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捏了媽祖的臉?#更

靜宜大學
#更 這篇文絕對不是要大家去迷信或是可以一直去這間 只是一個經歷分享罷了 但最重要的我覺得就是「活出自己的樣子」 要想觀世音,必先觀自在 (這是從看不見學長那邊聽來的XDD覺得很有道理也跟大家分享) 實際情況已經有擲杯證實問過了 3聖杯,是媽祖娘娘本尊 信者恆信,信與不信都取決於自己不強求 另外,其實也沒有隨便亂起乩或是為了找車位而來 降駕絕大用意也是來看看女友(如b12所述) 但這一路上走的比一般人還苦得多 (儘管深受寵愛😫) ——— 各位好,連假期間發生了一件趣事來與大家分享 女友其實是一個帶有天命的女子,但礙於還沒找到主神,所以交往期間經歷了不少被跟、想上身、崩潰的情況,我則是也已經習以為常能避免敏感地方就避免 在連假期間與女友一同前往台南遊玩,基於緣分下意外得知這幾天正港鹿耳門聖母廟會放煙火,於是決定前往聖母廟看煙火 在去之前的幾天時間內,每當只要提及聖母廟或者是看到相關資訊她的眼淚都會不自覺落下、打哈欠🥱等等反應 (我心想:嗯…看來是鐵定得去了) 於是在當天晚上6:30從永康出發沿著台江大道(17乙)前進 但這一路上我發現女友沿路都不太對勁 完全不出聲講話⋯⋯ 儘管我可能不斷地丟各種冷笑話、白痴語錄😭 這時的我心裡開始想 「不會吧?該不會又來了?」 因為當時台江大道蠻黑的,之前只要經過有墓地的地方就會被跟上!而在台南有很多鄉間小路也都是這個樣子,路的旁邊就是墓園或是喪禮 (之前只要被跟上她的人就會呈現不講話、說不上來的不舒服、無力、很累的狀態,所以只能去廟裡把他們給送走…) 正當我這樣想時,坐在副駕的女友突然間 大哭大叫「啊啊啊啊啊啊!我好苦啊…….」 坐在駕駛座的我心想「幹,完蛋了!我都還沒到廟就這樣,還有20分鐘的車程餒⋯⋯」 於是我只好左手操作方向盤,油門稍微放慢,右手拍拍女友的後頸、捏捏耳朵、臉,不斷喊著他的名字「xxx快回來喔!清醒一點我們要到了」 但她卻說:「不要碰我!!!」 我則想著:「好吧,那我只能能快就快了!」 加快速度開車🚗 距離還有10分鐘的車程時,這時就在旁邊看到滿滿的停車潮…..「靠不是吧?停到這邊?還有十分鐘才會到欸…」 「嗯…看來又是一場硬仗」 也就在此時! 副駕昏厥的女友眼睛閉著、手勢比了個動作! 看起來端莊賢淑,開口就跟我說「少年欸你過來?」就這樣重複說了兩三次,好像要跟我說什麼? (女友是一個不太會講台語的人,但我是第一次聽到她講的這麼順…) 當下我內心非常惶恐:「怎麼辦?我要問是誰嗎?可是我問了萬一是其他不知道誰說是,亂認,那我又該怎辦?」(因為去年曾經發生過類似的事件,所以不敢輕舉妄動) 於是我還是一直叫著女友名字xxx,快起來! 捏著她的臉? 女友:「少年欸你賣安捏」加上一連串的手勢,女友陷入昏眩 我腦袋還是一片空白⋯⋯到底是誰? 沒多久,女友醒來了 女友:「你白癡喔!剛剛那是神明啦,你還捏人家臉!全台灣最大媽祖的臉!」 我:「蛤?我怎麼知道他是不是神明…我不敢亂問啊⋯⋯呃,所以我捏了神明的臉嗎???全台灣最大媽祖的臉?」 不久後,我們也到了活動現場,但滿山滿海的人潮,找車位真的是一件不可能的任務…….. 此時再度顯靈微笑的看著我,指引著方向,因為當時找不到車位,滿滿的人潮 雖然是微笑,但我還沒回過神來,想著剛剛「蛤?我捏了神明的臉嗎?全台灣最大的媽祖的臉?」 她跟我說: 「唉,少年欸你卡乖欸啦」 「你老母就辛苦欸」 試圖跟我說些別的…但小弟天資愚鈍不是很懂… 於是第二尊降駕,聽女友轉述,似乎是一個男生,應該是千歲爺? 也是跟我指引了一個方向,走到最後竟然真的有車位????? 進到廟裡後,我們一直苦於找廁所因為太多人了 就在此時,似乎又有一尊降駕了? 過程中像個孩子說著,手一直甩著 「那欸架賊这人」 「哇就修眉邦溜欸餒」 嗯…又不知道誰來了… 最後也圓滿達成目的上香、看了煙火 也在神尊前好好感謝娘娘的相助 「感謝您的庇佑與相助,弟子愚昧有諸多事務不懂還懇請您見諒」 而我們都一致在思考著 「我女友前世到底是誰呢?」 讓這麼全台最老的媽祖親自迎接我們? 其實現在有很多事情未必像我們表面所看到那樣,是超越了科學,我們所理解的範疇,很多時候可能跟我們所想不一樣,並不是因為怪異,而是我們的不了解,多一點友善、尊重、包容,形成一個善循環
megapx
LikeHahaWow
147
71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