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然呆學長的性格就是做事少根筋,除此之外很多事情都沒學過
所以我都把他當弟弟來疼,包括教他訂書針要怎麼放入釘書機、Word應用程式要如何使用、某些工具要如何操作……等等
雖然他完全是吉祥物屬性,但是肯學、賣力、不怕苦,對我們也都很關心體貼,導致我對他的印象一直都很好。我們一起工作的時候大家(四個人)的感情也都很融洽。

平日的工作行事曆是晚上六點會一起進入餐廳用餐。若是有預定的值班,值班人員五點半就會上工,其他人則會幫忙值班人員打便當送過去之類的

今日上班時就聽到學長和其他人在討論某某餐廳的菜單看起來很好吃,當下我沒有多想,因為討論美食很正常。反正放假的時候我也會跟幾個朋友和學長一起約吃飯,也許他們在約下次的行程吧!
時間到了下午五點多,我們大家(三個人)一起去運動。快接近五點半的時候,我說我該去值班了,隨口問了一下

:請問有人可以幫我打便當嗎?
學長:(臉色尷尬)應該……無法(偷喵另一個人)
:…你們…今天晚上都要一起出去聚餐?
學長:…對…(再次偷喵另一個人)

我的額頭爆了一個十字路口,立刻扭頭轉身就走。晚飯也沒心情吃了,五點半一直值班到晚上九點半才下班。被遺忘、被遺棄、被排擠、被孤立的感覺一擁而上,若我當時爆發出來一定一發不可收拾。值班期間我一直不斷對自己做心理調適,並且規畫著如何有效溝通又不會傷到彼此感情的方法與技巧。我打算回去之後心平氣和地好好地跟他們說這件事給我造成的感覺有多麼傷!
一回到寢室,對於學長拋出的公事上的排班問題,我還是正常地回應著,心裡雖然做過調適,怒氣消了一大半,但還是有點小小的不爽。此時學長突然問了一個問題

學長:欸…你的感冒應該還沒好吧?
:恩對啊…還沒好…
學長:還好沒幫你買飲料
:……

默默地自己洗完澡。之後分別與有參與聚餐的人私下聊了聊。
據他們的小腦袋瓜表示
1.某某那麼省錢,每次都吃校內餐廳的伙食,聚餐應該不會想跟吧
2.我們必需要一個人員值班,誰要值班誰要被留下來…
3.其他人說其實學長一開始也在猶豫,而且學長說若是他去了,我應該也會想跟(其實我不太懂學長的顧慮邏輯)
學長:
4.帶頭上司說出去聚餐的事越少人知道越好,所以我就…(沒跟你說了)
5.我一開始也不想去的(考量到自己荷包),但我發現我還是想出去玩…

懂得基本處事哲學的人都知道,
被邀約之後我可能會因為工作上的責任感而婉拒,
沒被邀約則是從一開始就被排除在外。
雖然結果一樣但是給當事者的感覺簡直是天差地別!
我在上班你們把我一人丟下通通跑出去聚餐!?而且我居然是最後一刻才知道!?所有人都知道只有我被蒙在鼓裡這樣叫做越少人知道越好?我上班的時候學長你自己跑出去玩不會良心不安?我荷包夠不夠深和我會下怎麼樣的決定你們真能神猜測?只因為我感冒就不帶冷飲不會帶其他慰勞品嗎?
我會這麼生氣反應會這麼大真的是因為平時我們工作都在一起、吃飯洗澡睡覺也都在一起,會一起說笑一起靠北。但這一次聚餐卻完全把我排除在外。
其他人都說以為我知道,上司問學長說某某知道嗎?學長還說我知道。事實上學長根本沒跟我講。他們之前討論這麼久的菜單,我根本沒有參與到,也不會連結到他們今晚的聚餐行程。
就算我真的要值班而不能去,也不會比我在最後一刻才知道來得震怒。
跟學長溝通完之後他卻也傻的不懂得道歉,只會一直「是、是、是」傾聽我說話來消除我的沮喪感。用暗示聽不懂我還得用明示告訴他我希望聽到的是道歉而不是「是」

我很不爽很不高興,今天早上時又跟更大的學長談這件事。更大的學長也很意外,此時我的心情已經平復很多了。今日就照常上工開工工作。
但是中午時考驗再度來臨。中午長官跟我們都會在同一桌用餐,大家既是上司對下屬,同時也是同事關係。想當然爾話題又回到了昨晚的聚餐多麼美味多麼划算多麼好吃。我一邊聽著,臉上笑著,心裡還是有一道疤、一根刺。我只能笑笑地假裝嘴砲地跟學長說:「都不揪、跟不到……」。學長就會很尷尬地轉向另一個人:「都不揪」我預料到活動過後必定會有回味效應,因此必然不錯過任何出席的機會,更不想錯過任何共識的話題。但這一次我的身分卻從一開始就被拔掉了。

我沒發飆,用理性平和溝通的方式讓事情往解決的道路邁進。但是現在,我的言語裡多少還是有酸酸的尖刺,仿若是為了復仇,仿若是為了發洩,消極的生氣表現還是存在著。
我感冒帶著口罩在咳嗽,學長在我旁邊做事
:(咳咳咳)好難過喔…
學長:…
:…一定是因為沒有吃好吃的關係
學長:…是…
:心裡的難過比生理還難過…
學長:…是…

天然呆學長習慣性會用「是」來認錯並終結朝向他的訂正。
我雖然很想讓事情就這麼過去,但我想酸酸的尖刺言語應該還會持續一陣子。

難過中……

共 2 則回應

我懂你的感覺
最近覺得被室友拋棄了
在我覺得最無助,需要他陪伴時,他卻丟下我一個人走了

有時候對方的無知反而造成更大的傷害
B1 謝謝妳的懂我
馬上回應搶第 3 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