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身經歷」神隱之神鬼交鋒

5月7日 17:51
「親身經歷」神隱之神鬼交鋒(上) ((我喜歡用輕鬆的方式敘述故事,不要筆戰,不要嘴砲。)) ((每個人生命都有那麼一點不一樣的生活)) 最近朋友在新聞看到神佛壇伯伯帥氣收妖的畫面,覺得好厲害,轉頭就催著我別潛水,出來說說故事。 我就來分享一個跟「魔神仔」,還有尊敬堂「廣澤尊王三太保」有關係的故事。
感恩三應公相救,我沒死,還活著。 這故事我不曾對人說過,只希望這是個借鏡。 希望大家對看不到的東西要保持尊重的態度。 看不到,不代表祂不存在。 前一陣子,府城西羅殿舉行了送天師的活動,我也很難得的去府城走走,順道看看熱鬧。 看著眼前鰲峰宮尊敬堂的三應公,一股暖意湧上心頭,雙手合十,虔誠的默禱,遶境人員皆平安順利。 淡淡的檀香,順著轎座緩緩飄下,就像一個人從轎上走下,由遠至近的,背脊發暖,就像一個人伸出手摸摸我的頭,裊裊的香煙圍繞身邊,抬起頭,座上的人,淺淺微笑。 一個在腦海裡很久的記憶,慢慢浮出腦海。 想起那16年前,幾乎讓家中大人,人仰馬翻的大事情,我感覺只是消失了幾個小時,卻是足足的消失了七天。 正文: 那是我幼稚園時候的事情了。 我還記得那天是我的生日,而且就快要過年了,那天也是幼稚園最後兩天上課,我很開心的拿著乖乖桶搭上媽媽的機車,往只要從住家出發四分鐘就能到的天主教堂附設幼稚園。 ((由於這間教堂還在,所以就不說名字了!)) 一下車,進了幼稚園,我就開心的拿著乖乖桶到幼稚園跟其他小朋友一起分享軟糖,跟老師分享,當然包括廁所裡頭的紅衣小女鬼。 祂是我在這間幼稚園裡算是最好的朋友吧… 以後再來說說這小女孩的故事。 小朋友幼稚園一整天的日常,無非就是"玩"、"吃飯"、"睡覺"、"唱聖歌",然後唸書,簡單的數學認知…等,一些簡單基本的教學。 很快的,幾個小時過去了,到了夕陽時分,四點一到天主教堂陸陸續續的有很多爺爺、奶奶、父母的來接小孩回家,只有我一直到了五點快半還沒有半個家人來接,修女緊張的給家裡打了好多次電話,可是都沒有人接電話,也不見家人來接。 最後,一個比較年輕的修女,大約20來歲的修女,就自告奮勇的要帶我回家。 於是我就跟著那位小手冰涼的修女,手拉著手的往回家的路上走。 以前要從天主堂走到回家的路,必須繞過很多民家,才能走到菜市場內。 五分鐘的路程,卻隨著天色越來越黑的,蟲鳴聲四起,接著轉彎從小巷穿出,腳下像是不知道踩到什麼東西似的,啪嗒一聲,周圍突然像是一層戳不破的薄膜一樣,瞬間什麼聲音都不見了,只剩下我跟修女的腳步聲。 周圍小巷很多的居民,可是都好像看不見我們一樣,很快的我們走出菜市場,左手邊看得到村落另外一間教堂前廣場的榕樹,我看到他們說說笑笑的,可是卻絲毫沒有任何聲音傳來。 一個回頭,我看見媽媽騎著紅色的老舊機車,從遠駛來,我一邊揮手,一邊大叫:「媽咪媽咪!」 可是,我的媽媽看不見我,也聽不見我的聲音。 我正要鬆開手,跑向媽媽的車子時,手卻被拉緊,一個扯力,我突然撞進一個黏糊糊的東西裡,我抬頭看,眼前哪有什麼年輕的修女。 眼前是一個我從沒看過的東西,真要形容,像是四不像吧… 祂瞪向我,張口的嘴漏出幾絲泥濘的口水,雖然稀哩呼嚕的說著我聽不懂的話,可是我卻像聽得懂意思一樣的理解,祂說:「妳看到了吧…看到了…看到了…」 猴的臉,尖耳,眼珠子鮮紅卻沒有瞳孔,血盆大口,嘴張開時看不見底,裡頭全是尖銳的牙齒,小矮人的身體,鳥的獨立腳,蜥蜴的尾巴,抓住我的手有爪子還有蹼。 