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個很奇怪個性的人 (?
別人怎麼對我,大致上我都可以忍受
但只要動到我身邊那些我十分重視的人,我一定無法忍受,必定爆炸

_________事情是這樣的_________

我有一個很要好的朋友 A,他是個很好的爛好人,他個性溫順,事事順從,不會討厭別人。
我有一個同班同學 B,同時她也和我在學校行政中心打工(我跟 A 一樣曾以為 B 是個可以交的好友,但日久見人心),她很有個性,很活潑,一開始認識她,她會用一副「我懂妳的樣子」,吸引你和她做朋友。但她太過於霸道、厚臉皮,是個標準欺善怕惡的人。(基於看太多她這樣對別人的例子,我就不再給她第三次機會)
她與人相處,大致分為四類人/情形
(第一類是聽男性朋友的經驗談;第二、三、四類是統合大多數女性朋友+我個人與 B 相處過後的感受)
【第一類】她有興趣的男性──在第一類人面前,她永遠是個嬌羞的小女人;
【第二類】剛認識的朋友(無論男女)──在第二類人面前,她是個活潑開朗又討喜的人;
【第三類】在相處之後,她覺得你是個可以欺負的人──在第三類人面前,她是個天皇老子,她要你怎麼做你就必須照做,如果惹她不開心她就兇妳(即使你沒做錯,或者什麼都沒做);
【第四類】在相處之後,她發現你是她不能欺壓的人──她會逐漸遠離第四類人,之後告訴她身邊的人,某某某都怎麼樣啦!某某某個性很奇怪啊!某某某又隨便兇我、欺負我‧‧‧‧‧‧等等等,之類的。

我跟 B 吵過兩次,就是因為他的個性霸道,如果事情不順她的意思做,她就會不開心,常常會無理取鬧、隨便對人發脾氣,第一次吵架是因為別人惹她生氣,她莫名其妙打我(我到現在還不解,她打我幹嘛,遷怒?);
第二次是因為她自己不開心卻遷怒於我,早上也要罵我,晚上也要嗆我(誰會一天到晚被罵而開心?)。
(第二次會繼續和她笑笑的,只是因為人非聖賢,都能有第二次機會的,大家不是都常常這樣說?何況是人與人之間複雜的關係?)

不過這次(第三次),我真的炸了!
不過,這次的當事人不是我,是我的朋友 A。
B 之前跟 A 借過幾次錢,一開始都只是10元、20元而且次數極少,所以A沒有特別在意或者開口叫她還錢(因為談錢傷感情)。A 也視 B 為可以交的朋友,所以誠心相待,時常有些好吃的東西都會分享給 B,B 也常常讓A 請她吃東西,從 A 的身上挖好處,但 A 也沒說甚麼。(之後有一陣子(還沒跟 B 吵第二次),我因為這件事不開心,因為 B 就是完全的利用 A 罷了!可 A 不這麼認為)

可是最近,B 卻離譜的到不行,她的行徑越來越誇張。
有一次她跟 A 借了100元(其實 B 借多少,我跟 A 都有各自記,A 記是因為那是她的錢,我記是怕 A 完全不在意,就讓這事隨風去),從那次之後,她就常常跟 A 借錢,一個星期至少會有一、兩次,而且都開始以「百」為單位。
A 是個很節儉省錢的好孩子,所以錢不會擔心不夠用。在 B 借錢的這段日子中,我常常罵 A 笨、白癡、傻傻...等等等(可以罵她單純的都罵了),也一直要她不要借 B 錢,A 卻常幫她說話,說:說不定,她(B)有甚麼困難,需要我們幫忙的,她只是不好意思說。
他(A)一句話,堵住了我的嘴‧‧‧‧‧‧「真是個爛好人」!!!((心中憤怒的吶喊!!!

可是這幾天,她越來越裡離譜了,她之前借了10、20的時候,沒多久都會還;後來,就開始會拖,(A 久久才會跟他說),某次,B 跟 A 借300元,一個星期後,A 請她還錢,B 就用一種不爽的語氣說:我會還啦!妳急什麼?(我聽 A 說的時候,我的反應是── e04,你欠人錢還這樣囂張?)

後來拖了幾天,B 很不開心的把錢拿到 A 的房間,丟到 A 的桌上說:這是上次欠你的。
就走了。
(幾天過後,我跟 A 吵第二次,就再也沒甚麼交集,但基於兩人都在行政中心打工,所以不得不和顏悅色,但我也沒有想繼續因為那些事跟她吵的意思,所以我以待普通同學的方式待她,依然笑笑)

之後,有一個月 B 沒有再理 A(那一個月也有傳出 B 說 A 壞話‧‧‧‧‧‧什麼的)。但一陣子過後,B 又開始恢復本性,開始跟 A 借錢。
這次,她已積欠了千元的債,這筆錢也拖欠超過一個月(中間也不斷地在借,除了跟 A 也有跟別人)。雖然不知道是怎麼發生的,但我聽到消息時,已是系上,甚至外系都知道她的事情,她真的是「出名」了!(惡名昭彰? 不過,她一直以來都以為:她是因為活潑開朗又討喜的個性出名,大家都喜歡她)

