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pisode 25-神田家的女兒(下)

2020年11月17日 09:47
神田先生將柴房的門鎖,一道、一道地給打開,一股難以言喻的惡臭伴隨著門縫傾洩而出,他推開了柴房的木門,幾乎被眼前的景象給驚得呆了! 眼前的蛆蟲、蟑螂肆無忌憚地在便溺和廚餘中橫行,木板和乾稻草被因為發霉黑青了一大片,還生出不知名的蕈類,陽光從外邊木板的縫隙中漏了進來,在黑暗中扎得神田先生雙眼生疼,陡然間,他發現了牆腳一坨黑黢黢的生物正在蠕動,鐵鍊的聲音相互摩擦,發出高頻尖銳的刺耳聲響,很快地,那東西像蛇一樣地扭動著身軀爬了過來,停在了離神田先生不到兩公尺的腳邊。 兩顆混濁的眼神直直地瞅著他。 神田先生好不容易睜開了雙眼,被眼前的景象嚇得倒退了好幾步。枯黃的髮因為沾黏了糞水,濕了又乾、乾了又濕,全打結纏繞在了一起,汙濁的衣服竄出了幾隻築了巢的臭蟲,爬滿了她的軀幹,她的下身流淌著結塊的黑色經血,像層層的壓克力顏料一遍又一遍地粉刷著她的雙腿。 神田先生恐懼地看著她那張臉,她的髮絲凌亂,嘴角還不能自已地掛著一條長長的口水,看起來因為長年的驚懼而顯得衰敗蒼老,乾枯的嘴唇龜裂,黏稠的黃色液體順著口水流洩到了她的被長指甲抓花結了無數次痂的頸子,惹得她一陣麻癢,伸出了如雞爪般枯黃的手爪撓抓著。 她沒有說話,喉頭發出如野獸悶哼的聲響,歪著頭,對眼前這個突然闖入的男人抱持著疑惑,陡然間她又嚇得跳了起來,腳踝的鐵鍊惹得她往後重重地跌了一跤,神田先生沒有去攙扶,甚至還後退了一步,他不敢確信,眼前這個髒臭、醜陋不堪的生物,會是那個他曾經捧在手心上,貌美馳名的神田家女兒。 突然間,她害怕地瑟縮在了角落,抱起了一具乾癟的肉塊,把它護在了懷裡,然後用嘶啞難聽的聲音唱起了毛骨悚然的調子,她的臂膀像在湖水擺盪的扁舟,輕柔地搖晃著,她抓起地上一坨又一坨黑乎乎地東西,往肉塊身上不斷地塞著,反覆試了好幾次,但卻沒有反應,這舉動似乎惹怒了她,她突然把手上的肉塊,狠狠地往外扔了過去,不偏不倚地,砸重了神田先生的膝蓋,他吃痛地定睛一看,那模糊的肉塊乾乾巴巴地,隱約地,他還看見...他還看見了... ...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可怕而尖銳的聲響劃破了寧靜,她撕扯著自己的頭髮發出淒厲的嚎叫聲,那聲音像是野獸被擊中了心臟一樣,野性得令人毛骨悚然。那怪叫聲,引得家丁們全衝向了柴房,幾個新來的家丁還嚇得跌倒再了一旁,老家丁趕緊把嚇傻的神田先生給拉到了一旁,拿著竹掃把擊打著正要撲來的怪物,好不容易逼退了她,才趕緊把門,又一道、一道地鎖了起來。 神田先生一連病了好幾個月,那陣子他幾乎天天夢魘,醒來時候還不斷拍打著自己的膝蓋,說肉塊伸出了小手和小腳,想要爬上他的身體,他沒敢告訴別人,甚至不敢去想,那天他看見的那坨肉塊,到底是不是那個被打掉的胎兒。 後來神田先生的右膝蓋算是廢掉了,走路還得拄著拐杖,大房的兒子聽說這件事情,趕回了家裡照料父親。也是從母親的口中得知,家裡原來還關著這麼一個怪物,他一直以為自己的妹妹早在五年前就已經失蹤了!他本還念及著這個貌美的妹妹,但自從一日偷溜到柴房望了一眼後,嚇得他這輩子再也不願到偏院。他還主動和母親商議,說他們這樣有頭有臉的世家,是不能有這樣一個敗壞門風子女的,因此不斷在神田先生耳旁吹耳邊風。 