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板管理
看板設定
看板資訊
板規設定
板規與違規項目設定
站規之禁言天數設定
文章管理
文章檢舉
留言檢舉
其他
管理活動記錄
這部小故事裡面許多事情是我的夢或是我朋友的夢,中間參雜著一些親身的經歷改編才寫
出來的,寫作動機也是在與朋友閒聊中隨口定下來的。
先附上連結
以下正文

第三章 邪教教主,許半緣

  只見那人有一頭銀白色長髮隨風飄著,身穿藍白色的道袍眼神銳利懸浮於竹林之上,年紀與秋葉相仿,好一個俊俏的道長。

  「小僵屍,你......身上的人氣是如何來的?若是傷人了,貧道下手可沒有輕重。」竹林頂端的那道身影以一種不疾不徐的語氣說著、目光冷漠手持著一張靈符,彷彿下一秒就要動手。

  秋葉聽完趕忙抬起手來示意「等等!我不是僵屍,我是家裡鬧僵屍了解決不了這才只好將僵屍鎮壓於屋外,走後門出來尋找支援啊!」

  聽完秋葉的解釋,道長說道「那你又為何深入鬼市?那不是生人該去的地方,不要跟我說覺得好玩就進去了。」說到這裡道長看向秋葉的眼神裡敵意消散了不少

  「這個我也不清楚,原本是想說從後門逃跑的沒想到....一出門那就變成了鬼市,是說......道長請問你是?上面風大要不我們下來聊聊?你這樣我脖子酸......」秋葉說完還轉了轉脖子表示自己脖子不太舒服

  「呵,貧道乃當今邪教教主許半緣,好好記著吧這.......」許半緣話還沒說完只聽一道蒼老的聲音傳來

  「小子,我甭管你是誰,難道還要本老祖親自出來請你下來嗎?」秋葉一聽知道事情要壞,這老祖宗遇到鬼躲得比誰都兇,怎麼自己好不容易要抱一個大腿卻又出來搗亂,忍不住問道「死老頭,你這是做什麼?嫌我剛剛沒去陪你嗎?沒看那人剛剛多厲害啊!」

  老祖宗輕笑了一聲完全不在意的樣子「小子,你還是太年輕了,等等你把身體交給我,你老祖宗我打鬼不行,打人倒是有一套。」秋葉聽完忍不住心理吐槽到『你到底是道士還是流氓啊?我該不會獲得的是扛霸子傳承吧?』當然也就是心裡想想,這話還是不能給老祖宗聽到的。

  「老鬼我注意你很久了,要不是你身上沒有煞氣貧道早就出手收拾你了,看來你是敬酒不吃吃罰酒。」許半緣不屑地說道,說罷嘴中念念有詞

  「煌煌離火,逆陰轉陽;燎燎臣火.....」

  只見許半緣話說道一半,掌管了秋葉身體的老祖宗凌空飛起,被接管身體的秋葉周圍有一層淡藍色的靈氣包覆著,像是能量多到身體裝不下一出來一般。

  只見老祖宗隨意的一揮手輕聲唸道「風來。」此時秋葉身邊吹起了一絲輕微的微風,剎那間卻形成了狂暴了氣流將許半緣圍住,這時秋葉隱隱約約聽到許半緣的慘叫聲。

  「閣下如此厲害,不如此刻同風起,扶搖直上九千里如何?」只聽老祖宗風輕雲淡的說了句話後將雙手附在身後,隱約間似乎聽到老祖宗小聲唸到「最討厭有人在我面前裝逼了......」

  秋葉看著扶搖直上的許半緣心想『沒想到自已的老租宗這麼厲害』沉默了一陣子,秋葉看著老祖宗忽然問道「老祖宗阿,你竟然這麼厲害,那為什麼打僵屍的時候不幫忙?」

  老祖宗沉默了一下,心裡想這小子那壺不開提那壺,有點不耐煩的回答道「這是對你的考驗,沒有被推下懸崖的雛鷹是不能變成雄鷹的。」老祖宗說完似乎對自己這說法很滿意還點了點頭。

  「那剛剛鬼市的時候,你為何不出手?......」秋葉疑惑的看像自家老祖宗,似乎明白了什麼,嘴角含著一絲調皮地微笑就這樣靜靜的看著,老祖宗被秋葉看到受不了了直接躲回戒子裡怒道「我怕鬼不行啊,我膽小我有錯嘛!有錯嘛!蛤?!」

  「......」秋葉嘆了一口氣,對於這種說法其實他自己是心裡有數的,就是看自家老祖宗剛剛表現得太厲害了,搞得他都以為老祖宗被其他先祖附身了,看到老祖宗被自己趕回戒子裡秋葉放下心來了,確認了老祖宗還是原來那個老祖宗沒錯。

