的意思。派汀斯先生看起來確實是個好人。

我回到房裡坐下並嘆了口氣,盯著筆電上打開的各種視窗。大約9:15的時候,陽台又開始傳
出敲門聲。

擦窗工又來了。

我沒有像第一次那樣恐慌了,真要說的話,我反而比較生氣。我費盡全力壓抑自己不要去理
他,即便是叫他滾蛋也不行。他那聽來真摯的請求惹怒了我,被盯了約二十分鐘之後,敲門
聲開始讓我感到頭痛,於是我抓起包包離開了公寓。

我決定心動不如馬上行動,要是我打算為了這棟可怕公寓而出現在畢夏卜家的門口找她姐姐
,那我必須盡快。如果那個住址是舊的,或者畢夏卜一家根本不是我要找的對象,那無論幾
點過去,我看起來都會像個蠢蛋。

再說了,我沒法再忍受那個擦窗工的目光了,其中有些難以言喻的感覺,真的會讓人想要把
門打開。

踏進走廊時,我看見了電梯,並決定今天要走樓梯。我無法忍受自己待在一個伴侶可能死得
很慘的小盒子裡。一想到如此,我的心便沉了下去。

樓梯和電梯同樣骯髒,搬進來的那天,我們爬了很多次,但我並沒有空像現在這樣仔細查看
。我想起了那些規則,還有這棟建築裡發生的所有怪事。每爬一層樓,我都能看見牆上粗糙
漆上的數字。

這棟建築裡的一切都不簡單。

我看這那些數字,7、6、5…5、4、3、4、2、1。可能是因為睡眠不足,但我的腿還有我的
腦袋都認為剛剛我絕對爬了不只六層樓,這一定有問題。

我看著滿是灰塵、光線微弱的樓梯牆角,儘管有陽光從大門的玻璃嵌板灑下,仍是一片昏暗
。指南裡從未提過樓梯有問題,或許我真的瘋了。

我轉身面向建築的出口,有個女人走了進來。她大約四十歲上下,拽著兩個小朋友,一男一
女。我猜他們是雙胞胎,兩人都有一頭非常金的頭髮,還有深棕色、水汪汪的狗狗眼,肯定
不超過六、七歲。雖然是龍鳳胎,但他們長得非常相似。我並不特別喜歡小孩,但他們真的
超級可愛。

那位太太留著前長後短的鮑伯頭,打理得相當整齊,並染成完美的紅褐色。我之所以知道那
是染的,是因為她的髮根和孩子們一樣是金色的。她看起來和我一樣疲憊,但在見到我的那
一刻,她便振作了起來,用手指梳過一截可能是今早被她漏掉的頭髮。

「嗨,妳是訪客嗎?」她開口想要小聊一下。

「不是的,我剛搬進42號房,在七樓。其實我正要出門,妳呢?」我很想要走,我怕得要命
,想快去見小普,但我又不想要失禮。

「我住在26號房,我叫泰莉。這是艾迪和艾麗。」她指了指害羞地躲在她身後的兩個小朋友
。「歡迎搬到這裡,有任何需要的話都可以告訴我。」

「我叫凱蒂,不過大家也會叫我小凱。妳人真好,謝謝妳。我要先…呃,樓梯是有什麼問題
嗎?」我止住自己,沒有說出更多細節。

「沒什麼,只是偶爾會跳過一些。」她聳聳肩回答。

「嗯,我很想要留下來和妳聊聊,但我真的必須走了。很高興認識妳,泰莉。」我邁步向前
走,一邊試圖搞清楚那兩個孩子有什麼不對勁。樓梯的事仍舊讓我很困惑。

「對了,我們有個住戶委員會,妳也來一起來開會呀!每周四一次,地點是輪著來的。這週
四是在茉莉˙傑佛森家的31號房,一起來嘛。大家會很高興看到妳的!」泰莉提議,一邊朝
我揮手。

見過泰莉後,我渾身不舒服地走出門外。待在那裡的每一分鐘都讓那份指南更加真實,上頭
的每一個字都躍出了紙外,闖進我的人生,讓傑米離開的感覺更加真切。

我在離公寓不遠的車站搭上了公車,抵達我要去的那個郊區彷彿花了一世紀的時間。下公車
並走了五分鐘之後,我凝視著一棟精巧的平房,那就是布莉姬和托尼˙畢夏卜夫婦的家了。

