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這樣,我從高中升上了大學,家裡的情況依舊沒有轉好,心中懷著終於解脫了的心情從臺北直奔臺中。
就這樣我每隔三個月才回家一次,但,每次回到家就是一次又一次看見爸媽因為我的生活費而爭吵,加上「你讀這個系以後到底可以衝三小?你知道養這個家很累嗎?幹!你自己想想」我想,我一直在想,當初我讀這個系是因為你他媽的得了口腔癌,阿伯也因為大腸癌過世,阿姨她有甲狀腺癌,阿嬤身體也不好了,所以我才想讀這個系,想幫助我身邊的親人,當然也包括最討厭的你。況且你知道?你兩次因為口腔癌住院的時候,我跟弟弟的學費跟生活費都是媽媽在操心,你不但出院後菸酒檳榔照樣吃,給家裡的生活費連買菜錢都不夠,花在朋友生上的錢比家裡多更多,我想,大言不慚就是指這個意思吧。
我回家的次數越來越久,最後到了半年才回家一次。毫不在乎家裡的情況,好比斷了血緣一樣,覺得家裡已經不甘我的事,但,一聲稀客的來電打破了我一直以來的想法,是小阿姨打來,她直接開門見山的說「你知道你媽媽被打了嗎?有受傷你知不知道?」我沉默,我的思緒已經無法自理,空白的腦袋其實早已浮出一個人影,但我不願意接受現實,「是你爸」膠著的案情瞬間明瞭,犯人只有一個,但我其實早就料到會有這天,但是卻沒想過會是這一天。我多麽想現在就衝回臺北制止這一切,再順便賞那渾蛋一拳,但現在凌晨兩點啊,哪來的車,我開始翻找通訊路,希望有人可以幫忙制止這一切,但,我連半個聯絡姑姑的方式都沒有,阿嬤家的電話也不接,我攤在椅子上什麼也不想,好想過去,想縮短與媽媽之間的距離,但是宿舍十一點半就出不去了,於是我便從二樓公廁的窗戶跳下去,但是沒有機車的我只好靠著雙腳在深夜遊蕩。
到了早上,我在臺中市區的一間永和吃早餐,這一晚,我想了很多,為什麼我如此沒用,到底我能改變我的生活什麼?只能讓這萬惡之首無法無天嗎?還有,媽媽今天睡哪裡?還會不會痛?吃沒?穿暖沒?弟弟呢?在幹嘛?我想了好多以前根本不關心的事,我想改變自己。
- 街燈下的貓 -

共 2 則回應

0
拍拍

不過遭遇跟糟糕不同字…
0
呵呵xD沒注意到欸
下一篇會改掉
馬上回應搶第 3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