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頁書】回憶簿04

1月4日 20:28
提醒:   如果你不舒服,或是覺得我在唬爛的話,麻煩點叉叉離開謝謝。   當然如果你想繼續當故事看我也不反對,反正前世記憶對我而言也算是一種故事。 前一篇連結:
正文:   抵達教堂前,我將那個孩子放下來,接著才漫步的踏入教堂。   裡頭的孩子們一如往常,已經在裡頭坐好等待著我上課。   但是當她走進來時,安靜的孩子們忽然變得吵鬧。   這還是我第一次見到他們吵鬧的模樣,大概是因為有新的孩子加入而感到新奇。   我稍微的放大聲音,「請大家安靜——」   討論、喧嘩的吵雜聲,頓時消失不見。   走向前來的那個孩子,她面無表情地向面前的孩子們開口:「我的名字叫做琳,因為父母死去的緣故,暫時到若老師那裡住。」   「父母死掉了嗎!」   「好可憐……」   「這樣不就跟若老師一樣了嗎?」   「等等老師的父母也死了!」   「不會吧!」   「可是我聽爸爸說的!媽媽也說是真的!」   討論的聲音再次響起,不知道是從哪個孩子口中混入了我的事情。   原本死不說出名字的琳,聽到我的事之後,轉過頭驚訝的看著我,「你的父母……?」   無奈之下,我將聲音再次的提高,「請大家安靜——」   這次聲音的音量也讓我嚇了一跳,我自己也沒想到會直接蓋過這群孩子的討論聲。   「無論老師的父母怎麼了、琳的父母如何了,大家都不應該在這裡討論。琳,妳先坐在凱莉旁邊。」   琳點頭回答後,便走到第三排最後一個空位坐了下來。   等到她就位,我才開始上課的內容。   講述的內容大概是由神明接續環境,最後則是關於力量的運行以及使用。   上午教導完他們理論,琳近乎安分守己聽著我講課的內容,雖然在神明的那一部分她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憤怒,但沒有多久便消失了。   下午則是力量的實作課,這個課程對這世界的孩子們來說尤其重要。   如果能自由的掌握力量,那麼這群孩子的未來將不可限量。   沒有被神明庇護的村子想要脫離貧困,那麼就得向都市邁進,成為有用的學者、引動者,這樣才有機會慢慢的讓村富足。   一直以來這裡的人都沒有什麼力量,直到我之後,才漸漸出現有力量的孩子。   午休過後,我帶著孩子們到教堂後方的平原,並大略的跟孩子們說明力量的運用。   「大家聽好了,控制力量的思緒非常重要。所謂的術就是引用自身、外在環境的力量來干涉現實,從而產生的現象,但是在力量凝聚時所保有的心思是最重要的,這會影響到自己衍伸出來的術是否成功。」   就在我說明的同時,許多人已經開始嘗試,但唯有一人呆站在隊伍後方的樹下原地不動的看著大家嘗試。   那名孩子正是一直在課堂中不斷舉手發表意見的盧歐。   我穿過孩子們的隊伍,走到他的旁邊,「盧歐?怎麼不跟大家一起練習呢?」   「若老師……」他抬起頭仰望著我,表情十分沮喪。   「怎麼了?一臉沮喪的樣子。」   我摸摸他的頭詢問原因。   「我已經從爸爸那聽說了,我根本就沒有任何引動力量的才能……做不了引動者,沒辦法讓村變得富足。」   「那沒有考慮要當學者嗎?」   他搖搖頭,眼眶已經充滿了淚水,就好像隨時都會哭出來的樣子。   「我做不了學者的……我的頭腦那麼不好,而且力量的學者必須要學習操縱力量,我連讓力量出來的辦法都沒有……我……我——」   「盧歐聽我說,無法讓力量出來,那並不代表你沒有力量。」   「可是老師!有力量卻無法將力量用出來,那種事怎麼想都不可能啊!」   我苦笑的搖頭,否決他的想法:「無法自然而然地用出力量,其實那才是正常的事情。還記得老師曾經跟你說過的嗎?在以前人們根本是連力量的存在都不知道的,但是他們總能在無意識之間使用著自己的力量。」   「可是老師!