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裁爸猝死!惡毒親戚急爭產 竟動歪腦筋「穢血污神龕」敗他家運

人為了錢財,可以做到什麼樣的地步?為什麼就是有人,可以為了錢變得那麼醜惡?我不明白,為什麼有人會為了錢,將自己無緣的孩子,拿來煉成小鬼,還用來加害自己的姪子?錢是個好東西,但是「情」呢? 某年10月初的時候,老玄我收到了一則Line的訊息。投信者N先生用一種非常無奈的語氣,傳了一份沉痛的說明,和家中的照片給我,那富麗堂皇的神龕背後,隱藏著骯髒汙穢的金錢爭奪。 「喂,請問是命玄嗎?」N先生的聲音透露著疲憊跟無奈,光是這句話,讓電話這頭的我眉頭不禁一皺。 「你說,有什麼事嗎?」我覺得這次的事件背後沒那麼單純。 「是這樣的,這次事件有關我們家族的事業。」原來,當初N先生的父親是台灣鋼鐵家族企業的老總,沒錯!你沒聽錯,就是現在台灣八點檔最愛的XX集團的總裁,就是那種感覺。 由於是家族企業,所以容易出現一種狀況,那就是任人唯親。在N先生的父親看來是大家有錢賺,一家人經營一個大財團,一個財團養一家人,應該是個良性循環才對,但很可惜即使是一家人,人也都是「自私的」,每個人都想為自己或為自己小孩多拿些什麼,才延伸出悲劇的開始。 在N先生父親在世的時候,由於最後決定權還是在N先生的父親身上,所以大家都不敢亂來,但N先生的爸爸離世得很突然,所以總裁之位就這樣空了下來…… 他們一意孤行的認為,萬一N先生掌握了公司繼承大權,那他們手上的這些金錢權力就會被收回去,以後就沒辦法靠著這間公司乘涼了。突然,詭異離奇的事情就開始發生了!一開始只是拒絕N先生回公司,到後來拒絕不了就開始一哭二鬧三上吊,每次要回公司就會上演一部倫理慘劇,或是以出國為藉口。 如果僅僅是這樣的話,找律師或第三方來說明清楚就好了。但姑姑和二伯那邊根本沒有要坐下來談的意思,而在父親離世一年多後,N先生的弟弟離奇出車禍了,N媽媽也開始全身病痛找不出原因。 N先生自己的公司也開始出現各種問題,掌管業務的N媽媽業務急遽減少,公司變成姑伯們洗錢的工具,而當年獨撐半邊天的N家公司一路從前三甲落到20多名外,變成倒著數的前三名。家裡的神龕怎麼拜都不像從前一樣有保佑,N先生在各種精神壓力之下,他想找到問題的原因、解決的出口,於是透過網路找到我頭上。 所幸N先生家並不遠,我很快就找到了路。雖說N先生家已經家道中落,但瘦死的駱駝比馬大,既然是市區,那附近的地價怎樣都有一定的價,最誇張的是一樓雖然是住家,但同時居然還有前庭後院,打通的一樓神明廳比我家客廳大啊啊啊,只是…… 「N先生,你家神明都有在拜吧?」看著神龕前散落的香灰,明顯天天都有在上香。 「每天都有拜,我家神明怎麼了嗎?」N先生家的神龕還是特製的,固定每十二年都會換一幅新的三寶佛圖,但是這一張,早已退駕! 「這幅神明是誰換上且開光的?」會做這種事,真的是極度不敬!! 「是我去年換上的,開光好像是姑姑找人來弄的。」N先生不解,因為他們一家人已經拜了許多年,親戚們亂弄,應該也不敢把手腳動到佛圖上,不過這只是N先生的一廂情願。 「這開光用的是穢血。你姑伯他們沒來拜過吧?」用穢血汙染法器褻瀆神明,用這種血來開光?呵呵,我看連地基主都不願意進去吧。 「我叔叔們是沒有來拜過,不過我姑姑是有來過幾次。」N先生表示不解跟疑惑,確實叔叔們是沒來過了,不過姑姑還有來過幾次,這就是讓他不解的地方了。 「你姑姑來拜過?呵。」我冷笑了一聲不說話,轉手拔劍持令。 「東甲乾元亨,正炁速流行,吾受長生命,天地掌中橫……急降急急降,急速現真形,急急如律令。」右手持劍,左手鈴聲大響,往桌上一震,三寶佛面色一暗,兩道青面獠牙一身煞氣的小鬼從中竄出,滿臉凶煞的瞪著我。 「你姑姑……墮過兩個小孩吧?」我一臉嚴肅的瞪著三寶佛圖(事實上是瞪著那兩隻嬰靈)。 「我確實聽說過,她拿過……小孩。」看著我從一臉嬉鬧懶散,變成一身肅殺之氣,N先生也一臉茫然。 我是行走兩界,代天巡狩的---陰陽道師,命玄,我從來沒想過,有人敢這樣褻瀆幫助過自己的神明,也從來沒想過,虎毒不食子,卻有母親將自己無緣的小孩煉成小鬼來使喚,但的確是比一般小鬼要來的強大難纏。究竟是我瘋了,還是這世界瘋了? (待續)
megapx
LikeWowHaha
66
3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