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王技藝-小鑰匙招靈日誌翻譯-Haagenti與Furcas

4月15日 11:31
帝王技藝是John R King IV所書寫的儀式魔法實踐紀錄,在圈內口碑還行,比之光影之書如何我不清楚,因為光影書很貴我還沒入手,只是聽說很推。我基本目前多實踐北歐與一些東方的東西,一神教的我最多玩到一些護符製作,招靈系統目前 沒錢 沒時間 沒心力 沒地方去實踐,以後或許有機會,所以在此分享一些翻給有心實踐或有興趣的人。 一神教招靈系統不是講些不知所云的話或託夢之類就能說成功,而是可以溝通並且還可以有書面契約的 Haagenti/HGYONY 發音為Ha - gee - Oh - nee
是地獄的統帥,統治著33個惡魔軍團。他通過指導各個領域的人來使人明智,將所有金屬轉變為黃金,並將酒轉變為水,水轉變為酒。 統治著33個軍團,這種靈體的名稱指的是其表現方式,而不是其權力。我認為其他統帥階級也一樣。這可能是為了說明統帥符印的性質。製成印章的金屬與古典占星術的七個行星有關,但伯爵的印章除外,後者是用精細的黃銅製成的(銅和銀合金等量合金化),因為這是戰鎚,武器的材料,以及鐵器時代之前使用的工具。統帥的符印是用水銀製造的,為此,有必要使用“固定”或穩定的水銀,而不是液體原料。固定汞的生產過程既簡單又極其危險,其複雜之處僅在於在密封環境中將汞與熔融硫混合。結果是具有高光澤度但有些脆的深紅色材料。 這種靈體被描述為一頭長著鷹頭獅翅膀的公牛。我原以為薩爾岡二世宮殿裏的一頭長翅膀的公牛會出現,但卻驚訝地發現一頭普通的犛牛。聽到稱呼後,靈體就跪倒在地上,像一個穿著厚厚的編織外套的人。這身衣服明顯是東方的,特別是藏族或那個地區的一些東西。它匍匐著(跪在地上,雙臂向前伸直)在三角形裏,說它已經很久沒有“謙卑地出現在大能者的殿堂了” 在這一點上,我假設它沒有意識到我是A)不是所羅門王或任何其他可以稱為一個强大的人,或B)。回過頭來看,似乎靈體只是使用了一種典型的正式的問候管道,在這種管道下,一些自我貶低的措施被用來讓主人更放鬆。我對靈的回應是,在一些我需要靈智慧的事情上,靈需要教導我。 首先,我請指導如何從20號靈體PURSON揭示的遺址中獲取黃金。 儘管當地人用槍保衛著這條河,但這個地方已經被準確地描述了。 在檢查礦井時,我聽到了兩聲槍響,然後河對岸的一個女人大喊“抓住他!” 接下來是三槍,其中一槍影響了下游約15英尺的河岸。 我爬上岸,沿著小路爬上去,然後儘可能快地從懸崖邊的灌木叢中掉下來, 當我到達最低點時,三輛汽車停了下來,當我逃脫時,人們正在樹林中搜尋。 我不相信誰開槍實際上是要打我,或者如果這樣,他是個槍法很差勁的人,我以為他們知道河水會產生金礦,但至少這些人沒有意識到實際的位置。 很明顯,金礦被用來資助各種台下行動,包括當地有組織的顛覆分子。 靈體回應說,“在獲得礦物”時,我應該簡單地提出與我在現場遇到的任何人分享它。衛兵會背叛組織,整個事情會隨著權力鏈的弱化而逐漸瓦解。 我把一個裝滿水的陶瓷容器放在左邊的三角形附近。我請求靈把它變成酒,據說這是可能的。靈懇求憐憫,說這樣的事不在它的能力範圍之內,但它能使人在吃飯的時候說傻話,而且它也能保護他們不受這種話的影響。我完全不為所動,它再次乞求憐憫,表現得很悲慘 我問它金屬轉化為金的秘密。 它詳細描述了涉及“簡單腐蝕劑”的相當複雜的過程。 我認為這是電鍍液和弱電流。 我說這不是什麼新奇或特別的事情,這種精神反駁道:“不,不,”它說(下文中解釋),“這可以告訴你,這很簡單。如果你這樣做, 地球上的人幾乎不會不知道您的名聲,您會做出人們不願看到的東西,但是他們會買下來, 您一旦收到錢,便會向他們提供真正的黃金。這將使您以很少的費用製造許多東西,並且不用擔心他們不賣不出去,而且它不會浪費任何黃金來製造它們。” 那靈體對我沒有做任何事情,什麼也沒有付出,也沒有說什麼超出我目前的知識範圍。 “您對我不滿意,我的主人?” 他顫抖著。 我認為它已經實現了其既定能力範圍內的所有功能,當然除了那些顯然沒有被書中準確描述的形象。 Furcas /PUR – KS 音為Poor-cas
