銘傳大學

半夜差點被嚇死

大概半個月還是一個月前,我在學校待到凌晨快兩點。我和學妹走在夜色下,銘傳在黑暗的籠罩下變得邪異可怖,漆黑的讓你分不清眼前是人是鬼。樹影斜照,不遠處搖曳的燈光像是女鬼搖曳的裙襬。我非常膽小,身旁的學妹一米七的身高讓我格外有安全感。我們相伴著沿著宿舍方向的下坡緩緩走去。經過操場的時候,一陣陰涼的風吹過,讓人不禁一哆嗦。 好死不死,秋風蕭蕭,沒有吹來什麼曖昧的氣氛,也沒有浪漫的樹葉撒下平添寥寥秋景。只有,幹!好想上廁所。 晚上喝的飲料,此時有如夏天的秀姑巒溪,洶湧奔騰。讓人一點都無法忍耐。 於是我含羞帶怯的問向我一米七的同伴:「你想不想要去廁所?」 對方非常矜持有禮的淡淡回答我:「沒關係,不用。」她的回答讓我如墜深淵,揣在懷裡的手猶如風中殘燭的老人顫顫巍巍的抖動起來。 我抬頭看了看學妹冷靜穩重的表情,再望向那隱沒在漆黑之鐘的司令台。我心一橫,看似雲淡風輕的抬腳大步走向下樓梯。別問我為什麼不直說,問那一米七讓人充滿安全感的學妹陪我去廁所。 怪我,都怪學姊我還是有尊嚴的。一米七的學妹也是學妹,我願意讓她守候在路燈充滿希望和安全的庇護之下,而不是冷眼旁觀學姊耍笨。我眼裡含著淚,顫抖著舉起手機,妄圖用這微薄的燈光帶領我邁向瀟灑的路途。 隨著我的腳步落下,我強忍著沒有回頭。我知道學妹一定還站在那裡,她秀麗的臉上一定帶著對我的敬佩(並沒有),覺得學姊真的好厲害(不要瞎掰好嗎)。 濃郁的墨色逐漸包圍我,我走入了黑暗。一步一步,踏下階梯。噠 ! 噠 ! 噠 ! 咚咚咚咚咚......。心臟在胸腔中狂跳不已。當下除了對未知的前方深深地恐懼之外,我發現我可能需要去做一下健康檢查了。 終於,就在我忍受的極限內,我終於走到了司令台。再走幾步,就能從這個煉獄解脫。然後我要以百米衝刺的姿態,跑回學妹的身邊。然後瀟灑地說,秋天就是要跑一跑,動一動身子才不會容易手腳冰冷,然後學妹就會非常佩服我......。 正當我腦海裡的學妹用充滿景仰的眼神看著我時。我和數十雙眼睛對上了視線,我感受到身後的陰影變得更加凝重。在漆黑的走道上一張張蒼白的臉孔印入我的眼簾。走廊盡頭傳來一陣冷風。此時,不再只有恐怖,而是一種無法形容的詭譎氛圍。我沒有尖叫,因為當下我已經嚇到失去語言能力,而在漫長的反射弧總算反應過來後,咒罵聲如滔滔江水湧出。 幹幹幹幹幹幹幹幹幹幹幹幹......幹!!! 後面的事情我不會再繼續說了,反正學妹從此之後只用憐憫的眼神看我......。
megapx
(這是帶給我不可挽回的創傷的罪魁禍首)
LikeHahaBow
34
6 comments
Post inform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