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南望族宗祠藏「明鄭時期古陣法」! 道士一看皺眉:這太缺德(台南望族上)

台南,一個人文薈萃的好地方,同時也是古老的府城,歷史的痕跡在這裡比比皆是,但是越古老的東西,就越有它的智慧,同時更加古老也往往代表更危險。 漢人在台灣的足跡能上溯到哪?我想,鄭成功應該是大家第一個想到的在台政權吧。 沒錯,今天的任務來自於明鄭時期的故事,現在回頭想想,說是現代版的戲說台灣一點也不為過,一切都要從阿宥的家族說起。 阿宥是一位我之前的客人介紹的,而那位客人呢,本身是因為家族祖先等因素影響才找上我的,自然而然,這次阿宥也是因為祖先問題而來,剛好約在今年清明前後,也趁這這次祭拜祖先,來完成他一直以來的疑惑及想法。 事實上,關於祖先的事情老玄處理過不少,已經見怪不怪了,畢竟三折肱而成良醫,但這次不一樣,阿宥只是把族譜傳過來一看,我就震驚了。 只見那族譜一上傳Line,那密密麻麻的人名跟關係圖搞得我看的兩眼昏花。一代一代的往上數,數到幾代都不記得了,只見密密麻麻的族譜旁備註了一句:「陳家陳公XX原屬施琅下屬家將,於水師提督麾下大敗鄭氏,即順勢駐紮於此,歷經改朝換代,陳家一脈已深耕地方,故立此族譜以證來由。」 也就是這段註解直接把我給看懞了,明鄭時期,水師提督施琅,我再次仔細的將族譜從上往下再看一次,真真正正仔仔細細地研究了上面的人名以及關係對照,我想這一次,我翻開的並不是歷史課本,而是真正坐落於台南學甲陳姓族譜。孤陋寡聞的老玄我,只能說嘆為觀止。 但是話又說回來,那麼悠久的歷史、那麼漫長的時間,你說家族裡不發生點什麼事情怎麼可能?很快的我便查到其中真正的原因。 其實也就一個理由,也就是委托我的當事人姓「張」。 我也在整張族譜的最後,靠近現代大約三代到五代左右,發現了入贅的張姓,並且張公子弟的人口急速擴增。 於是陳氏宗祠周圍的原陳家子弟便開始向外遷移搬出,而原本在陳氏宗祠旁這些住家,就讓給後來的張姓陳家子弟,到委托我的張先生這一代時,已經是第四代。 那麼這樣問題就縮小許多,從張公開始,雖然還是給自己張姓留了血脈,但其他跟隨陳姓的卻盡皆破落,乃至於到張先生這一代也開始破落。奇怪的是,其他原本屬於陳家的人卻都興旺了起來。 種種奇怪的現象因素以及緣由都促使張先生來找我,身為家族長子、孩子的爸爸,張先生不得不去面對這一切。 當我聽完張先生的整個敘述之後,我也覺得這次的事件不同於以往,雖然說這一張族譜相對完整,但是越完整的事情通常代表隱藏在其中的秘密就越深。 於是我請張先生將他們張姓這一脈的關係另外整理出來,並且向戶政事務申請所有能申請到的戶籍資料。這不申請還好,一申請下來才驚覺張公的風流根本可以寫成一本小說了。入贅陳家只是他婚姻的一部分,他這一輩子光記錄在案的婚姻就高達三次,按此推斷,我已經不敢想像他在外面的風流債有多少。 鑒於事件的複雜困難以及調查難度,我想我別無他法,唯有到台南學甲走一遭去釐清這整件事。張先生也知道他這次的事件難度之大,他也沒有二話便答應了我的條件,讓我前往陳家宗祠祠堂實地考察。 其實張先生的願望很簡單,就是讓他張家一脈從陳姓裡獨立出來,講白了就只是「分香火」,但是這個分香火我想大概是我這輩子會遇到最困難的。 因為我到台南去實地處理此事之前,就調查出來他們張家起碼有三位以上的家族怨靈債主,而且幾乎都是張公的女人,唯一一位跟他無關的還是他兒子的女人,這血脈遺傳真不是蓋的,但不處理這三位,分香火的流程絕對就無法順利完成。 人家宗祠確實也沒有讓我失望,畢竟是從明鄭時期一路流傳至今的血脈,宗祠祠堂本身經常隔幾年就翻修一次。 但是當老玄經過長途跋涉抵達當地,在張先生的祖厝裡用過午膳,步行到距離祖厝僅僅不到200公尺到宗祠時,正在令人覺得浩大的宗祠前面,我沒有時間去感受它的壯觀以及威嚴,僅僅是一瞬間一晃眼一個繞圈,我便知道這是一個陣法,從明鄭時期流傳至今的陣法。 望著跟我而來的張家祖孫三代人,我想我也不需要多言語什麼,我只需要證明給他們看。 「張先生,你說你們姓張的都住在陳姓宗祠附近,而真正的陳家人就往外搬走了,對吧?」我語氣肯定,複述張先生曾經說給我的話。 「是啊,這附近幾乎沒有原本的陳家人了。」張先生雖然疑惑卻仍然完回答了我的問題。 「那我跟你們說,這裡是一個陣法,我所見過最大的陣法,你們所有的張家人都是祭品,不信你們往外看最近的陳家人是否住在這邊方圓3公里外。」 「可是沒有啊,最近的陳家人就住在那個方向,過河那邊,那應該是住得最近的陳家人,所以距離這邊應該不到一、兩公里呀。」張先生的親大哥立馬反駁我的話。 我順著張大哥的手一眼望去,確實在河的對岸有幾間大樓社區,我說錯了? 不!我依然老神在在,我只是說請張大哥打開他的Google地圖,氣定神閑地請他看一下以宗祠為中心,方圓3公里之內所有建築住宅。 張大哥張先生以及張爸爸,四人既使懷疑,又是半信半疑地將Google地圖給打開來看。 不服氣的張大哥甚至張Google地圖上的比例尺看了更仔細,但是不察則已,這一查證只能證明我所言句句屬實。 在他們看來或許我神算之準,或者佩服我的知識之豐富,經驗值老到,但其實我在繞到一半知道這是陣法時,請我的靈兵去調查這個陣法的範圍究竟有多大,也因為這樣我才能得到3公里這麼準確的數字。即便是張大哥剛剛所言住在最近的河岸對面的陳家人,在Google地圖上顯示依然超過了3公里,只是超出不多。 我剛才說事實,已經深深地震懾到了他們,事實上陳家一開始就是瞄準張姓家人,他們還傻傻地以為是外人或祖先問題。 但事情永遠只會更糟糕,對於張先生一家人,他們對內只要好好說面對他們的祖先,對外是有可能有人設想去禍亂他們以保護他們根基祖厝。 但如今更倒楣的情況,還非常有可能壓根是自家人搞自家人,林子大了,甚麼鳥都有,家族大了,甚麼人都有,光是目前調查的結果,就讓整個案子的難度直線成長。 -- 我是行走兩界,代天巡狩的陰陽道師──命玄,這次案件如此駁雜而古老,就目前所查出的陣法、祖先、情債、布局,我真能一一解決嗎?而為了解決這件事,我竟在直接對地藏王老大出手,到底怎麼救活這道局,幫忙張先生一家呢?
megapx
Like
47
6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