我敲了敲門,一位女士巍巍顫顫地來開了門。她大約有七十歲了,一頭白髮整齊地扎成一個
包,留下兩縷髮絲柔化了臉上的皺紋。她身著一件乾燥玫瑰色的及膝洋裝,聞起來有股老舊
香菸的味道。

「需要幫忙嗎?」她直接地問。

「我叫小凱,我想找普丹絲˙漢米斯。」我有點結巴地回答她。

她的雙眼微微睜大。

「為什麼?」她困惑地問。

「她在嗎?這是私事。」

這位女士讓我進了屋,並請我坐在沙發上。幾分鐘後,我面前出現了一杯茶。過了一段時間
,她沒有和我說任何話,我們靜靜地看著對方。接著,她終於打破沉默。

「我想過妳是否會試圖要找我。我花了很長時間來決定是否要留下那份紙條,但我認為妳應
該要先知道一些事情。這可比我那時得到的還要多。」

這個女人就是普丹絲,她和我想像的完全不一樣。她看起來很強硬,說話的語調也很直率。
在我回話之前,她又開口。

「泰莉剛剛有打給我,說她遇見了新房客。她說妳飽受驚嚇,還說我的紙條可能不夠用。我
的確說過,我不可能把一切都寫在上面。我想說樓梯不是很重要。委員會本來想要在妳搬進
去那天找妳開會,但我和他們說那樣太打擾妳了。不過委員會這東西對我來說一直有些多餘
。」她輕率地說著,彷彿這一切都沒什麼。

「雖然可能會打擾到人,但是我們需要被警告一下啊,在發現妳的紙條之前,我們已經過了
一夜!我的男朋友早在3:15就出門工作了,還搭了電梯…他不知道。」我崩潰地告訴她發生
了什麼事,她的臉色沉了下來,同樣下沉的,是我救回傑米的希望。

「我很抱歉…我真的不知道該說什麼。我以為我的紙條能及時被妳看見。」她喃喃道,低頭
看著地板,在我淚水滑落之時拒絕看向我。

「他走了,對吧。我不想接受這件事,但我和郵差談過,妳的表情也很清楚了。郵差說可能
還有方法能救他回來。」我絕望且憤怒地對她說。

「他已經走了,妳無法救他回來了。伊恩說的不是妳想的那樣。確實有方法能把人從電梯裡
帶回來,但那已經不是他們自己了。相信我,我嚐過苦頭的。他們一旦回來後,就無法逆轉
了。關於妳的男友,我很遺憾,但他已經永遠離開了。不要再去深究其他方法,永遠消失絕
對比那個替代方案還要幸運。」她仍然不願意抬起頭。

「什麼意思…」

「我不想談那件事,我在紙條裡說過,有些事我並不想多說,請妳尊重我,否則我什麼也不
會再和妳說了。現在,請妳向前看吧,問妳該問的問題就好。」普丹絲打斷了我,我決定不
再深入談論這個話題,改問其他我需要知道的事。

「泰莉的孩子們有什麼問題?他們看起來很乖也很正常。」

「那兩個小惡魔完全不正常。」她回答道。一想到他們,讓她微微蹙起眉。「泰莉沒有去醫
院生產,他們是第一對在這棟建築裡誕生的小孩,從發生的事情來看,他們似乎是受到了某
些影響。白天時,他們只是普通的孩子,但他們從不睡覺,從來不睡。可憐的泰莉,自從生
下他們之後就沒有好好休息過。他們也很喜歡去偷貓抓到的小鳥或老鼠,並且折磨牠們。這
讓那些貓很不高興。」

她剛說完,便有隻嬌小的無毛貓從一張扶手椅後面出現,趾高氣昂地走過房間,輕柔地發出
喵喵叫。牠將頭靠在小普的腿邊磨蹭,牠觸碰到的地方都留下了燒痕。她並沒有做出反應,
反而彎下身撫摸貓的頭,在牠呼嚕叫的時候露出微笑。

