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校剛開放Dcard,首po獻給爸爸。
手機排版。
文長慎入。
-
大一下的六月中接近底時,大概是正逢期末考的時候,爸爸被檢查出了肺癌第三期。

會有這樣的病其實不太意外,因為爸爸自從我有記憶以來就是個老煙槍,常看到他叼著菸,坐在他專屬於他的位子上,看著他的新聞。

只是突如其來的消息,還是讓我在宿舍大哭了一陣。
後來便開始了治療的漫長之路。

起初,我很擔心。
因為x光檢測到爸爸肺部的腫瘤竟然大至8公分,醫生建議先開始化療控制,再觀察病況。

因爸爸如此,家裡頓時少了很大的經濟收入,因此暑假開始時,我便找好工作,早上上班,晚上接手照顧爸爸。

過程中爸爸一直都是個非常勇敢的人,儘管頭髮開始慢慢掉光,偶爾身體有很不舒服的副作用,他仍然很勇敢的面對這些不適,甚至在我偷偷躲起來哭後,他會過來握住我的手說:「爸爸沒事!」
勇敢之程度彷佛生病的是我不是他。

但最近這陣子化療的成效不大,醫生便建議要化療+電療爭取時間,如果控制住,便可開刀切除病灶。

化療+電療的體力消耗及痛,遠遠超過之前單一的化療。
爸爸的脾氣開始越來越糟糕,身體也越來越虛弱,再加上肺部發炎積水,讓他吃不下也睡不著,醫生只能開鎮定劑+營養劑(點滴)來維持他基本的體力,好讓他在化/電療時不至於體力不支。

這樣的折磨,導致爸爸整個人瘦的比我的體重還輕,也開始了一些喪志的想法。

看著他的手,我好想問他:
「爸爸,你還有力氣握住我的手嗎?
爸爸,你會來參加我的畢業典禮嗎?
爸爸,你會勇敢嗎?」

爸爸,
你知道嗎?現在的我好不勇敢。
因為我好怕痛,看到你這麼痛,我也好痛好痛好痛…。

我好怕你會食言,
因為高中畢業典禮你沒有來,我好生氣,然後你說還有大學,大學的畢業典禮才是人生的重頭戲。
我說好,你跟媽媽都要來,我要穿學士服跟你和媽媽合照。
你笑著說好。

我努力的打工也努力的念書。
你說要打工課業也不能退步。
所以我不僅在工作上努力,每學期的成績出來,平均都有80以上,沒有底於沒打工的時候。

我努力達到了你的要求,
那爸爸可以為了我們的承諾努力嗎?
我不想畢業合照少了你,
不想在未來的路上空出你的回憶。

我知道治療好痛,過程好痛。
我陪你。
我要你勇敢。
我們一起勇敢,一起面對。
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