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年多前
你說你覺得感覺淡了
於是我們分手了
還是朋友
我們打了勾勾
但卻沒有聯絡

不停的想要忘記你
但是無法忘記
總是會在夢裡看見你的身影
夢醒時分
只剩唏噓
只好接受
於是想要放下你

那天遇見
你主動打了招呼
我也對你微笑點頭
應該過的很好吧
就算沒有我

聖誕節、跨年
鼓起勇氣傳了祝福語給你
你也只是寒暄幾句

一個寒假過了
本以為自己放下你了

直到剛才
在宿舍前遇見你
形影依舊美麗
但我卻不敢出聲
不敢向你招呼
我怕
怕你是在等著誰
怕我今夜又會夢見你
無法停止思考關於你的事
才發現
我始終都沒放下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