「那這些是?」我問道,雙眼緊盯著她如今布滿燒痕的腿。

她咯咯笑著,掏出菸盒點起一根菸,並將菸灰點在前方的一個小銀盤上。她給了我一根,我
愉快地接過來。

「牠們一直是我的好朋友,我沒辦法兩手空空地離開,必須帶點什麼走。這個小傢伙叫做戴
蒙,他能看見一些東西。」她熱切地說著,雙眼未曾離開過貓。

「但是,牠們是從哪裡來的?為什麼到處都是?」我問,難以置信地望著她的燒傷逐漸復原
。雖然很不可置信,但我看著昨晚抱起貓的手臂,看起來什麼事都沒發生過,甚至連曬傷的
樣子都沒有。

「沒有人知道。牠們在那場火災之後才出現,我是在幾年之後才搬進去的。有傳言說牠們是
那些被燒死的居民養的寵物,所以牠們才沒有毛。但我不覺得是這樣。」

我打斷她。

「我昨晚遇見那些鄰居的其中一個了,她說她叫做娜塔莉,還差點殺了我的好朋友。如果妳
以為那些指南夠用,那妳真是瘋了!」我激動地怒吼。

「聽著,小妹妹,如果我鉅細靡遺地警告妳,那妳就會覺得我瘋了,還會想去挑戰那些規矩
,那妳早就死了。有指示就應該很感激了,我當初可什麼都沒有,我必須自己去搞清楚狀況
。現在的小孩真是被寵壞了。」她沮喪地對我嘖嘖說道。我很憤怒,但她可能是對的。要是
幾天前有個老太太告訴我,有老鼠般的生物會在電梯裡殺了我男朋友,我可能會一笑置之。
我保持安靜,等她冷靜下來。過了一會兒,她嘆了口氣,再次開口。

「我認為這些貓就是被燒死的鄰居。牠們從未對人造成傷害,還會躲避那些在樓裡四處遊蕩
的冒牌貨,對他們低吼。再說了,從前一層樓絕不可能有養這麼多貓。

那些冒牌貨和葬身火海的住民根本對不上號,不僅全部都長得不像,就連他們自稱的名字都
和死者不一樣。他們只是自稱住在那些公寓裡罷了。我以前遇過娜塔莉,她在一場意外中留
了一個好大的疤在巴尼的腿上,該死的女人。

在發生火災之前,樓裡有裝監視系統,有紀錄到大約在起火前半個小時左右,有15個人跑到
公寓的那一層樓,這是唯一能找到的證據。八零年代的監視系統並不夠好,所以沒有辦法辨
認出那些人是誰。而且相關的鏡頭都被火燒毀了,什麼都看不到。

我認為,那晚跑進公寓的人,就是那些來要砂糖的。其他的我也不知道了,但只要妳照我說
的避開他們,妳也沒必要知道更多了。他們痛恨這些貓。我希望妳的朋友能撐過去,但我見
過那些人能做的事,所以她可能死了還比較好過。」小普繼續摸著戴蒙,我看著她的肌膚在
接觸到他的時候變得融化扭曲。

「妳的丈夫發生了什麼事?」

我迅速拋出這個問題,甚至來不及考慮這是她在紙條中特別強調不想細談的話題。但我必須
要知道答案。

她怒視著我。「我說過,我不想談這件事。」她嘶吼道。

「我剛失去了人生摯愛,我需要得到答案。」我懇求她。

「知道巴尼發生了什麼也幫不了妳。我知道,妳認為那棟樓裡的一切死亡都和這些怪事有關
,但這件事並不是這樣,至少大部分是無關的。

別忘了,我們在那裡住了35年,巴尼很了解這些規則,我們知道要如何照顧自己、開心地住
在那裡。那曾經是我們的家。」

「我無意質疑,漢米斯太太,我很抱歉。」我插話。

「巴尼有失智症,大概在他死前半年開始的,惡化的速度相當快。到最後,他會開始四處亂
跑,醫生說這很正常,但就我們的情況而言,這是非常危險的。我數不清有多少次在巴尼跑
進電梯前將他及時拉住。

