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我以為自己是個麻瓜(4)

接下來的內容,可能已經是脫離常理,甚至是可以當作創作文來看待。 這一篇我覺得有點無聊,比較多自己的心情。 預防針先打一下 我可以發誓那些形容的奇奇怪怪都是真的,不喜的可以略過我的文章,謝謝。 —— 師兄的誦經方式,會參雜一些中文和聽不懂的語言,我剛開始聽的時候覺得很新奇,但是不太會特別去聯想裡面的內容。 出事那天的晚上,我與神明懺悔完後,坐著就睡著了,也不知睡了多久,依舊是在師兄的經文聲中緩緩醒來。 還沒完全清醒,我閉著眼,突然在意識內看到了一扇門在我面前打開,鮮紅色的視覺效果映滿我的眼前。 一位老婆婆和先生在我面前跪著,門前升起了一個高桌,桌前左右兩邊各有一個修長的黑色身影,坐在桌後的是一個很龐大我看不清楚的形象。 過了幾分鐘,地上突然出現一個肉胎狀,很噁心的圓形,從肉胎中間緩緩打開,洞口周邊都是尖銳的獠牙。 然後那位先生「咻」的一下就被拉進去那個洞口裡,其他的景色也跟著緩緩變淡消失。 看完這些東西,師兄也正好誦完經了。 我緩緩睜開眼睛,相信我的臉當下一定很難看,師兄看到我醒來立即關心我的狀況。 想著這些畫面,我語帶驚恐地跟師兄形容看到了什麼,師兄一臉驚奇的樣子,才發現原來這些畫面,是他剛才誦經時的內容。 (日後有很長的一段時間,我聽完經的時候,臉都是呈現😨的狀態) 我形容一些曾經看過,也印象深刻的畫面: 曾經我看到遠處有巨大的高山,與山同高的兩個身影盯著高山上的一扇門,門緩緩打開,而眾生爭相如水般流出。 也看過黑色的河流中佈滿未開的白色花,遠處坐著一個披著白紗的人影,隨後花朵緩緩盛開彷彿蓮花。 石頭一樣的河流,旁邊有著披著白紗的看守者,黑色的背景中飄著一點一點的光,像是靈魂。 並不是時時刻刻都會看到,而是聽著誦經,感受到磁場與景象。 完全沒預期自己會看到這些畫面,而且我是平時連鬼片都不看的人,有人嚇我會超級生氣的那種膽小鬼。 原本在我身邊晃來晃去的那些形狀,清晰度突然從20%拉到90%。 原先我只覺得這是一個小插曲,認為我精神太耗弱了,於是看到這些有的沒的。 但是我發現事情好像不是我想得這麼簡單。 由於我出車禍後不便於行,按摩的工作必須暫時停止,而剛好占卜的工作也不做了,那就每天都過來靜坐吧。 沒想到從那之後我每一次聽到誦經,都會看到不同的東西。 剛開始確實是很驚恐,但久了卻也習慣了,甚至是會有些期待會看到些什麼呢? (必須提醒這個心態是比較不正確的,應該因為靜而坐,不能因為追法而坐,這就失去了意義。) 到後面我發現越來越不對,在感受這些磁場時,身體也逐漸變得非常敏感,像個病人。 只要有人磁場較重,或是身上帶有比較刺激的東西,我就會很難受,像裸著身體在寒風中一樣。 甚至嚴重一點,我會乾嘔,又或是直接吐出來,身體完全無法承受,真的很痛苦。 那時的我還蠻憤世忌俗的,覺得自己擁有一個很爛的體質,容易吸收負面磁場,還會影響到身邊的人。 不管是脾氣、個性以及靈性的穩定,那時候都糟糕到了一個極致。 更可怕的是冤親來了。 —— 我原先只是個偶爾閃神才會看到畫面的人,現在彷彿在看4D電影,連體感都顧到了。 最明顯的是我的體溫,若是卡到了,我的左半邊身體會瞬間涼到不行。 曾經以為是我自己的錯覺,有一次請朋友同時摸我的兩隻手,她驚呼怎麼會差這麼多,一手冰涼一手溫暖。 身體的刺激感也變得祂們像是真實存在一樣。 曾感受虎爺的毛絨跟重量(超大隻),還有被花纏著手不放,更有被眾生騎在脖子上抬不起頭的感受。 而我的冤親主要是小男孩,以及祂的母親,小男孩祂拿著令旗來,若我情緒波動太過,祂會讓我感受到像被針戳心臟一樣的痛。 為什麼會知道那是我的冤親呢?很多人都會質疑這點吧,但我從還沒來問事前,時常在重複做著一個夢。 夢中的我與女人結伴四處遊歷,那個世界裡的山都是水晶般透明,水裡的魚也是像水晶一樣的,那邊的一切皆是美麗的礦物組成。 遊歷了不知幾年,某個夜晚,我們一同坐在湖邊,身邊好多光點飛舞,祂微微轉過臉來,垂眼笑著說「我們會永遠在一起。」 然後我就拋棄了祂,祂最終在那個地方投湖自盡,在離世時肚子裡已有了男孩的存在。 好像在寫故事一樣,我每每看到那女人的臉,都感到祂的悲傷,以及男孩的憤怒。 有蠻長的一段日子,靈性及身體上的痛苦都讓我好想放棄,哭著問神明為什麼要讓我感知?為什麼要讓我明白世界的這一面? 師兄總是很溫柔也很堅定的開導我,我們不明白神的安排是什麼,這自有神明的智慧存在。 也許有一天,我會發現這是一種恩典,一切都是過程。 —— 以下是我的一些想法,不代表任何理論。 明白靈性世界的這一面,讓我有機會可以去修剪,去懺悔我自己。 在不知道的時間裡,我確實犯下了罪,才會有這些冤親相擾,而我從一開始的怨懟,變成真心為有緣眾生感到難過。 我是還不完的,一輩子的時間讓我好好做人。 我還有機會成為能思考的人,去嘗試善待我周遭的人,有形之人我們能好好對待,更何況是已無肉無身的靈體。 附上曾經看到的一些畫面,我用iPad把它們畫下來。 不是特別會畫畫,有時只是一個紀錄,看起來可能蠻像小孩塗鴉的哈哈
megapx
megapx
megapx
megapx
megapx
megapx
megapx
Like
38
13 comments
Post inform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