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晚上的夢裡
我和曖昧過的朋友在一起了
雖然我們剛在一起就吵架哈哈
可是一切還是很幸福

其實在夢裡我就很清楚這只是夢
但是當早上聽到該死的鬧鐘
起床看到下舖還是horrible的室友
我忍不住了,寫下兩句話

我有我想逃脫的牢籠
Set me free please.

寫到牢籠這兩個字
我想起一件很有趣的事
高中單身不在愛情世界裡的我
參加全國高中生讀書心得比賽寫步步驚心還得了獎
我很好奇我能有什麼深刻的心得
不過書裡面有一句話我似乎很喜歡:
我究竟是否只是從一個小牢籠逃到另一個大牢籠?

在生活高壓的高中,每年暑假我總極度期盼出國
我需要一個理由把我帶離臺灣這個牢籠
可有一次我在寫歐洲旅行的回憶時
竟然寫下了這句:
我究竟是否只是從一個小牢籠逃到另一個大牢籠?
看來就算逃到了歐洲
我仍舊無法完全讓自己從壓抑的生活中解脫

我也一直想要找到一個男朋友
給我一個理由帶我離開我不想面對的朋友、室友、社務和課業
但是愛情又何嘗不是一座大牢籠?
就因為這個原因我遲疑到現在
可是忽然想通了

人生本來就是一座牢籠
到哪裡都逃不掉
那我又為何要害怕愛情這座牢籠?

大概是因為想通了這一點
所以在夢中我才會這麼順其自然的和他在一起
但是做這個夢實在是該死的殘忍
現實生活中,我跟他早就一點也不曖昧了


共 2 則回應

1
最後一句好感傷啊
拍拍
0
B1 謝謝妳~~曖昧真的是不把握就會消失的感情
馬上回應搶第 3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