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宮廟木匠系列7-狼神大人的眼淚

1月17日 19:11
本篇將進入系列轉折,或講「突入主線」比較明確。 ———————————— 宮廟木匠系列/宮大工系列7-狼神大人的眼淚 (オオカミ様の涙) ———————————— *本篇原文參考:mixi、the-mystery、現代不思議忌憚異聞録 *「○○」唸作馬嚕媽魯(marumaru),就不另外取名。 *若有語意不順或勘誤的地方,還請多多包涵與指教。 *本文轉錄自:
—————本文—————   某年秋天。   遭逢不合時節的颱風,各地傳出不少災情,許多古老的寺院神社也受損嚴重,我們因此為工作疲於奔命。   那一天也是如此,精疲力盡的我一回到家,澡也沒洗,就直接倒在棉被上睡著了。   「○○大人,○○大人…」不知從哪兒傳來了熟悉的聲音。   那個宛如風鈴般的聲音是…我緩緩爬了起來,環視四周。   突然,枕頭邊出現了一個懷念的身影。   「狼神大人…」是做夢呢,還是現實呢,時隔幾年不見的身影。   「○○大人,許久不見」她用看似邊哭邊笑、不可思議的表情注視著我。   仔細一瞧,她白皙的臉孔以及和服上也都沾染上泥濘,一頭烏黑長髮也顯得十分雜亂。   然後,並沒有看見我所送的髮飾。   「非常對不起,弄丟了○○大人送我的髮飾……」從她的眼孔落下碩大的淚珠。   我慌了手腳,不知如何是好。   「哪裡…請別哭了,新的髮飾、我會再為您買來更適合您的髮飾的…」   「請您原諒…」她淚流不止地說道,隨後便像逐漸淡去般消失了。   「狼神大人!等等,請等等!」   我忽然醒了過來,窗外已透著黎明時的肚白。   正當我通勤進入事務所時,便被師父叫了過去。   「喔,○○!其實啊…」   「狼神大人的神社發生什麼了對吧!」我大聲叫道,彷彿要蓋過師父的聲音似的。   「喔,喔喔…說得還真準,因為前幾天的颱風,狼神大人的神社那邊似乎發生了土石坍方的樣子,剛剛神主來聯絡過了,似乎一直到神社下方的林道為止,都被土石掩埋了。」   「師父!請讓我現在就趕去狼神大人的神社!」   「大笨蛋!才剛發生坍方就急著修復神社,在那之前還有很多準備要做啊,再說,你這小子負責的現場該怎麼辦!?」   「拜託了!那麼就算讓我請假一天,去看看樣子也好!」即使被師父一番怒斥,我仍向師父死纏爛打著。   被師父用很可怕的表情瞪著,但出於昨天發生那樣的事,我也不認輸地回瞪了去,就這樣互瞪好幾分鐘,師母突然插話進來。   「老頭子呀,就讓他去嘛。○○,昨晚狼神大人來託夢了嗎?」   「…是的,師母。」   「那,有說希望早點修復神社嗎?」   「不,只是渾身泥濘的現身,關於神社的事什麼也沒說…」   「那麼,又是為了什麼而現身的呢?」   「她邊哭邊道歉,說不小心弄丟了我送的髮飾…」   「哼…」師父嘆了一口氣。   「真是真是的,相思相愛喔,只是對象是神明的話,連接吻都做不到吧,嘛算了。就讓你去吧,○○!只是,不要勉強胡來啊!」   「是的!多謝師父!」我將鏟子、鋤簾堆到輕卡上,便急著前往了神社。   途中所經的林道荒廢的比預期更加嚴重,甚至有多處只能靠四輪傳動才得以翻越,因此我花費了比往常多一倍以上的時間,總算抵達了神社附近,只是一遍不忍直視的慘狀映入眼底。   通往神社的漫長階梯消失得無影無蹤,社殿座落的廣場更幾乎被一削而空,遍尋不著鳥居,恐怕早已被砂石掩埋,接著,社殿以被土石埋落半邊、殘破不堪的姿態映入眼簾,我費著千辛萬苦朝社殿走去,確認了狀態。   總之我先在社殿附近來回尋找,仍見不著髮飾的蹤跡,就在找了4小時仍一無所獲,道路也逐漸昏沈,我正準備返回輕卡的時候,眼角似乎捕捉到什麼發光的物體。   我立刻意識到-找到了,便急忙跑去一探究竟,接著用鏟子在周邊反覆挖掘,在挖了幾次後,總算成功從土石中挖掘出散發著黯淡光芒的髮飾。總之我面向社殿行了一禮,將早先挖掘出的兩隻狛狼固定在輕卡的貨台,開車駛往負責管理社殿的山麓神社,告知神主事由並交給他保管了。   唯獨,髮飾由我持有著,待社殿修復後再次供奉給狼神大人。   回到事務所後,我立即轉往現場,等工作結束返回時,師父已從其他現場回來了。   「喔喔,○○,髮飾有找到嗎?」   我一五一十報告,並請求在坍方修復後,由我來負責修理狼神大人的神社。   「啊啊,用不著特別說我知啦,不論如何最快也要明年了吶」   「這樣啊,要是公所能動作再快點就好了…」我這麼回道,緊緊握住手中的髮飾。 