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情要從我幼稚園開始講起
在這之前要先問問大家知不知道妥瑞氏症?
應該大家都知道吧?
總之我有妥瑞 而且小時候很嚴重
那個時候根本沒什麼人知道妥瑞氏症是什麼
包括我父母跟老師
所以基本上是從幼稚園被霸凌到國中畢業

幼稚園太小我就不講了
先從小學開始~
我這個人沒辦法給人碰我的腰
除非是很親近很親近的人 像是閃光跟父母
書上說這是妥瑞的一種小症狀
小時候我五六種癥狀
沒隔幾秒閉眼睛搖頭 或是抽蓄跟亂叫我都有
根本全才


大家體會過被搔癢搔到生氣
但是因為很癢沒辦法不笑,想反抗都沒力氣
然後覺得非常非常非常不舒服的感覺吧?
我被人碰腰就是那個感覺x10倍
能想像嗎?

小學同學們當然發現我的這個"特點"
於是發明了<鬼抓人。改>
只要一下課全班的男生就會追著我
然後把我壓在地上猛搔癢
然後等到我生氣了他們再四散跑走讓我追
我不知道這鬼抓人遊戲裡我到底是鬼還是人
是被鬼殺得最慘的人 也是被人殺的最慘的鬼
每天每天每天的無限循環
每天生不如死的活著
很可笑吧只是搔癢,但對我來說碰到我身體的每一根手指都像一把把刀在捅我
幸好小小年紀我沒有自殺的概念
不然當年小學教室雖然只有二樓我也會堅定地跳下去
死不了就爬起來再跳
我直到現在都還記的我當時有多恨
我不會忘記的 我的身體也牢牢記著
就算過了這麼多年 現在只要我身旁有人用手指比著我的腰
比著而已 我會全身雞皮疙瘩 我也絕對會一拳揮過去

總之
小一,小二
就這樣持續了兩年
最後我受不了了
既然要我當鬼我就當給你們看
他們依舊下課把我逼在牆角搔癢
然後再讓我去追
但我想通了
人這一生唯一能指望的是自己
父母不理解你 老師不理解你
而當時只是個小學生的我能做什麼?
我開始反擊
抓到一個 我就壓在身下打
打到他哭了 我在追下一個 再打

在大人的眼裡
我不過就是個玩鬼抓人輸了不願當鬼再鬧脾氣的小孩而已
而且玩個遊戲而已 還動手打人
於是這事情就鬧到學校去了
打了小的當然老的就出來了
現在長大了回想起來
畜生的父母 只不過更畜生罷了
老師勸我媽幫我掛精神科
我媽最後妥協 掛了號
當時我很不理解
為什麼那群垃圾的父母
可以這樣維護孩子?
而我媽呢?我爸呢?我這世上最能依靠的人呢?
他們從開始打我罵我
到最後哭著求我
到最後放棄我

好幾年後我爸媽終於懂了來龍去脈
我父母是哭著跟我道歉的
我媽還一直搧自己耳光
我有阻止啦我不冷血
小時候的怨念不過是不懂事



那群人的父母再後來的兩年是怎羞辱我跟我爸媽的
我爸媽後來怎麼理解我的
跟我高中是怎麼報復那些人的哈哈哈哈

這些留待part2
當然如果有人想看我再打吧
不然這麼偏激的文一下出現兩篇不太好


我現在這麼偏激大概也是這些事的原因吧 哈哈哈哈哈
我不後悔 即使這是世俗眼光中的錯誤
但是當時這個世界並沒有救我 所以 去他媽世俗眼光
對那些被霸凌的同學說
你的人生 只有你能給自己尊嚴
你可以隱忍 但是該反擊的時候
斬草要除根


我他媽救是求一個 念頭通達



簽名檔就

偏激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