對於神田先生而言,他的女兒早在當年拒絕和日本軍官聯姻後,神田家的女兒就已經死了,現在在柴房裡關押的,不過是一頭怪物,一隻可恨、又髒臭、令人作嘔的怪獸,幾經思量之後,他也以為這個怪物不能留,以免影響到他的聲譽,乃至於他兒子的婚事,他兒子在日本可是有一個未過門的妻子,親家在日本可是有頭有臉的大人物,這事情可是一點紕漏都出不得,於是,他們這才鐵了心,要挑個日子放火燒了柴房。 那天夜裡,天空混濁,一顆星也沒有,紫灰色的雲朵像一隻大手,遮蔽了月光,就像回到太古之初,天地渾沌。神田先生和大房出了趟遠門,或許在神田先生的心裡,即便女兒變成了這副模樣、令家族蒙羞,但終究不希望親自看著女兒上路。 兩三個下人高舉著火把,火光撕裂了黑夜,揭開了好長一道口子,柴房的木門裡傳來震耳欲聾的鼾聲,下人嚥了嚥口水,然後將油倒滿了四周,才矮下了身子,將火把點燃了一角,很快地,火星就化作蛇一般,盤據了整個柴房。 火光很快點亮了整個漆黑的城市,左鄰右舍圍觀擠得水洩不通,儘管消防組和警察都到了場,還是燒去了神田家大半,神田先生雖然痛心,但彷彿這一把大火,燒去了他心理積壓已久的抑鬱,反正,錢再賺就有了,他不斷告訴自己。 和神田先生有私交的一名日本警察,告訴神田先生,那天還好他們發現得早,趕忙通知了消防組,才沒有釀成更大的悲劇。神田先生一面謝過他,一面卻又感到奇怪;出事的那天,他本和大房一同參加大房遠親的婚宴,而這位日本警察本也應當受邀參加,可卻未曾出席。警察看出了他的疑惑,這才告訴他,前些日子他們接獲線報,說有思想犯在附近茶館集會,因為在神田家附近,他只得親自走一趟,萬一真有牽涉到神田先生,往上呈報的時候,多少也可掩護一些。 神田先生趕忙謝了日本警察,回頭還讓下人再送上幾箱黃金到日本警察的府邸,他想著這必定是有人看不過他近年來生意蒸蒸日上,想要羅織甚麼罪名給他安上。想到這處,他又透過了關係,打聽到線報的來源,原來是有人秘密寄送信函舉報,可最讓人咋舌的,是這封信函,竟然還署名了寄件人。 而這個寄件人他是再熟稔不過的,就是五年前被槍決的那個番人。 神田先生一聽到這件事情後,整整昏厥了三天三夜,家裡的事務也全交由大房打點,而邊院的柴房,是燒得乾乾淨淨,唯獨留下一片怎麼刷都刷不掉的焦印,不管塗上多厚重的油漆,隔日,那片焦印還是會出現在原地,工人們都在謠傳,那圖案,就像是一個長髮的女人,牽著一個小孩。 到後來,那片焦印在晚上的時候便會消失,出現在家裡的各個角落,神田家上上下下都看見了那個焦印,他們就像是趁著夜晚,在神田家遊蕩一樣,還伴隨著一股難以言喻的惡臭。 神田先生醒來以後,就開始胡言亂語,逢人就誇自己有一個漂亮的女兒,如果你稱讚漂亮,他就會拉著你的手問:「那給你做新娘子好不好?」 那之後,神田家的謠言傳遍了大街小巷,和神田家有生意往來的商賈,都離奇地賠了不少錢,大房和兒子最終受不了病瘋了的神田先生,也受不了那散發惡臭的焦印,便拿光了錢財不知去向。 有人說,他們躲去了日本,有人說,他們在前往日本的路上,就遇上了船難,也有人說,他們被發了瘋的神田先生也關進了柴房,過著暗無天日的生活。 -----👻👻👻 終於把下篇給生完了,如果喜歡我的作品, 歡迎追蹤🥳🥳如果有其他心得或想和我分享的, 希望不吝讓我知道唷🥰🥰
70
回應 7
文章資訊
共 7 則回應
推 這篇真的好看 看完只有無限感慨
德明財經科技大學
這篇超級好看!!! 很喜歡👍👍
讓我想到了布蘭奇事件 人性有時候真的很可怕 欣慰的是故事裡的人得到了報應
B1 B2 原來大家喜歡有歷史背景的題材(筆記)🤣🤣 B3 Omg...那個真的很可怕😭😭人間煉獄呢
我不多說了,直接給❤️。
那後來ㄋ
B5 謝謝你的支持❤️❤️ B6 要有留白 行程太滿不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