我嚇的不停掙扎,放聲尖叫,「啊——放開我!放開!媽咪、媽咪…嗚嗚…」我嚇的一邊掙扎,一邊亂打。 「別叫了,沒人聽得見的…」祂的手收的更緊了幾分。 後來,在慌亂中,我拿起書包狂毆,接著祂利爪掃下,掃開了一個本來掛在我書包上的平安符。 那是一個陌生的哥哥給我的,因為味道香香的我很喜歡。 裡頭飄出粉末,隨風飄揚,突然那些粉末接觸到祂,就像放鞭炮一樣的,開始冒出火花。 啪啦啪啦!不停的冒出火花跟巨大聲響,祂被那些粉末炸的不停哀嚎。 我一見有機會,拔腿就跑走了。 可是跑到一半,我忘記最重要的一點,我忘記回家的路是哪一條了。 後面傳來怒吼聲,我嚇的又往巷子跑,結果悲劇來了,是個無尾巷。 我大口喘著氣,想著該怎麼辦的時候,突然背後一股颼涼,還沒反應過來,就被人摀住了口鼻,我又開始放聲尖叫。 我當時,真的覺得自己快見閻王了。 掙扎當下我抓著對方的手,狠狠咬下去…… 狠狠咬在他的虎口上,他卻沒有縮手。 這一口咬的不輕,我嘴裡血腥味彌漫出來。 我又掙扎的動了兩下,這下他不高興了,低聲咒罵了一聲,很冷的說:「不想死就給我安靜。」 他的聲音突然變得很低沉,陰闃的臉孔,在黑夜中根本辨識不清。 然而那雙眼睛卻帶著少年的陽剛和張揚,眼睛清澈透亮沒有半點複雜的光芒。 我瞪著對方那雙熠熠發亮的眼瞳,拚命睜大眼睛,表達我的憤怒。 「只要你別再亂叫,我就鬆手。」 我乖乖的點點頭,然後他的手也跟著鬆開。 我轉頭看,可四周伸手不見五指的,根本除了他那雙眼睛什麼也看不到,可是我敏銳的嗅覺發揮作用了。 他身上有一縷很淡很淡、似有若無的香味? 那隱隱約約..... 我抓著他的衣服嗅了嗅,這舉動讓他忍不住笑出聲,「妳是小狗嗎?」 「才不是呢....。」不知為何,看到這個熟悉的陌生人,我就忍不住的又開始哭了起來。 「好,不哭,沒事了,我在這兒。」他伸出手在我的背上拍了拍。 「五常哥哥你怎麼在這裡?」五常,是他跟我說過的名字,現在回想起來還真是簡潔有力的介紹自身來歷。 「我....」 他話還沒講完,一聲驚天動地的怒吼聲從身後傳來,接著又傳出一串我們不懂的激憤話語。 那魔神仔的身體徒然間像是吹汽球一般鼓脹起來,近一尺的小巨人,燦爛的金芒洞穿數以百計的黑色魂體。 猙獰的面孔上,清晰地看見那如鮮血般的眼瞳跳動的火苗,以及那半邊被炸爛露出一排白森森的牙齒。 他張開嘴,噴薄而出的火焰,演變成為一個直徑十五丈的大火球,直接就朝著我們投射而來。 五常心中一凜下,手心光芒大放,同時他身上赤色光芒大放,一圈圈的朝四周飛卷而出,傾刻間張開了一個充滿火屬性法則的靈域,籠罩住了我跟他。 緊接著,靈域之中點點火光交織凝聚,不多時便化為一道道赤色光氣飛射而出,一下將身周的火焰絞碎。 順著光芒殞落的同時,千軍萬馬現在眼前,周身上下散髮出滾滾火焰法則波動。 「轟隆隆!!!——」伴隨震耳欲聾的轟響聲中。 一顆又一顆被切開的火焰在我們身邊不遠處墜落,一片片的濃烈火焰騰空而起,強烈的火光將他的身軀照得半明半暗,爆破一聲追著一聲! 地面開裂,碎石翻飛,房屋傾倒,火球壟罩的區域,無一倖免,地面上更是直接出現一個直徑二十丈的巨大坑洞,滿是被烤焦的痕跡。 「交出來 !」一腳重重踏落,虛空震顫。 四周一片片濃密的魔雲,如同奔騰的野馬一般向他匯聚而來。 在那濃濃的魔氣之中,隱約可見一根根白森森的妖魔骨骼在滾滾的魔潮之中載沉載浮,骨骼互相碰擊,發出一陣陣清脆的咔咔聲。 一團團光暗隕石帶著剌耳的銳嘯,從天空而降,每一團從天空降落的隕石墜落之後,都有一名或帶著光或帶著暗的妖魔從虛空中緩緩站起身來… … 「殺 !」