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歿與靈魂不滅

2022年12月3日 06:58 (已編輯)
大家安安,這裡是愛說故事的屁孩葛,今天想說說關於我還是小菜雞的故事。 我在小六開始就常做打鬼的夢,每個修行者也都常說自己的老闆。 不過因為我是小跑腿,老闆很多就不特別提了,今天想說個引我入門的神尊小故事。 之前也提過我開始打鬼是小六開始,在國中時,我遇上了我第一個老師,她是一個實習神明,以少女的樣貌示人,指點我打鬼的訣竅,只要未來我順利昇階,她也能順利正式成為神明,所以她非常細心也非常認真的在指導我,有時候也會有點嚴厲,但她是一個相當好的老師,有時也會表現得有點俏皮。 她教導我了一年之後忽然消失,而後,我第一次討伐被人類惡意玷污的神明。 那是一場激戰,原本純潔的神明因為人類的貪念與邪念而變了型態,身形也巨大無比,渾身惡臭,發出的聲音猶如猛獸,卻又像是尖銳的嘶吼。 戰役無比慘烈,僅一天一夜,許多兵將猶如螻蟻般被輾壓,血腥味與鐵器燃燒的味道在鼻腔中揮散不去,火光與數以萬計的法術打在邪化的神明身上,將它身上的邪念逐漸削弱,它的身形也逐漸變小,我終於找到空隙,將手上的劍刺入。 而當所有邪念因為這一劍而盡數散去時,我看見的是被我的劍貫穿胸膛的,我的師尊。 「做得很好。」她以無比慈悲的語氣與眼神,看著因為震驚而淚流不止的我,年幼的我驚慌失措,握著劍柄的手顫抖不已,她倒下的那一刻,我哭嚎不止,而她抹了抹我臉上的淚水,微微笑著「不要難過,你做的是對的,是我不好,讓你承受這種事,你修業已成,可以獨當一面了,師尊我很欣慰,你比你想得強大。」我已經忘記我說了甚麼,應該是震驚與悲傷,使我整個語無倫次,我只記得我哭個沒完,而師尊的身影如同流沙般,逐漸消散,只留下大聲哭嚎的我跪在地上,其餘的神明與兵將將我送回團體辦公室,文判官阿姨抱了抱哭紅雙眼的我,而我始終不發一語,內心滿意哀痛與自責,為什麼我沒有發現呢?可是就算發現那是自己的師尊,也改變不了需要誅殺她的命運,但為什麼呢? 內心滿溢的問號與責備淹沒了我,那段時間我關閉了能力,將自己的意識禁錮在黑暗的空間裡,也不知道過了多少時間,直至一道光強行打破了我的結界,地藏菩薩信步走來,摸了摸蹲在角落的我的頭「還在難過嗎?」地藏菩薩見我不發一語,便席地而坐,坐到我的身邊。「這真的是很難對吧?」我點了點頭,「許多修行者過不了的關,便是失去,可你的師尊培養你,希望你獨當一面不是嗎?」我聽完又開始流淚「可是我覺得不應該是這樣的代價啊。」地藏菩薩露出了苦笑「是啊。」地藏菩薩摸了摸我的頭。 「xxx,你知道靈魂為什麼不滅嗎?」地藏菩薩的問題,使我疑惑的看了看地藏菩薩,覺得丈二金剛「所有的靈魂消散,都會化成如砂一般的大小,它們化為花草樹木,昆蟲小獸,直至所有的靈魂碎片都重新匯集,她就重生,飛升為神,雖然這需要漫長的時間,但我保證,她依舊存在在你周圍,也許會變成花香,也許會變成蝴蝶,她一定會期待著你未來的成長,你只需要繼續變強,繼續修行,終有一日,她飛昇的那天,你能為她加冕,我想這就是她的期待吧。」我聽完感到一絲希望,抓著地藏菩薩的衣袖問著「真的嗎?」地藏菩薩笑笑「真的喔。我也是這樣過來的啊。」 於是我也就相信了,也就這樣走到了今天,在某些打散的案例裡,我也曾這樣告知失去至親的案主。 每一次聞到花香,每一隻飛到我身邊的蝴蝶,我都會想著是不是她。 每一次感到困惑,每一次感到被遺棄時,我會想起她曾經教導著我,帶給了我充滿法術與奇幻的各種夢境,以及她總愛說我是個小不點,但卻有大能量。 至今我仍期盼重逢的那一天那一刻,期待她靈魂重聚,飛昇成神的那一天。 「沒有毀滅,便沒有重生,沒有犧牲,便沒有新生。」 生命的循環如此,靈魂的變化如此,能量的流轉如此。 願我們記得,懂得,捨得。
愛心嗚嗚
168
留言 82
文章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