除此之外,他開始忘記這些規則。他讓那個討人厭又得意洋洋的擦窗工進了三次門,幸好我
在陽台門邊擺了一根金屬大水管,把他趕了出去。但這樣也無法阻止他再回來,我相信妳已
經見過他了。巴尼經歷了那麼多危險的情況,但他最終卻犯了一個最小也最致命的錯誤。

早上10點的時候,他在外面擺了一碗要給戴蒙的食物。我那時和泰莉還有委員會其他幾個小
姐出去買東西了,等我回來時,我看見了其中一隻可怕的生物…」

普丹絲開始哭了起來,我將手擺在她的肩上,想要安慰她,畢竟我完全了解她的感受。

「那東西在吃他。」她吸著鼻子,鎮靜下來繼續說話,將我的手移開。「我用那根驅逐擦窗
工的金屬水管把那個生物趕走,並把巴尼從陽台推下去。他很重,但我不想要任何人知道他
其實是因何而死。那些牙齒…」她顫抖著。「…發出了好嚇人的聲音。讓我想到了──」

「萊拉。」我替她把話說完。我並無意如此,但我太過投入於她的故事,克制不住自己。

「看來妳已經和伊恩談過了。」她無可奈何地說。「我從來沒有想要傷害那個小女孩,我很
愛她。」淚水從她滿是皺紋的臉頰滑落,坐在沙發一旁的戴蒙蹭了過去,彷彿想要擁抱她。

「妳沒有好奇過如何把她救回來嗎?」我問,思緒回到小普和郵差都暗示過的方法。「我好
想念傑米,我願意做任何事,只要能把他找回來。」

她的臉上充滿驚恐和羞愧。「我當然想過。」她答道。「這正是為什麼我會告訴妳不要這麼
做。」

但我不能放棄。

「不管怎樣,肯定都比永遠消失還要好吧?」我糾纏不休地問。真希望我當時沒有這麼做。

普丹絲沮喪地起身,示意我跟上前去。她帶著我走到平房的後花園去。那裡還有一棟大屋子
,會被用來當作男人窩或是避暑小屋的那種。房子很漂亮,陽光落在上頭,照亮了角落裡的
一些蜘蛛網,顯得閃閃發光。

漢米斯太太謹慎地看向鄰居的花園,確保附近沒有人後才解開屋子的門鎖。我們走進屋內,
最先感受到的便是一股味道。那是一種腐敗味,像是爛肉。我看向地板,並用雙手摀住鼻子
,一攤血回瞪著我。

普丹絲將我們鎖在屋內,我循著血跡看過去,在動物的骨頭後面,我看見了。

就像郵差伊恩和我形容過的那樣。

有個生物在看著我,在屋子角落一個堅固的金屬狗籠裡。儘管看起來很結實,但金屬上頭仍
有咬痕。肯定需要很強壯的下顎才能弄成這樣。

我看見時,並沒有感到驚訝。老鼠般的鼻子,還有那對又小又亮、卻又有點像人類的眼睛,
這些都比不過牙齦上清晰可見那兩排參差又尖銳的利齒。雖然體型並不大,看來卻相當嚇人

普丹絲在房間的一端打開了滿是灰塵的櫥櫃抽屜,拿出一罐狗糧。她將狗糧倒在碗裡,並將
碗放在餵食口送進去。籠子設有安全裝置,所以除非餵食口從外頭安全鎖上,否則動物沒辦
法得到食物。我很慶幸有這個設計。

小普轉身看向我,並開口。她將垂在雙頰的兩縷頭髮塞到耳後,揮手比向那個醜陋的生物:

「小凱,容我向妳介紹我的孫女,萊拉。」

[翻譯] Nosleep - 前房客留下了生存指南(3)

怕爆

共 11 則回應

0
要4了嗎
0
真的怕爆
0
敲碗><
7
B3 ptt出到第五集唷唷

剛剛自己看了第六集
ptt的大大真的很好心幫忙翻譯耶
超長的 😂😂😂
看完一集也好累,何況是幫忙翻
0
好好看!
0
好看啊啊啊
PTT看太快現在好空虛
0
卡等,超好看的
1
#更 前房客留下了生存指南(4)

久等了
0
怕爛
0
請問還有沒有類似的網路小說大家能推薦一下?
馬上回應搶第 12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