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pisode 30-娃娃村 (上)

2020年11月26日 17:54
圖源:Pixel免費圖庫 攝影師:David López
幾年前,臉書開始流傳一條關於日本奧祖谷村的連結。 那個曾經風水秀麗,被稱之為天空之鄉的村莊,終究抵不住常年青壯年人口的外移,成了人煙稀少的荒村,可留下來的村民,仍舊辛勤地生活著,更有村民做起了假人,替代了離開奧祖谷的人口,後來,娃娃村的美名,也隨之流傳了下來。 那時候我在一家外商公司上班,其中,由於公司與對岸有許多業務上的往來,為熟悉與降低文化隔閡,公司也聘僱了不少陸籍的職員,相處久了,其實雙方多少也沾染了一些對方的口音。 這之中,尤其是惠美,她講話能流利地說著一口中國腔,許多新近的職員都還以為她是陸籍員工,她只是笑笑地說,自己只能算是半個,自己的爺爺是隨著國民軍政府來到台灣的,但她的阿嬤確是道道地地的臺灣媳婦,再加上她小時候常和爺爺阿嬤生活,因此多少也學了一些中國腔。 同事們偶爾會開玩笑,說假使公司未來要在湖北成立分公司,惠美會不會想申請調點?她總是說自己能力不夠,同事總笑說,像惠美這樣一個做事俐落,工作能力又強,連神鬼都不怕的女人,如果她不適合,全公司再沒有人適合了! 而惠美總是笑笑,含糊帶了過去。 那天,一個同事把娃娃村的新聞傳給了惠美,本來只是一個新奇分享的舉動,雖然不得不說,許多同事看了這則新聞都感到有點毛骨悚然,但卻也有不少同事覺得感傷和溫暖,唯獨惠美的反應,確是我們始料未及地。 她原本拎著便當從外面走回自己的座位,在回座位地途中,隨手點開了這條連結,當下她發出看到什麼恐怖東西的尖叫聲,她的便當和手機全嚇的扔了出去,同事們花了好大的勁兒才將她安撫,沒有人會想到,那個平日裡幹練,果敢,看鬼片還能大膽發笑的惠美,會有這麼大的反應。 傳連結的同事在大家的責罵聲中,還鄭重地和惠美道了歉,甚至還被大傢伙兒平白無故地拗了一頓晚餐,當然,惠美也不好意思地參加了這場晚餐。 大夥兒吃酒夾菜,酒酣耳熱,有一個同事隨口問了一句,惠美,妳就沒想過去看看爺爺成長的城市嗎?惠美聽完後,又猛乾了一杯,然後點了點頭,說其實自己去過。 說早在30年以前,兩岸開放交流,那個時候爺爺家來了一個沒看過的伯伯,說論輩份算起來是爺爺的弟弟的兒子,爺爺管我叫他阿舅,兩人剛開始有點生疏,客客氣氣地,後來爺爺問起家鄉那邊的情況,阿舅給他說了好多,還說太奶奶的情況不大好,這幾年有些瘋瘋癲癲的,一直嚷著要見文康,家人們給她說過好幾次了,可太奶奶就是不聽,每次一瘋起來,就會拿毛線棍打罔市 ... … 爺爺聽到這裡,心情有些激動,問說:「罔市還沒結婚嗎?」,阿舅搖了搖頭,說罔市總說自己是買來的,如果文康沒有死,養母要她嫁給文康,如果文康死了,總要有人為他守墳。家裡的一些大人都勸罔市,說文康因為打仗去了台灣,先不論生死,一個男人到了一片陌生的土地,戰爭也不知道何時消停,指不定文康在台灣都已經娶親了,罔市對這個家也是仁至義盡了,何必吊死在一棵樹上呢? 罔市每一次聽到這裡,總是搖搖頭,然後和家裡人說,如果文康到台灣未娶親,我就更應該等他,如果他娶了親,我就求對方讓我作小,更何況養母把她從市場買回來的時候,她就是劉家的媳婦,加之養母近年來越來越瘋癲,一發起瘋,就找她打罵,不管是為了養母還是文康,她都更應該留在這個家。 惠美說,爺爺在他的印象中是一個剛毅的男人,平日裡說話聲如洪鐘,做事果敢,除了他老愛掛在嘴邊那些打仗裹屍的故事,有一天,家裡進了小偷,也是爺爺親自拿鋤頭給打跑的;這還是她第一次看見爺爺掉眼淚。 爺爺要阿舅帶話給罔市,要罔市不要再等他,說他對不起罔市,這輩子和她沒有緣分,還告訴阿舅,會找個日子去一趟大陸。阿舅還糾正了爺爺,應該說是回,而不是用去,爺爺只是笑了笑,沒有多說甚麼。 可當爺爺和奶奶開口要去大陸的時候,奶奶可是氣炸了!本來爺爺在大陸有準新娘這件事情,她就已經醋勁大發,更不要說他還要去大陸了!爺爺是好說歹說,還在神桌面前發誓,說只是回家看看母親和家人,他和罔市就算以前有點甚麼,也早就翻篇了!更何況和他結婚的是奶奶,要和他過後半輩子的也是她,儘管奶奶都是知道的,但還是氣了好幾天不和他說話,最後還是默許了爺爺,還讓他帶上五歲的惠美,說是讓惠美監督他。 惠美爺爺的老家是在一個非常偏僻的小村莊,下了火車之後,還要坐黃包車好一陣子,至後還要步行一段路,才到的了村口,好在阿舅到車站接他們,他們才不至於迷路。