狼神大人的眼淚(續)   自從那場坍方約莫過半年,到了春風吹拂,萬物開始萌芽的季節。   坍方的後續處理總算完成,打算著手重建狼神大人的神社。   只是,社殿曾經坐落的台地大部分均已崩毀,被削去相當大的面積,和過去的狀況天差地別。   總之先向管理神社的神主進行了商討。   似乎由於原本就只是方便上管理的,加上受到如此嚴重的損壞,實在無法負擔社殿重建的大筆費用,商討遲遲沒有進展。   因為我想盡早重建社殿,而對神主曖昧的態度感到失望而不禁失言了,因此數次被師父斥責。   那一天,我也對神主採取有點失禮的態度,結果總算連辱罵的話語也吐了出來,一回到事務所,迎接我的正是師父鬼一樣的表情。   「這個大混蛋!你這小子惹神主生氣是要怎樣!都想些什麼去了!」師父怒吼道。   「但是,師父!照這樣子,狼神大人的神社永遠也無法重建啊!」沮喪的我忍不住頂撞回去。   下個瞬間,我被師父狠狠揍飛了。   師父的表情已不再生氣,只是露出一副傻眼、憐憫般的表情。   「…○○,你這小子已經不必負責狼神大人的神社了,從明天開始由我負責,來和我交接現場。」   「怎麼這樣!我才不要!這件事非我不可…!」我喊道。從後面不知道是誰捉住了我的肩膀,我回過頭看,只見師母苦笑著搖著頭。   「○○,腦袋冷靜一下,再這樣鬧脾氣下去,師父可真的要認真生氣了喔。」   被用盡力量捉著肩膀,疼痛使我回神了過來,總算取回了一絲理性,然後擠出聲音道:「我知道了…」   當然,我情緒上還是無法接受,只是,即使氣血衝上腦門的我也明白,一個人再怎麼瞎忙,也是沒辦法重建神社的,因而僅僅勉強壓抑住自己的情緒罷了。   那個夜晚,我陷入悲傷、不甘的情緒中,遲遲無法入眠。   我緊握著狼神大神的髮飾,進入了淺層睡眠,卻忽然沒有預警地醒了過來,我猛然坐起身,出現在枕邊正是狼神大人的身影,從那時相隔半年不見的身影穿著的並非白色的巫女服裝,而是淺桃紅色的亮麗和服,一頭烏黑長髮被梳理得整齊,散發著不同以往的氛圍,我們就這樣不發一語的對看著。   究竟過了多久的時間了呢,淚痕從從狼神大人水汪汪的雙瞳中不停湧出,我恨自己此時明明有推積如山的話語想說卻說不出口。   「○○大人,謝謝你為了我四處奔波…。」她用一如既往空靈、輕柔的聲音從口中編織出話語。   「我按照主人的命令,外出一段時間,因此社殿的委託還請無須著急,○○大人,還請您放寬心,莫須急躁,我會為您祈求健康平安的…」   我開不了口,只是彷彿定格般的身體突然動了起來,連自己都嚇了一跳。   …一眨眼,我以雙臂一把抱住狼神大人。   「不行!哪裡都別去!還請留…留在這裡!」我抱著她同時大聲喊道,她的身體是那般纖細,且彷彿燃火般的溫熱。   她什麼話也沒說,只是默默地展開雙手,用些許力道輕輕地從頭的後方抱住了我,只不過馬上又將雙手放在我的兩頰,將我的臉靠近她正面的臉龐,近距離看著的她有一對漆黑的瞳孔,那不同於人類,彷彿被吸進去便無法回來,有如宇宙般深邃的眼瞳。   「沒關係的,只是一段時間,我一定會回來,回到這個,有您在地方…」我努力抵抗忽然襲來的強烈睡意,但回過神時,已在昨晚睡著的棉被中。   「夢?不對,應該不是…」雙臂仍清晰地殘留昨晚抱著她的觸感。   此時,我忽然注意到手中握著的髮飾不見了,作為替代似的,手中握著的是一束亮麗的黑髮。   我剛到事務所上班,既已見到神主正在與師父談話。   「昨天真的非常對不起!」我邊打著招呼走向神主,帶著誠意低下頭道。   「不,能瞭解就好…喔呀?和昨天為止的氛圍很不一樣呢?」   「喔喔,到昨天為止,你這小子就像被狼附身了一樣,今天早上就變回平常的你了吶,是發生什麼好事了嗎?」師父也像放心了般說道。   「是,是稍微發生了點事。師父,等等請和我商量現場交接的事。」   「喔唔,那就算啦。你這小子就繼續和神主討論狼神大人神社的事唄。」   「真的可以嗎?」   「笨-蛋。讓我這樣的老頭子去了,不小心惹惱了狼神大人可成?那麼就拜託啦~」   「是的,謝謝師父!」   為了開始與神主商量,我打開自己桌子的抽屜準備取資料,並悄悄地將 放入了她束髮的御守袋也收了起來。 〔下集待續〕 ———————————— 閱讀更多:
6
留言 0
文章資訊
63 篇文章76 人追蹤
Logo
每天有 29 則貼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