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一歲的我與未讀書的我
對家的定義完全扭曲了

長期生活在這種家庭 不扭曲也難
沒有寧靜、沒有自由、沒有空間
只有恐懼、只有厭惡、只有逃避

長期生活在不平靜的環境中
每個禮拜看著父親酗酒、管他白天還是夜晚照樣發酒瘋 、總是把外頭的事情拿到家裡出氣,甚至使出暴力行為、說出威脅性的話,無論你目前正在做什麼事情都要阻止你、影響你。

你有個人的空間嗎?
在他清醒之後
可是清醒總是在平日
我要的個人空間總是在假日被剝奪了
你會愉快嗎?

我對家的想法漸漸扭曲了
所以我選擇住宿
我以為會好一點 可是沒有
每個禮拜一回到家
總是不平靜
總是看著父親發酒瘋 酗酒 大吵大鬧

為什麼我要的生活總是得不到?

於是我開始討厭回家了
或者
不想回家了
我在別人家得到我想要的生活 嚮往的
別人家是我的避風港
所以我沒有很常回家

所以家人很生氣
我沒有告訴他們我的感受 沒有必要
我對這個家以及人的感情已經完全扭曲
我漸漸的感受不到對家的愛了
這幾天為一件事情爭執
只要回家
總是施壓很多壓力給我 喘不過氣
一出門就不想回家了 那種感受很難說
可是總是與現實低頭 然後又回家了
總是使出威脅手段達到目的
口頭上說這不是威脅 但實際上它就是
退學?自生自滅?二擇一的選項?放手自己想的?看不起學歷?看不起目前就讀科系?看不見努力?⋯⋯⋯

一回家 地上永遠都是酒瓶
一樣的場景一樣的生活一樣的感受
能忍受多久

我心已死 已絕
就在好幾年了 而這次更絕更死了

我累了,掰。

共 3 則回應

原po拍拍(抱
我不能理解妳的苦但我能懂妳的感受
加油💪🏿💪🏿💪🏿
如果壓力太大建議找諮商師輔導
嘿!你還有我們!!!
不要和我們說再見!!!!!!!
馬上回應搶第 4 樓...