唯一一個騎士,他教授哲學,天文學(部分作者說占星術),修辭語言學,邏輯學,手相和火占 騎士統治著20個軍團。 這是我第二次招換騎士了。大約五年前,我第一次在哲學討論中試圖得到他的幫助時犯了幾個小錯誤。我出於無知,把三角形畫在不正確的地方,沒有用牛膝草的膏塗我的眼睛,也沒有像我現在那樣戴著衣索比亞獅子皮上的名字腰帶。三角形錯誤導致精靈意外地出現在右手邊。由於沒有塗抹油膏,靈體要麼不出現,要麼保持隱形,同時只顯示某種“山”,類似於一個人像塔菲一樣拉成山羊或驢形狀的啞光黑色輪廓。當時它什麼也沒說,我只說了了“歡迎”這個詞,說了想說的話,然後就不說了。腰帶的省略導致了靈體在討論的一整天裏對我的聲音採取了某種程度的控制,如此,當時它的作用是使即使是最牽強的論點,對於反對者爭論我所討論的任何話題,也顯得完全合乎邏輯且無可爭辯。 在這次召喚中,儀式進行得很正確。騎士出現在同一座山上,但它不再是一個單純的影子:它看起來“像生病”和描述變化很多。更為怪誕的是,靈本身看起來就像一個駝背的大老頭子,鬍子垂在膝蓋上,頭髮到處都是,手裡拿著一個類似巨型牙籤的東西。到了地點,他下了馬,站在三角形裏。我把手伸進香壇,拉了一個沒藥樹脂小球,迎接靈說:“你願意給我一塊石頭嗎?” 我有點被這件事耽擱了,但還是按計畫進行了。我請求你教我火占。靈說必須有煤和一根用來攪動它們的棍子。通過提問,同時在煤塊上做標記,答案就會顯示在煤塊上。關於煤被棒擾動的反應,有許多事情需要觀察:火花、烟、灰塵、火和類似的事件可能發生,也可能不發生。如果它們真的發生了,它就有一個意思,如果不是,它就有另一個意思。以這種管道匯出的“是”和“否”的組合提供了特定問題的答案。 在這之後,它說“黎明來臨”。靈的職責結束於太陽從東邊的山上升起。我要求靈體賦予我言語的天賦,以便我能够在所有爭端中知道其原因,並分辨其他人試圖用修辭手段欺騙我。我還要求它不要強迫我像以前那樣用沙啞的聲音說話。”我會同意的。“日出的時刻就在眼前,”靈提醒我。 在我將其送走之前,我又提出了一個要求,要求正確地說出靈名字的發音。 在它離開時,它重新坐在他旁邊的“東西”,並“沉入”了三角形。 這不是一種令人恐懼的靈體,但看起來肯定不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情。 雖然這不是一次令人不愉快的對話,但整個儀式的氣氛都過於苛刻。 儘管它不是脾氣暴躁或脾氣不好,我不能說它立即有用,但它的贈予我與對話有關的問題有重大好處。
10
回應 2
文章資訊
共 2 則回應
國立臺北商業大學
目前持有一本中簡小鑰匙譯本(原文版是亞雷斯塔克勞利與麥格瑪瑟拉丁文譯英版) 前言亞雷斯塔提到有魔神一直存在於人們的腦海裏!? 讓我覺得儀式的作用是要施術者進入恍神狀態進而達到通靈的樣子?(YT上有許多超心理學影片提到人們或者起他腦波夠強大的生物似乎都有共通雲端意識或記憶的樣子有個例子是說某孤島上的猴子學會洗食物的技能連帶其他地區的同品種的猴子也學會了就算彼此之間隔了上千里) 黃銅壺,黑曜石,水晶球,能達到暫時拘束效果感覺有違前言還是說這些法具只是用來作心靈的鏡像而已?(黃銅壺是亞雷斯塔版說的,在國外臉書社群看過其他招喚法短文有的甚至有的只要在普通鏡子話魔三角和魔神圖騰連防禦魔神的魔法圈也沒做) 一年多前打算嘗試招喚buer但手頭的資料還是不夠詳細至於湊法具的進度也慘不忍睹什麼口味的薰香法杖的長度材質都卡死純黃銅的鍋子台灣似乎沒人賣每找一次資料又噴出新問題QAQ 有看到一個最簡易教學說只要時間和相位對了法具用替代品也沒關係好樣的新問題來了Buer只能在射手座與太陽相位重疊時才會出現感覺是指11/22~12/21的大白天進行儀式但維基百科提到7/7時的射手座是最顯眼最適合管賞的到底以哪個時辰為主求助?
您好 我想詢問 以您的經驗來說召喚魔神 是不是不一定要以自己的靈魂為代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