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1
Part2
Part3


12月底
已經過了當初我告訴我爸賠錢捐款的期限
他始終沒有匯款到我的戶頭
他說年底了他店裡很忙 要我別惹他
他說養我這女兒 簡直是丟祖宗的臉
他說了各種惹惱我的話 就是沒有一句道歉

然後 我就去報案了
很謝謝中壢分局的女警們 她們溫柔親切
筆錄做了大概5小時吧
零零碎碎的記憶片段 從5歲一直到小六
我本以為自己大概會在筆錄的時候大哭到沒辦法控制
結果我像在說著別人的故事一樣
說著自己被如何傷害的那種赤裸的細節
心理卻沒什麼起伏 平平淡淡的
大概 躲在被子裡哭泣的日子也夠久了
我不再需要因為這些記憶哭泣
我聽了Dcard同學的建議也申請了保護令
希望我的案子能快點有個結果
但是 好日子不多
我爸知道我提告後氣沖沖來了一通電話
他問我暑假寒假不回去 是不是在男友家
我回答: 是 因為……
然後他叫我不需要說了!!
我瞬間明白
他只是個來收集對自己有利證據的賤人而已
他故意在電話中說我兩三個月才回家一次之類的話
(當時還沒鬧翻 最久一個月也會回家一次)
他的所有舉動只是為了能讓自己順利逃脫
還有把所有的問題歸咎於 我交男友之後就變不正常
後來他說
他要讓我的閨蜜和男友在法庭上很難看
還要找民代到男友上班的地方拉白布條
本來心裡已經平靜的我 又混亂了
我哭著對他大吼 怒罵他一定會有報應
我真的很生氣 想親手掐死這個人

我的好朋友沒有做錯任何事
為什麼要連我身邊其他人都威脅
後來 我趕緊帶著證件印章到戶政牽走戶口
我要離那個可怕的人遠遠的
------------------------------------------

1月底 我因為一些問題去住院開刀
我爸不知道從哪得到我開刀的日期
他跑來醫院 說他自己的女兒開刀費他自己出
搶過繳費單 繳錢離開了
隔兩天 就來醫院胡鬧醫生不專業
說醫生為了營利 刻意把小問題說的嚴重
說他用了手段得到我在醫院的檢查報告
要拿去給其他3家公立醫院評估
要是其實不需要開刀 醫生跟我男友就會很難看
(他覺得是我男友慫恿我去開刀)
真是無言 我爸除了威脅和恐嚇也不會別的事了吧
後來出院發生了一件詭異的事
回到男友家後 居然在房間枕頭下
發現一張陌生男子的身份證 怪可怕的
因為住院時 男友都24小時在醫院照顧我
所以家裡一星期都沒人 結果出現這張身份證……
之後報案警察來收走 這件事也沒有下文了

然後出院的隔天 保護令就寄到了
若是早來一星期 在醫院就不會被騷擾了 😵
但沒多久 我又收到我爸對保護令提出抗告的信
他說他只是反對我跟年級大太多的人交往而已
說我提出保護令是小提大作
說他對我20年來辛苦的養育都被否定……
唉 我真的希望他能受到處罰
---------------------------------------------

不知道我的案子到底什麼時候會開庭
當時候勵馨基金會的社工跟我說大概一個月左右
不過我的已經經過2個月了還沒下文
今天打電話問承辦的警察 說已經送上去了
感覺好像消失的東西
沒有人知道我的案子現在躺在哪裡了……

希望事情能夠順利的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