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年前的某天,本魯還是高中屁孩,深陷水深火熱的大考深淵。我的班導教化學,人稱阿部,是一位不苟言笑的嚴師。他用嚴格的規範管理我們,日以繼夜地督促大家念書準備學測、指考。本班由一群怪怪的男生組成,各有各的興趣與專長。有人很會畫漫畫插圖;有人打LOL很強(外國電競隊員);有人很會烘培(馬卡龍神人)。我自己則喜歡研究飛機,不常碰學校的教科書,反而天天抱著空氣動力學;無線電導航;航空氣象學的原文書。這樣的結果讓我每次化學都低分飛過,反而語文科最強。想當然耳,我馬上就被班導列為重點觀察對象。

大考愈來愈近,阿部天天徘徊在班上,對大家瘋狂灌輸著他自創的理念:「要走大家都走過的路阿~努力讀書,拿到一個學位後上班不是很好嗎?怎麼還在做那些不適合的事情呢?走羊腸小徑,小心弄得滿身傷痕阿~」。由於我一直覺得「興趣是驅駛人前進的動力」,就算模擬考近在眼前,我還是會在讀書的空檔,在教室一角繼續研究為啥風切會讓飛機掉下來;自動駕駛系統有何功能。

學測後的上課日,阿部把全班同學分別叫去聊天,詢問選系的方向以及未來規劃。我們是二類組,學校相當期待今年會有更多人去讀熱門科系。當我和阿部表明自己想讀航太系時,不知為何,被強烈的勸誡別去選航太。「你不是想考機師嗎?機師又不會管大學讀那個系,為什麼要執意讀航太系呢?怎麼不先把大學的基本學位讀完後,再去朝自己的目標努力呢?」於是第一張選系申請單被收了起來。可能是覺得自己能將研究飛行的熱忱也轉移到理工科上吧,我挑了幾個較普遍的二類科系送了出去。我真的不敢想像,我竟然能在面試時脫口而出「程式語言很有趣」、「VLSI很有前瞻性」等等的話。由於面試分數合格,就靠著申請入學進了理工學院。(一年後發生了大轉折.....)

高三下的日子,天天寫考卷實在是相當無趣。趁這段難得的空檔,向學校一連請了二十天多的事假,趁這段時間跑去體驗飛行模擬機操縱,順便去找一些機師聊飛行經。由於太常在學校消失,再加上之前的種種,阿部許多老師都覺得我都在遊手好閒,不務正業。

進大學後雖然暫時擺脫了持續不斷的碎碎念,但是那些「你研究這些根本沒啥用」;「甚麼時候該做什麼事要搞清楚」,仍然縈繞在腦海中。在課業外有理想、目標與熱情,這不就是教育的最大目的:「啟發」 嗎?什麼時候起,學生被限制成只能堅守在預先設定的框架中,無法真正對自己喜歡的東西努力呢?

從大學起,我不斷地把過去對航空器所學到的知識與理論,分門別類地做整理、翻譯,並且製作成一系列的教學文件,放置在網路的公開平台上。原先只是一頭熱的做,一段時間後的某天,信箱中出現了一封來自另一間大學的信:「同學你的教材很不錯,有沒有興趣一起來我們系上玩一玩飛行模擬機?」。興高采烈地跑去找那位教授,實地參觀他們系上的教學設備後,得出了結論:影片教學方式相當有效。抱著試試看的心情,我向教授提出了製作系上教材的計畫。接下來的數個月,我瘋狂地把各式各樣的課本轉換成影片,再配上整理過後的片段與字幕。系上回饋用起來相當有效,同學們很喜歡影片式教材。接下來除了做教材外,我也時常接他們系的活動,上模擬機幫忙帶課程或是弄宣傳海報。

畢業已過了好一段時間,去年回到了高中母校,又見到了阿部。
「還在搞飛機嗎?」「對阿,我不是在游手好閒喔」
一邊用力地把課程助教聘書塞到他手上。
他看了一會兒,突然開始轉移話題跟我聊別的。
不久後阿部要下班了,我們在辦公室門口道別。

「要好好開飛機」他說。

雖然還是大學生,我無法被合法的聘為助教,也沒有工讀金可以拿。不過,經過了這一段,至少說服了一個慣於叫學生乖乖念書的老師。雖然搞到黑眼圈直冒,但是能證明喜愛的事物可以由下苦功而獲得回饋,那些付出的肝指數都值得了。興趣不能當飯吃這句話,是無法束縛住理想的,把興趣磨練到夠強悍,自然有人會甘願拿東西來換你的「專業」。


或許很快就會被某些逢甲航太的同學抓到,哈哈。


-Kappa

共 10 則回應

4
加油r
推原PO堅持夢想
真的做自己喜歡的事比什麼都來得重要
1
幹 原PO太猛啦
樓上神卡 0. 0
1
台科大 吱吱管理系?????
0
台科大 吱吱管理系?????
↑詳細希望!!
0
有的時候老師的一句話真的會影響我們很大
2
被朋友慫恿亂填科系
原本想說會被D卡退回重填,結果就這樣通過了......
1
B1 B3 我想知道吱吱管理系這OP的名字是怎樣來的XD
B2 肝已爆XD
B5 老師的一句話,可以造就一個人;或是毀了一個人。
0
B7 就...資管系
0
回想起來,由衷覺得高中老師真的管太多

(搖頭
0
還好我的高中老師很開明,不會給太多想法,比較多的是「自己的選擇自己負責」的觀念
馬上回應搶第 11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