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捷運上聽音樂等著晚點跟朋友出去玩

突然有個小小的聲音在旁邊說:
不好意思,請問這班捷運有到北投嗎?
我點點頭

他接著說:
那我可以坐妳旁邊的博愛座,然後到北投請妳提醒我嗎?
我又點點頭

他坐下後第一句話便是:
對不起,我剛剛跟妳說話是不是嚇到妳了,我不是故意打擾妳,我是真的不知道方向。真的很謝謝妳,對不起

這一連串的道歉和謝謝讓我愣了一下
便對他說:
不用這麼客氣,你沒有嚇到我,更沒有打擾到我

之後我們便在捷運上簡單的聊了一下
他行動不便,家裡沒有兄弟姐妹,從小就是孤單一人
他渴望朋友,但卻受限於身體不便而接受很多異樣的眼光
他有跟大家不一樣的外表,可是卻有一個很簡單的心
他也希望可以走進社會,卻有很多目光讓他卻步

其實我很想跟他說這個社會上還是有很多溫暖的人
我很想跟他說你不奇怪你只是和大家不同
我很想跟他說只要你需要的時候一定會有人幫你

但面對他眼中的滄桑時,我卻一句都說不出來

其實他的心很美
他怕受到傷害
也怕別人以為他要傷害人

其實
他只是和我們不一樣
他一點都不奇怪一點也不恐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