一片片的喊殺聲,伴隨著轟隆隆的爆炸聲傳入耳中。 牠仰望著天空心中興奮的嚎叫道,血液之中,那種屬於魔的嗜殺在天性在咆哮。 「唳!——」驀然仰出一聲嘶吼,腳下一彈,便化為一道模糊的黑影破空而出,率先發動了進攻,不斷在神魔大軍中穿梭往來。 黑影過處,一名名兵將毫無預兆地暴體而亡…… 隨後,咆哮一聲,悍然出手,一波波毀滅性的魔氣從四面八方匯聚而來,向著我們奔涌而來。 天空閃電雷鳴,磅礴的魔氣過處,一道道黑色的空間裂痕生滅不定。 五常拉著我身體微微一頓,周身上下體表浮現出一層銀焰,頓覺四周炙熱敢蕩然無存,接著腳下一點,整個人便往後退去。 單手一掐法訣,手臂一抬,耀眼火光一閃,怒濤之聲中,身前的火光轉眼間化為一堵三尺厚的藍色水牆,擋在了前身。 說這時那時快,一尊房屋大小的拳頭流星般朝著我們一砸而下,重重砸在水牆之上。 "轟"的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 一黑一藍兩道光環爆發而開,滾滾白煙充斥其間,並朝四面擴散。 滾滾白煙所過之處,附近虛空撕裂出一道道長長黑痕,發出尖銳刺耳的爆鳴聲。 「走開!——」妖魔露出獠牙,同時再次爆發出龐大的魔氣。 驚天動地巨響聲中,整個空間都劇烈地震動起來。 「不能讓你再放肆了!」說完這句話,五常臉上絲毫不慌,胸口三十六玄竅一亮之下,抬起手,迎了上去。 只見他衣袖鼓蕩,掀起一陣風,化作利刃,九道金影,表面金色電芒閃動間,從四面八方朝著妖魔斬下,速度快的驚人,幾乎一閃便至,向妖魔襲去。 響起一股厚重的聲音,妖魔的背上出現了幾道裂痕,只是一瞬間的事情,幾秒後鮮血隨即噴了出來。 他的鮮血,有如塗漆般的烏黑、黏稠。 妖魔仍舊奮力站起來,朝著我們嘶吼,比之前更加耀眼數倍的魔氣噴薄而出。 五常單手結法訣,一道淡淡的氣痕,隨著他的手蛇走龍飛,手一揚,在虛空之中,揚起風的波動,伴隨著轟隆的聲音,襲向妖魔全身。 就像一道看不見得雷光貫穿過妖魔的身體,將他放出的妖氣全淨化了。 「成功了!」雖然我是如此確信。 「真是不知死活的傢伙一一!」深深的殺意化作無形的槍,朝著五常射去。 我傻傻的也不知道哪裡來的力氣,奮力將他往旁邊一推,那股氣不偏不移的貫穿我的胸口。 妖魔隱隱地笑著,直直地望向我,滴下來的血,飄盪著惡臭。 我感覺鮮血從我胸前汩汩流出,有點痛。 但不知道為什麼,感覺我這次有正當理由去見閻王伯伯了。 希望他老人家不要再擰著眉頭,嚷嚷著叨唸拿什麼理由要退我貨了。 再闔上眼前,我見到五常他驚愕得咬緊牙關,目眥盡裂,手一抬,虛空光華一閃,無數金色星光從中狂涌而出,化為一團星光漩渦,迅疾無比的 朝著周圍擴散而去。 那無匹刀勁斬落的地方,所有地東西都在刀氣中分解氣化,大片大片的魔神在瞬間便徹底的化為了虛無! “咔嚓嚓!天空突然一道巨大的裂縫將這片空間貫通,一分為二,沿著這條樹根狀的巨大裂縫,又滋生出了無數小一些的裂縫,大地嗡嗡震動。 洶涌狂暴的魔氣、魔神皆被這道氣流轟入其中,消失的無影無蹤,沒有激起半點波瀾。 巨大的形空痕一旋轉,便將如鯨吞海吸一般將那狂暴的魔氣吸個乾凈! 「沒事了、沒事,我在這兒。」我感覺到他在摸我的頭。 看著他,我扯出一抹虛弱的淡笑,「嗯……」 接著,我眼前一黑便失去了意識,這時天邊剛顯露出一抹魚肚白。 等我再醒來,已經躺在醫院裡,床頭貼著鰲峰宮尊敬堂三太保的香火袋。 我感覺像是經過了幾個小時而已,媽媽卻說我走失了七天,嚇得她六神無主。 去問了很多神明,最後在永康保安宮跪了很久哭了很久。 最後三王出了四駕,在荒廢的學校中一棵樹下找到我,除了有點髒以外,其他一切平安無事。 