  過了許久,秋葉彷彿想到了什麼輕喚了幾聲老祖宗,老祖宗不耐煩地問道「幹嘛?沒事別煩我,你個不肖子孫。」秋葉嘆了口氣指了指一旁扶搖直上九千里的龍捲風道「許半緣還在裡面,我覺得是不是該放他下來了?我剛剛看了一下他好像轉了10分鐘有了......」

  老祖宗默默地跑出來說了聲「解!」想著這樣回去好像不太能表現出他的長輩威嚴,又是哼了一聲才回戒子裡邊,要是老祖宗知道在秋葉心理他早就沒什麼威嚴的話可能會把自己氣的魂飛魄散。

  「砰!」

  此時只見許半緣終於落地,一頭飄逸的銀髮已經變成衝天頭的造型了,藍白色的道袍破爛不堪,銳利的眼神早已佈滿了迷惘彷彿在訴說著『我是誰?這裡是哪?我要幹嘛?』幾個人生疑惑一般

  「你....還好嗎?」秋葉忽然不知道該如何答腔,必盡好像是自己把他害成這樣的?過了幾分鐘,許半緣終於回過神用一種不耐煩的語氣問「要不貧道幫你扶搖直上九千里試試?」

  秋葉尷尬地笑了笑僵硬的轉移了話題「那啥,許半緣是嗎?你可不可以幫我去解決一下我家門前的僵屍啊?」說完還乾笑了兩聲,相信一般人剛坑完人還要人家幫忙也會一樣尷尬,更何況在兩人互相不認識的情況下對方剛剛還救了你。

  許半緣疑惑的看了秋葉一眼語氣依舊不太好「你有你祖宗不是嗎?」

  聽到許半緣的回答秋葉乾笑了兩聲,想了想後說道「人嗎,種是有不擅長的東西不是嗎?我祖宗他比較不擅長抓鬼這一類的。」說完抓了抓頭讓自己顯得不是那麼尷尬

  許半緣聽完忍不住譏諷道「道士不擅長抓鬼擅長打人,那是道士嗎?那叫流氓吧,呵呵。」

  秋葉心裡忍不住認同對方的說法,可是這個忙還是需要對方幫忙的,沒辦法只好開口說道「對不起,剛剛造成你的困擾。雖然我知道這樣很麻煩你,可是我還是想請你幫忙!請你不要逼我,我真的有我的難處......」

  許半緣心想這人真煩,早知道不多此一舉救他了......隨後開口道「幫不了,不想幫。」

  「抱歉,剛剛的事情真的是我不對!可是我老祖宗他...他...他怕鬼,只能請你幫忙了!」秋葉牙一咬只好把自家老祖宗怕鬼的事情抖了出來

  彷彿聽到什麼好笑的事情一樣許半緣笑的差點停不下來,過了許久許半緣終於冷靜了下來,抬起手抹掉了眼角笑出的淚水道「一個道士怕鬼就算了,一個變成鬼的道士還怕鬼這是什麼操作?哈哈哈,貧道從沒聽過這麼有趣的笑話。」說道一半又忍不住笑了起來,最後對著秋葉認真地說道「總而言之,貧道是不會幫你的。」

  秋葉看著許半緣半天,咬著牙說「你不要逼我....」說完默默地看了眼戒指,許半緣似乎明白了秋葉的意思道「剛剛不是你親自打敗貧道的,若有本事你打敗貧道,你這個忙貧道就幫了。」

  秋葉冷冷地說了一句「我有老祖宗。」說完還淡淡地看了一眼戒指

  許半緣憤怒地看著秋葉,雙手緊緊的握成拳狀道「貧道不吃你這一套,你祖宗要是那麼厲害叫他去解決阿!」

  「老祖宗不敢打鬼,可是他敢打你。」

  「你不要太過分......」

  「我有老祖宗。」

  「貧道是不會答應的....」

  「我有老祖宗。」

  「你欺人太甚!」

  「我有老祖宗。」

  「我......」

  「閣下何不同風....?」此時老祖宗待的戒指默默地飄出半句話

  許半緣聽到這忍不住喊道「夠了!」此時許半緣血絲佈滿了雙眼,如果眼神能殺人的話相信秋葉已經死了千百次了。

  秋葉看道這情況謹慎地問了一句「道長,怎麼了嗎?」同時心裡想著難道自己把道長逼瘋了嗎?

