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個沒有D卡帳號的朋友昨天看了這篇文章,想跟大家分享他的故事,也希望對原PO有點幫助。
小妹看了也覺得很感動,幫朋友代發,以下是全文,有點長。感謝大家閱讀。


昨天看到D卡的一篇文,感覺觸動很多回憶,趁著無事就稍微整理一下。
  
大二那年我的世界非常糟糕,感覺做什麼都是無用功,那大概是我人生中最接近死亡的一段日子。死亡的意志並非一直處在一個高峰值,而是像訊號波一樣,時而上時而下。我大多時候過得普普通通,悲觀大概處於中間偏上的地方,然而死志一來,我必須全副心神都用在抵抗它上面。不知道是人生必然的接觸還是命運的創治,在那段最糟糕的時間我碰到了最糟糕的人事物。雖然也不全是糟糕的,但大概有百分之九十的部分跟毀了沒兩樣。
  
其一是我認為世界沒有公平。其二是發生的所有事在當時的我看來都像是一坨屎一般,那時候的我非常尖銳,我雖然表面上和大家笑嘻嘻的相安無事,在和一群人相處的時候我可以談天說地,無所不談,但是回到一個人的宿舍裡的時候我沈默,不想說話,我坐在電腦或者背靠著牆看著書,甚至不想要活動,不想看見明天,覺得那些狀況都太過可笑、太過令人無力。
  
那時候我有一小部分的挫折在於我認為有個同學,傳了我的謠言,然後我覺得我被傷害了,我去追問對方的時候,對方以死相逼,後來老師約談我,問我:你有沒有想過他真的死了會怎麼樣?當時的我覺得這個問題實在可笑至極,為甚麼是我被這樣詢問?雖然我在大四的時候已與那位同學算是和解,但我仍一直記得這件事情——我覺得我的傷心沈潛在海平面下,並且一個不小心就會被各種事情擊沉,且無人知曉。
  
很少人會了解自己對於他人做的事究竟是多大的傷害,連我自己也不例外,我偶爾回想過去,自己確實傷害不少人,雖然大部分處於還擊狀態,但我仍不可避免地傷害到許多毫無冤仇的人,對此我道歉。然而我仍是想討論,關於他人的善意究竟是如何變成壓死人的最後一根稻草這件事情。
  
大部份人的安慰,其實並不是安慰,而是加上更多壓力在他人身上。「你要想想其他愛你的人」、「你要好好活下去」、「這世界還有很多希望」、「沒什麼大不了的事情,你為甚麼要因為這些雞毛蒜皮的小事傷害自己」、「這些事情沒什麼」。我每次看到別人在安慰他人時這種類似的句型就想翻白眼,隨便陪他說些廢話,甚至什麼都不說可能都比這些話要來得好。
  
問題在於你根本不是他,你怎麼知道他的傷心不是真的?你根本不是他,你怎能確定這件在你看來的小事對於他不是生死攸關的大事?問題在於我們從根本上缺乏同理心,而我們完全沒有發覺。我最嚴重的一次已經走上了學校行政樓的最高樓,再往前走兩步我就真的與大家說再見了,然後我連續來了幾通電話,都是平常沒在連絡的朋友,我故作鎮定接起電話,隨便聊完幾句就掛斷了,然後又下一通,也是聊了幾句就結束了。然後我就回去宿舍,把自己鎖在房間裡面,我感到後怕,覺得自己的死志是這麼突然且猛烈就像洪水一下子將我沖得好遠好遠。
  
一直到現在我僅能控制自己,將自己的情緒維持在一個中間值,但那其中的努力我想沒人知道,也沒有人想要知道,但那無所謂,能夠控制自己才是重要的。我本來想回應在D卡上面給那位同學,但因為我沒帳號也就算了,只是趁空將自己的這些經歷寫出來存著而已。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了解如何控制自己的情緒,人生不是只要笑、假裝和大家都相處得很好就什麼事情都沒有了。問題藏在海面下,即使看不到也是真正存在。願一切有相同苦惱的人都順利走過這段陰暗的幽谷。

共 2 則回應

0
推 願一切有相同苦惱的人都順利走過這段陰暗的幽谷
嗚嗚
0
我目前還是有服藥控制焦慮,但是我相信人生有很多好事,加油
馬上回應搶第 3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