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個副會長,搞得兩面不是人。努力把關每件事,也得讓辦活動的人盡情發揮。想盡辦法撐住上頭,想盡辦法穩住下頭,想盡辦法不露臉。為的,只是三頭之間的平衡,尤其是心理平衡。

現在,和迎新負責人也處於一種微妙的狀態。我好像變成對系學會的唯一窗口,甚至得扮起黑臉。但是,我很怕吵架,也知道迎新的壓力對他來說很大。想幫忙,也想保護,但是站在我是副會長的角度上,卻又得在經費與活動好壞之間,努力取得平衡。心裡好煎熬,有些話,想說,又不能說。

有時候,難免我兇了些,對不起啊!各位!我得守住系學會,不讓它倒啊!對不起啊!各位!在你們面前,再怎麼身體不舒服,我還是得裝做沒事。

共 1 則回應

0
同是社團人,這感覺我懂.......
我也好累,加油了…
馬上回應搶第 2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