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pisode 38-姜爺爺與瓷娃娃

2020年12月12日 14:03
姜爺爺是一個古董收藏家。 姜爺爺的家不大,可家裡掛滿了各種古玩珍品,看起來就像是小型的博物館一樣。姜爺爺人非常和善,煮得豆腐花又非常的香,他總會招待附近的小朋友到他家裡吃上一碗糖水,然後一邊聽他說說他的珍藏。 雖然姜爺爺待我們是極好的,但我總是不敢一個人去他家玩,仍舊會硬拉幾個小夥伴一同前往,小時候,我不明白在害怕甚麼,後來漸漸長大,我才明白,或許我是害怕那些有歷史的文物,那些不知道來歷、不知道他們生前的主人、不知道那些小小器皿的背後,潛藏著甚麼樣的軼事。 好比,桌上那個瓷娃娃。 姜爺爺的茶几上,總是放著那個穿紅肚兜的瓷娃娃,它的膚色雪白,頭頂綁著兩隻沖天炮,目如點漆,右手撐在泛著朝霞般紅暈的雙頰,興味索然地趴在茶几上,露出白淨的屁股,雙腳恣意地在空中勾著。 不知道為什麼,我一進門,視線總會被那只瓷娃娃給勾走。 有一回,姜爺爺注意到了,他從茶几上把瓷娃娃拿了下來,問說給我可好?我點了點頭,下意識地就要伸手去拿,但姜爺爺卻縮了手,說要給我講一段故事,說完了故事,如果我沒改變心意,就把瓷娃娃給我。我和附近的小夥伴們端著糖水,圍成一個半圓地坐了下來,姜爺爺則坐上了他的太師椅,將瓷娃娃隨性地往桌上一放,然後用力地咳了兩聲,像是在清喉嚨一樣。 我注意到,瓷娃娃沒有像平時一樣面朝正門,它的面朝著姜爺爺,就像是在期待什麼一樣。 那麼,姜爺爺的故事開始了。 姜爺爺說,這個瓷娃娃是他在一個農村的小攤上買的,大概就是我們今天說得跳蚤市場,姜爺爺說,這種小地方,會有拿贗品喊高價的奸商,也會有不懂市值,拿著傳家寶當三流貨賣的,也會有古玩行家,有真行家,自然也會有假博士;反正,這種小市集,總能有意想不到的收穫。 他是從一個老婆婆手上買的,連一碗陽春麵的錢都不要,老婆婆說,這個瓷娃娃是一對的,可她現在只剩一只,自然也賣不上好價錢。可姜爺爺雖然不是行家,但看這瓷娃娃作工十分細緻,怎麼看都有點歷史,因此他給錢的時候、便給了比婆婆開出的價錢多了一倍,可這時候婆婆反倒沒把錢接下,她倒是給姜爺爺說了一個故事。 婆婆說,這個娃娃本來是她祖上傳下來的,這娃娃之所以成對,是因為祖上服侍的大房那時候懷孩子,大夫把了脈,說定是兩個男孩兒,老爺那時候也開心,賞了大夫不少銀錢、還託人找了鎮上最有名的匠人製了這兩個瓷娃娃,說是一人一個,要他們兄弟以後和和氣氣,互相扶持。 可這些話被二房太太給聽見了,二房因為生不出兒女,再加上年華不斷老去,怕再過不了多久,家裡怕是要添了三房,四房,那時候大房有一雙兒子,地位自然是穩的,老爺如果還念舊情,那倒還不打緊。她和大房的關係一直不大好,要是老爺百年之後,別說分不到家產,恐怕就連個容身的地方都沒有。 想到這裡,她便狠下了心,在大房的菜飯裡下了藥,大房雖然產下兒子,但其中一子卻不幸夭折,而產後大房的心情一直無法平復,這時候二房又特意把訂製好的瓷娃娃給送了過去。 大房天天看著這一對瓷娃娃,是茶不思,飯不想,整日把自己關在房裡,不管換了幾個大夫都不見好轉,最後哭瞎了眼睛,也瘋了。 可即便她再瘋,仍舊堅持抱著出世不滿三個月的兒子,家裡人雖然擔憂,但誠想她再瘋,虎毒亦不食子,因此便命下人們在門外照看。 可事情就是發生在那天,一個下人貪睡起晚了,醒來的時候便匆匆著裝趕到房門口,可房內確是一點動靜也沒有,就連一點嬰兒的哭聲也不曾聽見,下人在門外連聲叫喚,敲了門也不曾見有人回應,下人見遲遲沒人搭理,越想越不對勁,又發現門怎麼也推不開,這才找了管事的取了鑰匙。 可這門一打開,映入眾人眼簾的,是一幕駭人的場景。 屋裡是一片杯盤狼藉,放在桌上的一對瓷娃娃,一只正面朝著地板,地板上斑斑的血跡,大房瘋魔似地跪坐在地板上,手上滿是鮮血,還握著另一只頭被摔了粉碎的瓷娃娃,更滲人的,是一旁不滿三個月大的嬰孩,頭顱不知到受了什麼撞擊,碎了個稀爛,就像大房手裡的瓷娃娃一樣。 這事情驚動了整個縣城,聽說,大房當時還哭喊著,不要一對兒,不要一對兒。 後來老爺因為官場上得罪了人,家道中落,下人們是樹倒猢猻散,把家裡搜刮了個乾淨,而這只瓷娃娃,便是那時候流了出來。 姜爺爺說,那個販商告訴他,這個瓷娃娃是有靈性的,它的面,永遠朝著同一個方向,不管你怎麼掰都掰不回來。 姜爺爺說到這裡,我們幾個嚇得手心全是汗水,一碗甜湯也沒敢喝上幾口,就在這個時候,一個小夥伴突然地站起,手指著前方一陣尖叫,嚇得大家差點打碎了碗。 大家順著他指的方向看去,發現那只瓷娃娃不知道甚麼時候,面轉了過來,朝著正門,它托腮的模樣,就像是饒有興味地在聽我們說故事。 -------------------------👻👻 這篇是我自己很喜歡的作品,如果你也很喜歡,歡迎按下追蹤或是留言讓我知道喔🥰🥰
62
回應 0
文章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