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先我再懵懵懂懂小大一的時候,看到學校的學生會招生,二話不說就填了報名表,心裡想著:「學生會很屌阿!參加之後一定可以讓自己變的更厲害!」,心裡會有這樣的想法,也許來自於自身對於「學生會」這個東西過多誇張的想像;如同許多小說漫畫,我同時心理也已為學生會能到達學生權力的中心,就我目前回過頭看,並不是那樣的。從一開始當小弟,接下來當幹部,到現在傳承下一代要退休了,心裡有不少話想要傳達出去。

起初我抱持的心態就不是為學生做事情,就是想認識更多人、想把妹、然後順便學點能力、再獲得點實質利益;認識人,的確,現在整個校園內幾乎每個系所都有我認識的人&認識我的人;把妹,我也的確憑著學生會幹部這個「看似有點大的光環」交到一個曾經崇拜我的閃光,後來因為私人原因分手了;學點能力,基本的文書處理、籌備活動、跟師長開會的應對進退、甚至於無意間學習到的政治(政治並非我的主修)、或者是如何說出冠冕堂皇的漂亮話;實質利益,正常來說,我們學校學生會辦活動幾乎都是虧損辦活動,基本上,活動籌備者根本半點油水都撈不到,但是也獲得不少的「紀念品」。

對於學生自治的感覺,學生會,就意義上來說,他是一個學生向學校發生的管道、契機,但是當學生對於這件事情的參與度不高的時候,它的成效也會越來越差,不好的候選人可以輕易的當選學生會長;在我們的學校內,到了選舉季節,實際上會參與學生正副會長投票的同學可能不到20%,這代表著,只要「想當會長的人」的人脈夠廣,一顆西瓜上去選都會上;「學生要是不主動積極參與,到頭來只會更快的讓自己不想發生的事情發生而已」

師長,當了學生會的幹部,在校級會議、校級委員會上面也有了席次,雖然在多數會議上面並沒有直接動搖師長意見的能力,因為席次並不多,一個委員會裡面,學生代表所佔的席次了不起就是一、二席,只有與學生最相關的「飲食」,負責那一方面的委員會的學生代表席次才有過半,但是我真的要跟各位宣傳一下我的「片面之言」,以目前我所開過的會議、所參與過的委員會來看,師長真的比想像中的還要誇張很多,沒錯,是「誇張」很多;審查案件只審文件上面的格式、錯字,神邏輯、包裝性的言論。

學生會是一個怎麼樣的概念?實際上學生自治團體有著一般學生想像不到的權「力」,首先,多數人並不知道如何運用,再者,也沒有那樣的肩膀、氣度可以扛下那樣的權力隨之而來的責任,因為我們只是一個年輕人,而且是並沒有受到良好「教育」的年輕人,大多數的學生都只被教導如何「讀書」,讀書以外的事情就各憑本事、各憑機緣。

共 2 則回應

2
推辦活動都虧錢QAQ
1
推學生對於這件事情的參與度不高的時候,它的成效也會越來越差
不論是做了多少事情只要是沒參與的學生仍舊會覺得學生會沒做事。
馬上回應搶第 3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