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少年後,當我們得以堅定冷靜乃至堅強的情緒,面對一段又一段的過去和感情,對愛裡的猜忌,懷疑,歡喜,更至悲傷絕望,終能以旁觀他人之痛苦細細品味。

我們曾經尋找,躺臥,蜷曲,重疊,迂迴,各種愛的形式。你冷咧的背是一幅面無表情的臉,終於我們還是回到自己的軀殼。

失眠的晚上以此勉勵自己不再眷顧過去

共 1 則回應

原po加油!!
馬上回應搶第 2 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