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錄關於自己敏感體質(或者心理作用)的三個故事(文長注意)

2021年8月27日 00:48
♦️故事一 故事是從我阿嬤過世後開始的 某天放學,我一如往常回家洗澡 (我家有兩層樓,樓下是阿嬤生前起居的空間 樓上是我的房間,還有我平常洗澡的地方) 一回到家,看到樓下燈火通明,春聯全部被撕下 當時便猜想家裡是不是發生什麼事情,但當時趕著去讀書的我沒想太多,上樓稍微梳洗一下 就出門和同學一起讀書拚學測了 路上接到我爸電話,知道病重阿嬤已經過世的消息後 那天的我是強忍悲痛讀完書的。 回到家裡,原本活潑的媽媽變得沉默不語臉色凝重,原本就話少的爸爸變得更加沉默。 那晚就在悲傷的氣氛中度過了 第二天,住在外縣市的親戚回來服喪,在阿嬤出殯前他們就住在我家。 而我的敏感體質就是在這時開始覺醒的 原本舒適的家,只要我一入門,就會感受到強烈的不舒服、不自在(這種不是生理上的症狀,比較像是從內在,或者說靈魂方面感覺到不對勁及寒冷) 到阿嬤的靈堂前拜拜時,這種不適感不安感更強烈 (不過只限於前幾天,後來這種不舒服就比較不明顯了) 到了其他地方則是完全沒有這種感覺,就跟平時一樣 這種不舒服我媽也感受得到,奇怪的是,除了我們母子以外,沒有任何人有這種感覺。 某天我和在家的二伯談起這個話題,伯父甚至只說,是我的心理作用罷了。 這種奇怪的感覺,在我阿嬤出殯火化結束,回家看著法師取下貼在神桌上的大紅紙,重新看到家裡供奉的玄天上帝及祖先後才消失 至今仍然懷疑到底是不是純粹心理作用 ♦️故事二: 阿嬤過世後的第二年,我跟爸爸去靈骨塔祭祖,那天人非常多,想找張小桌都很不容易。 好不容易在角落找到一張空桌,就拿著去找我爸會合。 路上不小心撞到別人的塔位,我說了聲對不起,然後繼續走。 後續就是擺設供品,焚香燒紙錢,然後等時間到了,收拾供品後回家。 原本的發展應該是這麼平常對吧? 但回到家沒多久,我便感受到強烈的不舒服,甚至開始精神渙散,走路不穩,整個人ㄎㄧㄤ掉。 幸好去行天宮拜拜收驚以後就沒事了 也是從那時候開始,我開始相信自己有靈異體質,雖然我看不見聽不到祂們,但我在祂們身邊時,身體會有特別的反應。 並且從那之後,我去掃墓祭祖都會戴平安符了,希望在神明保佑下,陰屬性的磁場不會干擾到我。 ♦️故事三: 這個故事發生在前幾天 現在因為農曆七月,各店家都會在門口擺設一大桌食物與紙錢,招待路過的好兄弟們。 當我經過,偶爾會有奇怪的感覺 但我身上帶著平安符(擔心自己被煞到,所以七月出門必帶),所以不擔心自己會發生什麼事。 於是即使到了,會有很多亡魂群聚開派對的農曆七月,我在路邊散步除了傳染病以外,根本不擔心任何事情。 但事情就是會有萬一,我出事的那天剛好天空陰暗,沒什麼日照,我在等紅燈時,因為一時好奇就看著路邊的人們拜拜。嗯...對,不是眼神掃過,是看著 不久在逛街時就感覺到身上似乎有不尋常的寒意。後來開始覺得不舒服讓我不得不回家休息。 洗澡完,我很疲倦的躺在床上睡了一陣子,然後起床吃晚餐,回到房間沒多久就感覺到頭暈、頭皮發麻,並且覺得身體似乎有什麼東西要硬卡進來。 我開始覺得不對勁 趕緊拿出放在錢包的行天宮平安卡(前面說的平安符就是它),並且開始念印在上面的金光神咒,念了好幾次之後,過了一會才漸漸沒事。 然後我就把平安卡放在我的書桌,隔天完全不敢出門,默默在房間繼續休息。 到了今天,我才帶著它出門,到行天宮拜拜,感謝神明保佑,並且祈求希望能繼續保佑我,讓我平安度過農曆七月。 題外話,在手拿著卡拜拜時,身體突然又有不自主的反應,不過只有一瞬間而已 故事說完了
愛心
9
留言 4
文章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