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板管理
看板設定
看板資訊
板規設定
板規與違規項目設定
站規之禁言天數設定
文章管理
文章檢舉
留言檢舉
其他
管理活動記錄
這部小故事裡面許多事情是我的夢或是我朋友的夢,中間參雜著一些親身的經歷改編才寫出來的,寫作動機也是在與朋友閒聊中隨口定下來的。
以下附上連結
第五章 來電
  無奈地探了一口,在怎麼樣生活也還是在繼續,秋葉手上提著大包小包的行李往宿舍走去,沒多久就走到了宿舍了。

  秋葉住的是204宿舍,一開門走進去並沒有預料中的霉味,門口一進來先看到的是兩張書桌,書桌前是大大的窗戶,可以看見對面廢棄的舊宿舍,書桌底下還配了兩張椅子,側邊則是一間簡單的衛浴間,在往內走可以看見裡邊有兩張單人床分別個靠一邊的角落,中間擺了兩個衣櫃。

  「裝潢比想像中的好太多了吧?這得搶多少銀行才能給所有人都配上這麼高級的設備啊?」秋葉不可置信地看著自己即將入住的宿舍,跟原本預想的上舖床下邊書桌的配置簡直天差地別。

  秋葉把衣服先整理好放進衣櫃後開始整理自己的床鋪,等全部事情都搞定的時候洗了個澡出來,看著另一個空床外秋葉不禁有點好奇自己的另一個室友是誰。不過現在最重要的還是填飽自己的肚子,從中午到現在秋葉都還沒吃東西呢。

  「我說老頭阿,你覺得我午餐要吃什麼好啊?剛剛學校有鬼我就不吵你了,現在都到宿舍了你總該說說話了吧?」秋葉摸了摸肚子對著界只說道。

  「你個小兔崽子,你選的是鬼校吧......你宿舍對面那有一隻更兇的,老人家我害怕......」老祖宗依舊是只聞其聲不見人,聽完老祖宗說的話秋葉愣了一下隨後往書桌走去,拉開書桌前的窗簾往對面看了過去。

  只見對面廢棄宿舍角落的房間裡有一道慘白的身影正用怨毒的眼光注視著秋葉,秋葉剎那間只感覺到身體動不了了,一股發自內心深處的寒意傳遍了全身,四肢冰冷發麻。

  也許過了很久,也可能只過了一下,秋葉身後傳來了一個男性的聲音「陰陽兩儀,清我靈台。敕!」伴隨著聲音烙下,秋葉身體開始可以動作,第一時間往對面看了過去卻發現空空如也,彷彿剛剛一切只是錯覺。

  「別看了,對面那位你惹不起,貧道也惹不起。」身後的人再一次提醒了秋葉。

  「半緣謝啦,有你這朋友其實還滿放心的。」早在聲音第一次響起時,秋葉就知道是許半緣來了「沒想到我室友是你。」秋葉轉過身來笑著對許半緣打了聲招呼。

  「別,貧道沒你這朋友,貧道跟你不熟。」說完許半緣也不理秋葉自顧自地去整理行李。

  秋葉看著許半緣,語氣認真的說道「我知道之前我們之間有一些誤會,不過都要一起相處最少一年,所以我覺得我們之間成為朋友的可能性滿大的。」說完後自己笑了笑,也不等許半緣回答又接著說道「我們都是成年人了,有些事情自己心裡明白就好。我先去吃飯啦,然後......你妹還滿可愛的。」說完隨手關上門頭也不回的走了。

  許半緣看著門口的位置,嘴角抽了抽「算你有眼光,不過想跟貧道交朋友是因為貧道妹妹很可愛,這算什麼?貧道把你當兄弟你卻想上貧道妹妹?」想到這裡,許半緣的臉似乎更黑了。

  秋葉離開的宿舍第一時間奔向了學校的食堂,不是應用科技大學的食堂設在地下室,對於秋葉來說一間學校最重要的地方莫過於食堂了,伙食不好可不行!

  到了食堂,剛打好飯準備開動時秋葉的肩膀被人輕輕的點了兩下,轉頭看去時卻發現自己臉頰被來人的手指戳中。

  轉頭一看發現是許倩,許倩露出了惡作劇成功的笑容看著秋葉,秋葉無奈地說道「這種老梗早就沒人再玩了好嗎?」說完還攤了攤手表示無奈,接著說道「你找我有什麼事情嗎?」

  許倩指了指周圍的座位之後笑著對秋葉說「我想說差不多也到了吃晚餐的時間點,沒想到周圍都坐滿人了,我可以坐你旁邊嗎?」說完對秋葉露出了甜甜的笑臉像是在徵求他的同意。

  秋葉默默地掃了周圍一圈,在心裡吐槽道『周圍一個人都沒有好嗎,你怕不是看到了好兄弟喔。』對於許倩的性格稍微有些認識的秋葉默默地看了許倩一眼,正打算答應許倩時,秋葉忽然覺得哪裡怪怪的,皺著眉頭問道「晚餐?現在不是才三點多嗎?」