真正事發應該算是...昨天吧...
因為A開始煩惱 B 不會還錢,可是又怕去跟 B 說,B 又會像上次那樣兇她、不開心之類的。所以,A 來找我討論她該怎麼做。(因為一千元對一個住外的學生來說,也是一大筆錢!特別 B 沒有打工,生活費也不是很多)
我才出面幫 A 拿回錢,因為我知道 B 不會對我怎麼樣,因為我屬於前面所述的第四類人。所以,我在系上好像也挺有名的?(因為同年級的大多都會知道,她和學長姐關係又比較好,所以常常跟高年級的說她的心事,所以大概都知道了?)
曾問過身邊的人,也收到很多班上無論熟或不熟(只要聽到消息)的同學送來的關心,所以我大致了解,沒人覺得我是 B 口中的那種人,我覺得好感動,真的。(雖然個人也不是很在意,如果真的信 B 的話,而沒徹底認識我這個人,那這個人也是不值得交的朋友,我是這樣想的)

前天晚上,我到 B 的房間找她談跟 A 借錢的事情,但她不在,所以我寫了一張紙貼在 B 的書桌上。
(據 B 的室友說:B 早上才回房間,看到紙的時候,非常地不開心,雖然沒有說什麼話)
昨天快中午的時候,我跟 A 再去 B 的房間找她,這次她在。我讓 A 自己去跟 B 收錢,我在跟 B 的室友(我的朋友 C )聊天。不過我一直很在意 A 和 B 那邊,所以時不時就看那個方向一眼,也有特別去注意她和 A 說的話。
結果,我聽到了一句話,讓我直接衝向前去罵 B。
B 對 A 說:上次報告,妳那個翻譯和PPT都亂做,我幫妳改了很多,還因此熬夜,所以你要給我一些錢當作補償,我只會還妳500元(是她欠的一半!)。
當下,我直接衝到 B 的面前,冷冰冰的跟他說:你可以在不要臉一點,A的報告做得很好也很仔細,即使有缺點需要改進,你也沒資格這樣對她說,還有,這件事跟妳見她錢是兩回事,不准因為報告欠她任何一毛錢。(完全沒有經過腦袋思考的我,說出這一串話,因為當下,我的腦袋只聽到「砰!」的一聲,像有東西炸掉一般)

B 心不甘情不願地從錢包掏出一千元給我,她打開錢包的時候我瞥見她的錢包裡有一大疊藍藍的鈔票。(一瞬間,我的頭頂再度多了一朵烏雲,而且正在打雷!)

我的心情非常不美麗,我把一千元還給 A,那件事之後 A 一直對我很愧疚,C ( B 的室友兼我的好友)說聽 B 抱怨過我和 A,但事關 B 所以我跟 A 的方面全是壞的,她(C)完全不知道事情始末。直到今天聽見我罵 B 那串話,她才發現事情似乎有點嚴重。
我也問過 C 關於 B 的經濟狀況之類的,但 C 說,她家很有錢並不缺錢,也從未跟室友借過錢,她用的東西都是有牌子或者蠻好(=價高)的東西。我聽完之後,心情很無奈,一是為 A 生氣抱不平,二是覺得 B 怎麼可以這樣厚臉皮?
反正事情早被傳出去了,何差這一個?

今天早上,我收到某課助教(跟我不錯的學姐)的訊息,問我:為什麼 B 找老師,要求她不要跟我同組,要把我踢出組別。後來又收到學姐的訊息說:老師有答應這件事(因為我們老師也是好人一枚),我聽到時,很無奈。不過,慶幸的是,最終被踢出組別的不是我,反而是提出換組的 B 自己。之後聽說班上沒有一組要收她‧‧‧‧‧‧ 因為,不是滿員了,就是拒絕,最後她似乎是跟別系的還是學長姊一組吧?

中午,有遇到 B (畢竟系上的人,很難不遇見),她在跟她朋友說話(非系上),遠處就可看見她比手畫腳、激動的說著,和我擦身而過的瞬間,她別強調了關於那件借錢事件我罵她的話(她特別強調、提高音量很激動也與語氣可憐、無辜的哭訴著她被罵的過程,雖然她將我的話轉述給她朋友聽時,我沒有聽見整段),但擦身後幾步就聽見她朋友說:真的假的?那個人這樣罵妳喔!她也太賤了吧!我才大概猜到,她又在博取同情了。

後來回到房間,我無奈地在PO了一則文:「信者則信,不信則不理,我相信我沒有錯。」

看到我的PO文,很多老朋友都來關心;班上同學、朋友,也來告訴我一些他們聽到的事情+消息+我和 A 的壞話。這樣聽下來──這事兒,班上應該很多人知道了吧?
不只,因為 B 會到處跟別人說我對她不好、兇她、還罵她;再說 A 對她(B)做了甚麼;還因為她到處跟別人借錢,那些「別人」早已抱怨連連,所以搞得整個班上消息如大火一樣迅速蔓延,後來又聽到昨天下午至今天中午這段期間她到處跟別人說這件事,包括班上同學的外系朋友,也把消息傳回系上了。

呵呵。
好無奈啊 :-|

共 4 則回應

0
無奇不有這世界
一樣米養百種人
1
非常的長,可是我還是看完了
原po是寫到後面也自己搞混了嗎?
第六段跟A吵第二次架,應該是B吧?
還有第九段A看到紙條不開心,是A還是B
真的有點混亂了...
2
B1 真的!無奇不有

B2 吵第二次假的是我本人,看到紙條那個確實我打錯了,也感謝妳糾正。混亂了就罷了吧!
0
太瞎了吧~~~~~~
馬上回應搶第 5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