在那之後幾天我一直沒看見那位五常哥哥的身影,一直到三天後,他拿了一只玉珮,加上臉上的大巴掌來看我。 聽說是被聖王公訓斥了~ (後記) 一直以來,人生走的順遂,偶有幾場血光,但也都是靠著三應公的保佑,總能大化小,小化無。 我們可以認為自己是幸運,但不能否定祂們的存在。 平時不見人,壽宴沒祝福,有事才相求。 人們未免也太自私了吧? 不過還是非常感恩,三應公在我人生成長中,給予了很多支持與保護。 「親身經歷」神隱之神鬼交鋒 完。 祝大家都事事順心,闔家平安。 我有空會再把番外寫完,大家再來看故事抬槓。 雖然我很平安順利的回到人間,毫髮無傷,那年我剛滿四歲。 其實在閉上眼看見太陽升起時的那刻,我曾一度鬼門關前走一遭。 幸虧得三太保的續命燈相救,否則早已化作一縷魂魄飄盪去。 人生裡,三太保一直陪同我出生入死,祂的故事真的不少。
愛心
114
.回應 52
熱門回應
國立成功大學 物理學系
「看不到,不代表不存在。」 (趁機po...疑?
共 52 則回應
國立成功大學 物理學系
「看不到,不代表不存在。」 (趁機po...疑?
補個圖,昨天剛去.... 😁 熱到滿身汗....
B4 那是個好地方,四太保帥帥噠。
國立嘉義大學
讚欸
長榮大學 應用哲學系
上上個禮拜 尊敬堂 一路向北 榮幸有遇到 三恩公 三恩媽 讚讚der 聽說三恩公 專處理陰邪的事情 沒想到可以聽到故事!!!
B7 三應公真的很靈感 B8 我也很感動,一直很感謝祂的照顧。
五常哥哥帥到掉渣🤣🤣 最近三太保出席率蠻高的哈哈哈
(我家的三太保~)
B10 好年輕、好帥的五常哥哥♥
三太保真的戰鬥力很高。
推一個(總覺得看過相似的故事🤨 感覺五常是個帥哥
感恩分享三太保的靈感故事~~ 希望之後能聽到更多您和三太保的其他故事
B12 他們家時三個戰鬥力都很高,尤其是四太驃悍手段看一次就會迷上。 B13 謝謝,五常真的是位帥哥,個性也很好,很好相處。 也許你在臉書上曾經滑到過,我在臉書曾經分享過一次。 但祂最近真的太帥了,忍不住再發了一次。 ^ ^ B14 好的,我會多多分享和祂之間的故事。
你寫了欸,這是上次在我那邊提到的完整版嗎XD?
文筆超好,敲碗更多!!
看完之後,我只想問那個修女呢??
B17 對阿,就是我上次提過第一次碰見逢魔時刻的事情。 後面還有好幾次,等我慢慢整理思緒寫出來跟大家分享。 B18 謝謝你,能讓大家閱讀得開心,就是我的動力。 B19 那個修女應該是自爆了 聽三應公說魑魅魍魎都是能夠幻化成他們想要的樣子來誘拐人 我小時候遇到的那個 應該能力很高 吞了不少人
感謝分享,很喜歡您的文筆~
一路向北回堂時拍的~
B21 謝謝你,我會再分享我的故事給大家。 B22 (少女心噴發) 好帥!!
B23 開基塑應公給妳~ 話說~妳認識刺青哥嗎
B24 謝謝你 很少見這尊 刺青哥?? 不認得耶
我和這位感應比較直接=.=
B26 這尊都是出門當外交官的 哈哈哈
B27 原來如此 我是只會找祂玩 其他的雖然都會感覺到 但沒有祂的強烈
B28 了解~ 有空歡迎去堂裡走走看看 聖王會想你的
這個聲光特效太厲害了吧,那如果像小三一樣,只看得見好兄弟,看不到神明,在當場會看到什麼XD 對了,你看到的魔神仔描述和我更早之前看見的基本上一模一樣,但祂後來還是沒對我做什麼,有點好奇,魔神仔他們到底是因為好玩捉弄我,還是也想像對待妳一樣這樣對待我?
馬上回應搶第 53 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