  「現在都五點半了,難道你還想要去吃下午茶啊?」許倩疑惑的看著秋葉,不明白他為什麼會這麼問「既然你沒拒絕我就坐這囉~」說完就自顧自地坐在秋葉對面的位置上,眼神充滿好奇地看著秋葉。

  秋葉聽完默默地拿出了手機一看,時間上顯示著17:38的提示,好吧......看來被舊宿舍的女鬼一瞪把我都瞪傻了,回過神秋葉收起手機發現許倩正看著自己,初時還不在意,可久了總感覺渾身不對勁。

  秋葉忍不住問道「你幹嘛一直看著我?」

  「看你帥不行啊?」許倩下意識地回答了秋葉的問題,隨後想到眼前的人不是自己熟悉的哥哥,自己這樣會不會太隨意了?想到這忽然覺得有點小尷尬。

  秋葉抬起手指了指自己自信地說道「沒辦法,我也想醜一點可實力他不允許阿。」聽完許倩給了秋葉一個白眼,之後走到秋葉旁邊認真的看著秋葉,好奇的問道「是說這麼久了,我還不知道你叫什麼名字?我叫許倩,很高興認識你。然後你跟我哥又是什麼關係?我很少看到我哥跟人說話唉。」

  看著近在眼前的少女秋葉都能嗅到對方身上淡淡的香味,下意識的點了點頭「也對,就你哥那樣,估計跟鬼說話的次數都比跟人說話的次數還多......」

  稍稍拉開一點距離,平復了一下躁動的情緒接著說道「我就秋葉,一葉知秋的秋葉。至於我跟你哥的關係......一言難盡吧。」

  「一言難盡那你多說幾句不就好了?」許倩調皮的說道,看到秋葉被說得有點尷尬的表情忍不住笑了出來。

  此時許半緣的聲音從秋葉身後傳來「你們在做甚麼?」看著動作稍微有點親密的許倩以及秋葉,許半緣眉頭不自覺的皺了皺。

  「半緣,我發現你妹妹有當女流氓的潛力唉!」秋葉看見許半緣開心的揮了揮手,許倩聽到偷偷瞪了秋葉一眼正要說話「你才......」

  許半緣聽到秋葉的說詞在心裡默默的點了個讚,隨後打斷了許倩要說的話「怎麼?難道你還想把許倩加到你的流氓族譜裡面?貧道不答應這樁提婚。」說完還白了秋葉一眼,心裡卻想到『流氓歸流氓,你這樣說出來是不是不給我邪教教主面子?』

  聽見自家哥哥的說話許倩不樂意了,伸手直接往許半緣腰間掐過去「為什麼你沒反駁他說我流氓的事情,你到底是不是我哥啊!」說完似乎氣還沒消,正準備對秋葉下毒手時被秋葉靈巧的躲開了。

  許半緣心想這是事實無法反駁而臉上還是一片平靜,看到許半緣的表現秋葉忍不住笑著說道「高人吶,被這樣掐著都可以面不改色」說完還對著許半緣拱了拱手。

  許半緣不在意指著許倩說道「你要是被這樣從小掐道大也能習慣,貧道早已習慣了。」

  許倩聽到他們的對話氣的差點把他們壓在地上打,別看許倩小小隻的很可愛,她可是跆拳道黑段,正當許倩要將想法付諸於行動時,周圍響起了一陣音樂聲。

  「有太多人自命不凡丟了朋友......」秋葉的手機鈴聲想起,秋葉看了一下來電顯示上寫著楹傑的名字愣了一下,楹傑是秋葉高中時的同學,也可以說是死黨。

  對於這個死黨秋葉對他印象最深刻的就是他很喜歡探險以及靈異這一類的東西,可偏偏遇到的時候卻又很害怕,曾經還很自豪地說出了遇到鬼我一定馬上暈倒這一類的話......

  接起了電話,秋葉疑惑的問道「喂~楹傑怎麼了嗎 ?」只聽對面斷斷續續地說道「秋葉......我想我交到女朋友......咳,是女性朋友了......」

  秋葉一愣,沒想到楹傑打來就是說這事?雖然有點狀況外不過還是送上了懲治的祝賀「這樣啊?恭喜你啊,喜歡就去追阿。」

  楹傑又繼續說道「重點不是我喜不喜歡......是那個女的他會飛啊!!!」楹傑的聲音顯得很驚慌失措,秋葉聽完眉頭緊皺,手不自覺的插進了口袋問道「你現在在哪?」

  「在不是應用科技大學外邊,走出大學城沿著左邊省道一直走大約兩公里多就到了......快來救人喔!」話還沒說完電話像是被甚麼東西干擾一般,傳來的只剩雜訊。

共 1 則回應

0
「是那個女的他會飛啊!!!」
會飛阿~~~
Post images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