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南藥理大學
B48 我不是很想,但我覺得一個好人被嘴成這樣很慘,世上的好人就已經很少了,又有人一直嘴,這樣好人只會少不會多,對人考驗去批評或教育人家(如果真的懂的話)但真的說過了頭,只會讓人覺得灰心喪志,於我們而言根本沒用,不論他性別與否,她之前也是有去幫到人,只是沒辦法真的用ㄧ種方法去治癒每個人的心靈,就連藥都沒有萬用藥了,真的能做到以一治全的理念,就目前來講只有最高神能略微掌握而已,且那都是經歷了無數千萬循環得到的道理,能懂的自然能懂,但不懂的會被說成神棍,但我也不是要去鄙視那些不懂的,而是在說出口錢三思而行,不然就像我一樣害了別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