一路上爺爺和阿舅輪流揹著惠美,路上一顛一顛的,她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只隱約聽得爺爺說,這幾年改變很大,他幾乎都認不得回家的路了! 等惠美醒來的時候,房裡幾十雙眼睛看著她,裡頭有男、有女、有年長的,也有年紀和她一般大的,她一個都不認識,這使得惠美有些怕生,抓著爺爺的衣角不自覺地往後縮,還是阿舅先拿了糖葫蘆和朱古力,惠美拿了好處,才隨著阿舅開始認人,哪個是姑媽、哪個是舅舅、哪個又是叔公。 惠美的口袋裝得鼓鼓的,想著大陸的伯伯嬸嬸們都待她非常好,下一次一定要回來,但他特別不喜歡一個滿頭白髮,還燙著像乾米粉的老太太,她臉上還有一塊大大的胎記,看起來有些陰沉。雖然她對惠美也是客客氣氣地,但惠美知道,這個老太太不喜歡她,家裡的人尤其對這位老太太客氣,因為自從太奶奶,也就是爺爺的媽媽不管事之後,家裡的大小事情都由她來打點,可以說是她撐起了劉家,她就是阿舅口中爺爺的準新娘,罔市。 罔市總是不讓她在家裡到處亂跑,尤其是邊間最大的屋子,她尤其禁止惠美進入,可小孩就是這樣,越是不讓,她就越是要闖,一天深夜,惠美趁著大家都熟睡之後,躡手躡腳地來到了屋外,她踮起腳尖,從窗戶往內看。 房間內沒有點燈,只有幾隻白蠟燭的火光搖曳著,惠美把眼睛往裏頭湊,藉著微弱的火光,她看見一個女人坐在古檀梳妝鏡前,她穿著暗紅色的旗袍,留著一頭及腰的長髮,手裡捏著一只布娃娃,這時候惠美才注意到,不只是她的手裡,房間的桌上、一旁的太師椅上,到處都是娃娃,這些娃娃穿的衣服很是考究,有長馬褂、有短衫、有長洋裝、有戴金絲眼鏡、有戴著紳士帽,也有戴著蕾絲手套的。 由於惠美窗台很高,惠美的個頭小,她得用盡上身的力氣才不會掉下來。那個女人就這樣坐在梳妝台前,拿著黃楊木梳替手中的布娃娃緩緩地梳著頭,深怕弄疼了手中的娃娃一樣。惠美因為搆累了,便把手放了下來,蹲在地上揉了揉膝蓋。 當她休息得差不多了,便想再趴上窗台偷看,誰知道當她一抬頭,一張蒼老而佈滿皺紋的臉出現在了她的面前。 惠美重重地跌了一跤,滿是皺紋的婆婆頭髮半黑半白,她的臉一片死白,沒什麼多餘的表情,她的聲音和她方才打開的老舊木門聲一樣,發出了令人汗毛直豎地聲響說道:「是誰?」 惠美嚇得雙腿發軟,不斷往後退,往後撞上了什麼,讓她不住尖叫!還是罔市按住了她的肩膀,惠美轉頭看見了罔市臉上的胎記,那是叫得更大聲了!罔市又是給她唱小曲兒、 又從口袋拿出了糖粿,費了好大的勁兒才讓惠美冷靜下來。 罔市和她說,這是太奶奶,又和太奶奶介紹了惠美,太奶奶沒有什麼反應,只是說了一句:「是喔?」 還有點半信半疑似的。罔市安撫好了雙方,扶著太奶奶要進屋休息,但惠美畢竟是個女孩子,對屋內的娃娃倍感興趣,便嚷著要進屋看娃娃。 罔市本來有些為難,但見太奶奶沒有反對,便也由著惠美。太奶奶見有了知己,很是高興,便讓罔市 去倒茶水,準備一些點心。 罔市離開之後,太奶奶拉著惠美的小手,太奶奶身上有一股說不出來的味道,說不上好聞或者不好聞,那種中藥材混著膏藥和像是花露水的味道,她指著桌上一隻一隻立正站好的布娃娃,和她一一介紹,那個戴金絲框的是她的大兒子,穿馬褂的是叔公,那個穿旗袍的是三姑媽。 惠美看著這些布娃娃,每一個都穿得十分漂亮,五官也很精緻,唯一特別的,就是他們的嘴巴,這些布娃娃的嘴巴上的縫線,縫合的並不密集,像是虛線一樣,而線跟線中間,都留有空細,惠美好奇的問了太奶奶,太奶奶笑了,她的笑聲有些癲狂,她抓著惠美的小肩膀,瞪大著雙眼和她說:「縫上了,不就不能頂嘴了嗎?」 ---------------------🥰 🎃 如果喜歡我的作品,歡迎追蹤 🎃 這邊創了一個臉書的粉絲專頁,之後也會不定時的在臉書更新不同的故事喔~
56
回應 9
文章資訊
共 9 則回應
😂應該等下集再一起看的好想知道後續 中間坐黃包車那段揹著惠美的地方有打錯
B1 哈哈哈我邊看邊笑,謝謝妳🤣🤣🤣
坐等下集(⁎⁍̴̛ᴗ⁍̴̛⁎)
由於惠美的身高搆著窗台十分吃力,由於窗台很高,她得用盡上身的力氣才不會掉下來。 改成 由於惠美的身高搆著高高的窗台十分吃力,她得用盡上身的力氣才不會掉下來。 會不會通順一些呢
B4 手殘手殘,謝謝大家幫我除錯😂
B2 我還想像一下畫面 😆
最後一段 她裝著惠美的肩膀是要打 她抓著惠美的肩膀 吧?
如果文康沒有死,養母要她嫁給文康,如果文康死了,總要有人為他「守焚」。 是要寫「守墳」嗎?
B7 B8 都改正嘍,眼殘謝謝大家幫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