  許半緣咬牙切齒的說道「你還問貧道怎麼了?不就是區區僵屍......貧道告訴你,那是一只信屍,信屍專門為死人送信,僵屍不入三界不歸五行可自由行走陰陽兩界,所
以僵屍一族便成了專門為死者送信給生者的郵差!言盡於此,貧道告辭!」說完許半
緣頭也不回的走了。

  秋葉笑了笑,雖然過程不是那麼美麗,但是結果總是好的不是嗎?起碼問出自己想要的東西了,不過為了避免被許半緣坑所以秋葉還是謹慎的往回走,路上順便向祖宗問道「老祖宗,世上真的有送信的僵屍嗎?怎麼感覺很不科學......」

  老祖宗聽完不屑的說道「你不懂得還多著,僵屍送信在我們那時代已經開始流行了,只不過當時還是做惡的僵屍比較多我才沒想到這來。而且你跟妖魔鬼怪談科學,你這是什麼邏輯?」

  秋葉聽完後,懸著的心稍微放下了些許,又問道「是說老祖宗,你那麼厲害又是怎麼死的?自然老死嗎?」說道這裡秋葉不禁想到老祖宗不會是被鬼嚇死的吧......

  「我死於一場大戰之中」老祖宗的聲音想起好似在回憶著什麼,秋葉疑惑的問道「大戰?」因為老祖宗的死亡原因稍稍出乎他的預料之外。

  「那是一場人與妖的戰鬥,在那之後妖族被打得在山裡不敢出來,而我也在那場戰鬥殞落......

  那場大戰打了三年,我在戰鬥中好幾次顯死環生終於來到了戰鬥的最後,妖族盡數逃回了山裡,當時如果妖族在退的慢一點的話我也許就死在那場戰鬥之中了。本著都是同修的念頭,我開始清理戰場好幫戰友收屍,可沒想到......」

  說道這裡老祖宗頓了頓像是想起了什麼不好的回憶一樣臉色有些慘白,秋葉好奇的問道「難道是妖族詐屍偷襲?」對於老祖宗的經歷秋葉是越來越好奇,到底是什麼東西讓老祖宗死於非命?

  老祖宗緩了緩情緒,調整了差不多的時候又繼續說道「是我當時幫戰友們處理後事,他們太感謝我了,於是他們用他們最後一絲法力強留於世間,靈魂顯化在我面前就為了親口跟我道謝。

  結果當時我已經接近我身體的極限了又受到這個驚嚇,結果我當場給他嚇死了,我的靈魂就這樣藏進了祖傳的戒指內,從那時候起我就被封印在這戒指裡了......」老祖宗說完還嘆了口氣,似乎在追憶當初輕狂年少。

  秋葉忍不住心裡想,老祖宗還是那個老祖宗,沒毛病......聊著聊著秋葉已經走回三合院內了,眼看僵屍果然早已離開,靈鶴破碎的落在了土堆旁,秋葉這下終於放心了,大膽地往外走去。

  只見三合院圍牆上有些歪七扭八的字跡,秋葉望眼看過去,看見上面寫著
『活著難,死了更難。本僵屍當個郵差難上加難!

  替人送信沒前途又沒多少薪水,房貸都繳不起整天餐風露宿,沒曾想
送信還沒把信交給收信人我就先被打了一頓,我是造了什麼孽?本寶寶以
後不跟你玩了,哼。

                          玻璃心碎的僵屍寶寶留』
  寫完後邊還有一個心碎的圖案,看到這秋葉頓時哭笑不得,好吧,這是還沒收信郵差就玻璃心碎了,想到這裡秋葉疑惑地問道「是說,這僵屍郵差把信放在哪?」

  只見老祖宗回過神伸手一招,只見原本埋藏僵屍的土坑中飛出一封信件,秋葉手接過信件,好奇的問道「老祖宗,這神奇的手段什麼時候要交給我?我感覺學起來還滿帥的!」說完後秋葉前思後想好像自己認識的死人只有老祖宗,不知道還有誰會寄信給他?

  「你小子還差地遠,在修個幾年再說吧!」老祖宗不屑地看著秋葉,秋葉不在意了笑了笑,隨後看向信上寄信人的位置,不經瞪大了雙眼好似看到了什麼不可思議的事情一樣,老祖宗頓時好奇了起來,是什麼事情會讓秋葉如此驚訝?

  偷偷的探出頭來看了一眼,只見寄信人上寫著幾個大字『兒子,我是你爸爸!』

共 4 則回應

3
『兒子,我是你爸爸!』
下一句 → 去賣火柴
Post images
1
突然覺得郵差殭屍好可愛😂😂😂
1
B1 因該是爸爸去買個橘子你等我一下?
B2 那時候我跟朋友聊天,朋友跟我說要讓殭屍是個很容易就玻璃心碎的個性,笑死XD
0
B3 「我是你爸,去賣火柴」,這是一個梗~ 賣女孩的小火柴,YouTube有一系列的影片~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