我也不知道我做什麼會用到力量。」   我輕摸他的胸口,「很簡單的,每一件事都盡全力的去做,找到自己最擅長的事物,然後努力、用心地去完成。」   聽著我說的話,盧毆一臉懵然的樣子,看著自己胸口的位置。   「雖然我不懂老師的意思……不過我會努力嘗試看看的。」   「嗯。」我微笑的伸出右手的小指,「我們來約定。」   「約定……?」   「對,約定。一年內,我保證你一定能在某一件事上使用力量,而且是足以讓村富足的事情,不然的話,我就斷這支手。」   「咦咦——!老、老師不用這樣約定的吧!」   得知毀約的內容,盧歐臉色有些發青的退後好幾步。   看來這種約定對這孩子來說太沉重了點,不過如果不做到這種程度,我想他大概也很難相信自己。   「只要你辦得到,老師我就沒事。而且你辦到了,還有可能找到自己喜愛做的事情,不是挺好的嗎?」   「是這樣沒錯啦……我、我……」   他伸出了自己的右手,看起來十分猶豫。   但盧歐他還是伸出了自己的小指與我的小指勾起來完成了約定。   「我一定會找到的,老師!」   「嗯,加油喔。」 —————————————————————————————————— 後記:   休息完之後,我沒事做又回憶了一次打了一篇出來。   平常在家,我真心是沒有餘力從事娛樂。   提醒我有點懶得貼了,反正會理的人我會理。   只是像是「推」、「卡」、「簽到」,那種不是問事的留言我不怎麼喜歡,感覺就像是LINE 被已讀的感覺。   週六打了兩篇,明天我應該就不會更新了,下次更新大概還是週五、週六吧?
愛心
9
.回應 12
共 12 則回應
朝聖😆😆 總覺得 很像亞特蘭提斯那個時代背景的事情 哈哈哈
國立嘉義大學
這種前世的事情我一直覺得很酷,不過也沒有想要去探究的意思,唯一好奇的只有那只讓我看到一些片段的前世
B3 南無阿彌陀佛,兄弟 事物的普遍都具有共相或概念;(亦即:對事物的定義:白馬、黑馬、跑得動的馬、跑不動的馬→馬性) 那這就得跟你講了 世界不只分成 精神世界 還有物質世界 精神世界中還有一個 以這個共相概念組成的真實世界 就是人眼前的所有事物都有個與之相對應的概念 例如人的概念 是100%的人 但到了變化中的物質世界,這世界是由概念中的人去分有下來的 所以每個人都有著人的一部分但沒有任何人能成為那個100%的人 所以 道可道非常道 即使道是道 分有到了變化中的世界 也會變質,所以即使同為人 但各有不同之處。 你腦中想過 閃過的畫面即為一種概念 那既然存在這個概念,就存在概念世界中 為真實 所以就這樣吧,一切為空 存在的同時 不存在
B3 好奇的話 可以去問問神明 其他方式 我覺得都是要去探究 B4 你可以打成一篇文章 發文 可以不用在這裡留言發文
B5 不行 我對發文沒興趣 我希望我的文是導論,引起讓人想探究真理的心
B5 我只發好貨 所以這種不成熟的言論 我是不會發文的 雖然我早期的文也相當不成熟 但這是紀錄 我的存在的一種手段
嶺東科技大學
有點好奇,前世記憶是否就像我們回憶小時候的那種感覺,可是有時候我連小時候的記憶都很模糊,前世的記憶是非常清晰的嗎?
B8 每個人的記憶狀態不同 有的人是後天性回憶 有的人是先天性記憶 但說到底 前世記憶就是存在於自己靈魂之中的記憶 想要完全的清晰是很困難的事情 因為它屬於靈魂 而非身體
國立臺灣科技大學
盧歐讓我一直想到錢幣什麼的XD
國立屏東大學
請問你現在還能使出力量嗎?
B10 查了一下 還有族群呢⋯⋯ B11 現在的我們仍在使用著力量 只是沒有那麼的具體 無法明顯的用類似魔法之類的能力 這部分 你可以去看 我的未命名二 另外還有一點 世界的變遷下 能夠干涉的現象已經被限制許多 能讓力量呈現出顏色在人面前 那已經是相當了不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