館長當下就不知道自己會不會去世這個直播也可以算是遺言吧 最後沒事當然是不幸中的大幸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